首页 > 我的师傅是谪仙 > 第二章:年轻人不讲武德

我的书架

第二章:年轻人不讲武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段情景,曾经在许多地方都曾经上演过。

  前世单口相声中的定场诗,被木小言照搬,拿来做为师徒二人用来街头算命的开场白。

  对前世诸多名篇诗句的运用,在这个世界往往能达到出口即佳句,一言定乾坤的奇效。

  屡试不爽。

  是的,木小言是个不折不扣的地球人,三年前穿越到此界,12岁孩童的身躯里装着的却是20岁成年人的灵魂。

  穿越当天便在当地红楼外的大街上捡到了一个喝的烂醉如泥的便宜师傅--南玄道长。

  从此以后,二人便行走江湖,以四海为家。基本到哪,靠着二人精湛话术的配合,都不愁饭吃。

  这不,此次游历的地方,就是这下河村。

  “哈哈哈哈,各位,今日咱们相逢便是有缘,我呢,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实话说,我是谪仙下凡,但我相信你们一定都会不大相信,你们就暂且当我是一个算卦相面的道士吧。”

  “放心,咱这不是骗子,也不是生意,有缘者分文不取,这不,这位小友便和我有缘,我说他今日必有一桩姻缘,你们信不?”

  南玄道长将王富贵拉到身旁,指着他说道。

  王富贵这小子今天还有一桩姻缘?

  这小子什么运气呀?

  这道长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模样,不会真是个活神仙吧!

  王富贵这小子今天走运了呀!

  众人听了南玄道长一席话之后,议论纷纷。

  显然大多数人选择了相信南玄道长的话,毕竟觉得如果是骗子的话,未必敢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招摇行骗。

  唯独有一个人例外。

  此时的王二狗死死地盯着南玄道长和木小言二人,苦苦思索着,将眼睛撑得老大,仿佛要从二人的行为之中,寻找出某种暴露身份的蛛丝马迹。

  望着众人们和南玄道长的不断互动,某种异样的熟悉感渐渐涌上了王二狗的心头,似乎和他心底深处某个故事情节相类似。

  “但是,在我给他算姻缘之前,我也想给大家算算命。”

  南玄道长话音一转,顿时就勾起了众人的热情。

  “放心,今日都有缘,绝对不收钱!咱就说在场的这些人吧,有一位要发财,可这个财嘛,正在他家门前打转呢!只要一伸手,就能拽回来,只是他不知道怎么伸手,我今天一句话他就明白了。”

  “还有一个要倒霉,稍有不慎,血光之灾是必然,就算躲过去了,大病小病少不了,同样是我一句话的事,我这一点拨,立马就啥事没有了。”

  众人一听,这还了得?

  于是便议论纷纷,在商讨到底谁会发财,谁会倒霉。

  既然有信这个的,那自然也有不信这个的。

  一些不信算命卜卦的人,前脚刚要走,南玄道长的声音便不大不小地飘了过来。

  “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个蛮特别的!特别在哪里呢?就是他家隔壁老王总是坐不住,总是要上他家搞点事情,这个人是谁我不能说,说了他马上就要走,他要是一走我就说是谁!”

  好巧不巧,一个精壮大汉刚想回家找媳妇去,这一步还没迈出去,便被旁边的人给拉了回来。

  并且疯狂给他使眼色。

  兄弟,不能走啊,谁走谁是那个啊!

  南玄道长见把人一个一个都给留住了,才开始给他们算卦,每一个被算过的人都啧啧称奇,算的可真准啊!

  这一下就把王二狗给难住了。

  这到底是神仙还是骗子。

  他又一下子拿不定主意了。

  明明上一秒还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现在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只剩内心深处的那一股不服输的倔强在不断提醒他。

  这是骗子,

  这是骗子,

  这是骗子...

  当南玄道长正一个一个给村民们卜卦算命的时候,两名身穿白袍,白袍上不带一点修饰的男子正在暗中观察着南玄道长和木小言的一举一动。

  观察了许久。

  两人相视一眼,皆是摇了摇头。

  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灵气波动,与普通人无异。

  “白狼,我觉得我们还是小心为上,这个节点进村的人,不太正常。”

  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灰熊,你也太谨慎了吧,两人都没有灵气波动,可能就是凑巧来的,不过既然你提了,找人去试试他们吧,不过我俩没必要动手,我们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暴露,城里好像来人了。”

  “嗯,按你说的做吧,事情做干净点,别留下什么把柄,这里人多眼杂。”灰熊点了点头,应声答道。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这种事不存在被发现的,放心吧。”白狼拍了拍胸脯,抄灰熊摆了摆手道。

  至于人选,白狼很容易就确定下来该找谁了。

  这不。

  打眼前就能看到一个双眼瞪的像铜铃,双手握拳,眼中充满不甘的人。

  此人便是王二狗。

  王二狗此时仍旧瞪着双眼,双手紧紧攥成拳,死死地握着。心中有不甘心的情绪却又无可奈何。

  此时的南玄道人和木小言备受众人拥戴。

  如果说他们是骗子的话,估计谁也不会相信。

  王二狗也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啪!

  一张浑厚有力的手掌搭上了王二狗的肩膀。

  王二狗被突如其来搭上肩膀的手掌给吓了一跳,转过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庞。

  “你是谁?”王二狗下意识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事让你做。看着我的眼睛!”白狼嘿嘿一笑,双眼瞳孔中异样的红光一闪而过。

  嗡!

  王二狗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一抹红光隐没了进去。

  情绪刺激!

  “我明白了,这两人一定是骗子,我,我要亲手揭穿他们!”王二狗握紧双拳,转身看着师徒二人的身影,咬牙说道。

  看来起效果了。

  白狼点了点头。

  “没错,他们就是江湖骗子,坚定你内心所想,去拆穿他们吧!”白狼拍了拍王二狗的肩膀,转身没入了人群当中。

  身影一晃,便随着人群游动,失去了踪影。

  “八月中秋薄露,路上行人凄凉。

  小桥流水桂花香,日夜千思万想。”

  “这位姐姐满脸忧愁,想必是为情所困吧,其实不光我师傅看相厉害,小道我也是在相面一术上稍有所成的哦!”

  木小言此时早已把背包放下,将铜锣置与一旁,帮着师傅赶紧招揽下几个活干。

  此时站在木小言身前的女子正直青春年华,一席青丝如瀑布般的垂直腰间,朴素的麻衣也掩盖不住那前凸后翘,极具丰满的身材。

  “小言道长,你好厉害呀!快给我支支招呗,我,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嘤嘤嘤~”

  这女子说完,竟是抱着木小言的手臂开始摇晃了起来。

  诶诶诶,什么东西这么软!

  这位姐姐,小道我…

  给百来号人一起算命着实太累。

  南玄道长一人也着实忙不过来。

  这不,木小言见缝插针。

  哦不!

  木小言体谅师傅,不得不操心着他这个年纪本不该操心的事。

  正当木小言与一直嘤嘤嘤的小姐姐聊得正好的时候。

  快了,

  马上就要到倍受期待的“治疗”环节了!

  一句从脑袋后面飘来的八个字直接就将木小言酝酿已久的话给打断了。

  回过头。

  只听一声大喝!

  “骗子神棍!接我一拳!”

  木小言回头一看,王二狗如疾风般的一拳便往师傅南玄道人脑袋上招呼。

  什么情况?

  敌袭?

  “师傅!小心!”

  木小言话语含在嘴中还未说出口,如沙包般大的拳头便招呼在了南玄道人的眼睛上。

  只听嘭得一声!

  南玄道人直接倒飞出去,跌了个3,4米远的距离。

  左眼已经是青一圈,紫一圈的模样了。

  正当木小言准备冲过来的时候,南玄道人一个眼神就制止了他。

  “徒儿莫慌!为师早就算到今天如此情况了。只是太仓促了,这波我大意了啊,没有闪!不过这点程度的攻击还伤不了为师。且看为师好好教训一下他!”

  南玄道人话音刚落,王二狗的第二拳接踵而至。

  精准无比的砸在了南玄道人的右眼上。

  我靠!我还没说开始呢!

  年轻人不讲武德的嘛?

  老道我奉劝你!

  耗子尾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