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师傅是谪仙 > 第五章:木小言的内心深处

我的书架

第五章:木小言的内心深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需要你们造势!”

  “以你们的能力,造出天大的势!来搅动这个局!”

  “只有这样,我们的下河村,我们的下河村数万普通村民们,才有得一线生机!”

  “你永远也不知道神木之灵对修仙者的诱惑有多大!不光是后天修士的争夺,先天,甚至宗师都有可能会加入这场战斗!”

  木小言和南玄道长已经坐在了珍云阁顶楼的客房内,木小言的耳边回荡的是赵老板在之前饭局上留下的最后几句话。

  下河村数万村民!

  先天!宗师!

  “小言啊,你是不是想开溜了?躲过这次纷争?”南玄道长此时坐在长椅上,整个身子往后倾着,双手重叠交替放在肚子上,闭着眼睛,对木小言说道。

  “我们逃避了三年,逃避的了一生吗?你看看你师傅我,三年没杀过人,今天都被一个小兔崽子打成这样了。”

  “小言啊,以你如今实力,这神木之灵,你也未尝不可一争吧?”

  “争到了如何?不争又如何?”木小言反问道。

  “争到了就是你主宰别人的命运,不争就是别人主宰你的生命。”南玄道长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你相信我是穿越过来的吗?我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那里,才是我的家!如果我死了的话,我说不定就能回家了!”

  “毕竟...我是死过来的...”

  “你相信我是谪仙吗?我掌管此界的鸿蒙天道,天道秩序崩坏,就是老子TM的不愿干了!我也想死,可是轮回在哪?这个世界没有轮回了!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你不明白吗?”南玄道长突然猛地睁开眼睛,对木小言吼道,情绪竟然是少见的失态。

  至少这三年以来,木小言没见过这样的南玄道长。

  “每次我说我是穿越来的,你就给我扯你是谪仙,你有证据吗?对不起,我有!我识海里的那团黑色能量核心,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我穿越过来带的金手指!”

  “还金手指?那就是害你命的玩意!不是我给你的那本炼体决,你小子还TM想活到现在?”

  “我呸!没有你的炼体决,老子早就死回地球去了!我的事要你管?”

  木小言站起身来,说完这句话之后,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良久的沉默。

  “师父,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木小言的话语把几乎要凝结为冰的气氛给打破了,让冰冷的场面逐渐回暖。

  木小言却并未等南玄道长开口,便继续说了下去。

  “那天,我刚穿越到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我获得了我在这个世界的记忆,我在这个世界,是个孤儿,无依无靠,独自生活。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在红楼的门口,喝的个烂醉如泥,我问你为什么喝成这样。

  你对我说:他人笑我看不穿,我笑他人...

  记得当时你这句话还没说完,一口酒气就熏在了我的脸上。

  我试探地说了一句:太疯癫?

  我说这句话我曾经听到过,只不过,好像反了。

  你直说:对,对,对,是这三个字,不过没反,没反呐!

  直到这个时候你才醉眼朦胧地睁开眼睛看了我,你看过我之后,硬是要收我为徒,当时我想,无依无靠的,多一个师父,挺好。

  哪怕这个师父看起来,并不正常...”

  “三年前的事儿了,你提这个干嘛?”南玄道长看起来没好气的突然插了一句话。

  不过,木小言没有理会,继续说道:“从那以后,我就是你徒弟了,记得刚开始,我天天晚上做噩梦,一股能量在我脑子里不断变大,你给了我一本炼体决,我开始修炼。

  练着练着,就没做过噩梦了。

  之后,你让我杀人,我不杀。

  你说我要是不杀人,你就杀了我。

  我笑着说:好啊!我正想死呢!你杀我啊!

  你又突然对我说,你其实也不会杀人了。

  我知道的,你不是不会杀,你是不愿杀吧,或许我识海里的能量藏着一个很重要的秘密,或许你其实知道它是什么的,对吧?”

  面对木小言的提问,南玄道长竟然少见的选择了沉默。

  “那个世界有生我养我的父母,有抚养我长大成人的爷爷奶奶,我还刚长大呢,我还没开始回报他们呢,我就这么的死了?

  我就这么容易的放下过去?

  不,我放不下的。

  永远不会放下!”

  木小言几乎是竭尽全力在嘶吼着!嘶吼过后,竟然是扑进了南玄道长怀里哭了起来。

  这不是木小言第一次向南玄道长吐露出自己的心声,但南玄道长此时明显是被触动到了。

  南玄道长抱着木小言,轻轻地摸着木小言的头,缓声道:

  “傻孩子,所以,我才陪了你三年啊!这三年,我也是看着你慢慢成长的,看着你讲出你那个世界的精彩故事,看着你教我许多奇思妙想的方法,不断生存下去。

  你看,为了你,我也不是装疯卖傻的扮仙人下凡吗?

  也是你,教会了我这个世界普通平凡人的生存之道,不是吗?”

  木小言缓缓的抬起头来,这是印象中南玄道长第一次以这种口吻对他说话。

  “其实我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轮回,我死了,大概是真死了的,你说的对,这三年我确实一直都在逃避,逃避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我一直想活出自己的样子...”

  “如果我说,你识海中的能量就是开启这个世界轮回的关键呢?”

  南玄道长认真的看了看木小言,笑了笑,说道。

  “啊?真的?”

  木小言惊喜的问道。

  “真的!”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傻孩子,因为,现在告诉你,刚刚好啊!”

  南玄道长开心的笑了,一记手刀劈在了木小言的脖子上,木小言双眼一闭,顺势慢慢倒了下去。

  南玄道长把木小言抱上床,轻轻地给木小言盖上被子,将腰间挂着两枚铜钱的酒葫芦,放在了木小言身上。

  两枚铜钱竟然神奇般的没入了木小言的身体里,消失不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