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师傅是谪仙 > 第六章:南玄道长走了

我的书架

第六章:南玄道长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小言做了个梦。

  梦里面,自己修为通天彻地,闯过无数机缘秘境,也结识了这个世界中各路的英雄豪杰,也遇到了可以相守一生的那个她。

  修复天道秩序,塑造地府轮回。

  开辟空间通道,顺利回到了地球。

  回到了自己的亲人身边...

  迷迷糊糊醒来的木小言发现师父走了。

  只留下了那个一直与师父形影不离的青紫色酒葫芦,和一本泛黄的小书册,还有一张字条。

  字条上写着:

  小言,如今你也成长了,我陪在你身边的日子,度过了为师在这个世界上最悠闲,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小小的雏鹰也会长大,叱咤风云的幼龙注定是要翱翔于九天之上。

  小言,你已经长大了,你也要学会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残酷。

  为师如果时刻陪在你身边,倒也是有点不合适了,旁边是我给你留下的炼体决,你可要好好修炼,还有,我最心爱的酒葫芦,你可不能给我搞丢了!

  希望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有了在这个世界的立身之本,到时候,说不定为师还可以沾一点你的光呢~

  ——你的师父,南玄留

  木小言看完字条,又一次的哭了,哭的像个孩子。

  后知后觉发现,南玄道长才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师父,你说的对,我逃避了三年,逃避不了这一生的,或许我早该明白这个道理...从今以后,我要让木小言这个名字,传到师父你在的任何一个地方!”

  木小言攒紧了拳头,握紧了又松,松开了又握,似乎在内心不断挣扎着。

  良久之后,木小言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将目光转移到师父留下的酒葫芦和那本锻体决上。

  锻体决!

  这是木小言三年以来,日日夜夜一直修行不断的功法,这本功法以不断吞噬能量来锤炼肉身,每一个境界似乎都没有瓶颈期,往往是能量达到了,便可以水到渠成的突破。

  实话说,虽然木小言这三年对修炼的了解并未很深入,但着实对这种以直接靠吸收能量为修炼方式的锻体决是闻所未闻的,因为相对较温顺的灵气,也只有炼气修士依靠功法的吐纳之法,才能化为己用。

  而如此狂暴的能量却能被直接吸收,用来锻体,不得不感受到这本锻体决的霸道与绝妙。

  人类修士的修行之路,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就是炼气!绝大部分修士都会选择走这条路,可以使用许多功能奇特的法宝进行战斗,可以炼制复杂的傀儡,可以沟通万物,操控妖兽,可以炼制阵法,灵符,丹药...总之这是一条无比玄妙繁杂的大道。

  另外一种就是炼体。

  炼体之路往往比炼气难上百倍。

  强大的炼体修士,肉身抗法宝是轻而易举,甚至肉身之力比肩神魔之躯的,也大有人在。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金刚不坏,力可崩山,法天象地,三头六臂,滴血重生,不死不灭...

  炼气是夺天地造化,炼体是寻求自身肉体的逆天突破。

  炼体这一脉,在实力方面,号称同阶段,炼体完全碾压炼气!

  法宝,傀儡,阵法,灵符,哪怕你炼气修士手段花样再多,我辈炼体修士当以一力破之!

  一般的炼体决,只能通过锻炼全身筋骨皮肉脏腑,来强化自身。

  再强一点的,可借用天地灵气,强化自身,做到炼体与炼气的兼修。

  但像南玄道长留下的这本,直接靠吞噬能量强化自身,如此简单粗暴的炼体决,真的是闻所未闻。

  这本炼体决更像是为了木小言量身定做的一样!

  从穿越过来的时候,木小言就发现在自己的识海当中,有着一团黑色的能量核心,源源不断的释放出能量。

  一旦能量释放过多,留在木小言体内无法吸收的话,就会逐渐把木小言的躯体撑爆!

  南玄道长的炼体决在当时救了木小言的命。

  溢出的能量被炼体决的功法吸收,用来直接强化木小言的身躯。

  一般人炼体,有大毅力者方能三年之内入后天,十年之内入先天。

  而如今藏在木小言道袍下的肌肤,已然是洁白如玉,没有一点瑕疵,被懂行的人看到,一定能认出来!

  肤如凝脂,肉身先天!

  实力碾压同级别先天修士!

  这也是木小言三年走来,除开南玄道长在身边之外,赖以生存下来的资本!

  翻开炼体决,后天之体,先天之体,宗师之体的法门都在上面。

  但之后,内容便戛然而止。

  这本锻体决,没有宗师之上的修行方法?

  木小言大为吃惊,因为他跟别的人不一样,他体内的能量核心源源不断的释放能量,他达到宗师之体,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如今没有宗师之上的修炼法。

  就意味着,等待他达到宗师之体之后,如果没有后续法门,必然会被体内的能量给撑爆!

  一种紧迫的感瞬间便涌上了木小言心头。

  如果说,刚来到这个世界,木小言对于死亡是无所畏惧的,毕竟已经死过了一次。但现在,在无法确保自己死后能回地球的情况下,木小言还并不想死!

  也怕死!

  压下心头所想,将目光转向师父留下的酒葫芦,木小言从来都知晓,南玄道人一定不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他留下来的东西,一定有破解之法!

  青紫色的酒葫芦看上去十分朴素,但有一种大道至简的玄妙韵味。

  木小言伸手去拔葫芦塞,稍微用力之下,葫芦塞纹丝不动。

  木小言不信这个邪,先天之体催动着全身力气集中于指尖,仍然不能撼动葫芦塞分毫!

  这绝对是宗师之上境界才能拥有的宝物!

  平日里,木小言经常看见南玄道长随手轻轻一拨,这葫芦塞就开了的...

  如今,酒葫芦的作用,木小言也不知晓,炼体决的后续,也不知该往哪儿找。

  三年来,木小言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机的压迫!

  只有不断变强!不断去寻找机缘!

  才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念至此,木小言把酒葫芦别在腰间,收拾好炼体决和师傅留下来的字条,推开客房的大门便走了出去。

  找赵老板。

  入场,搅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