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师傅是谪仙 > 第十三章:月黑风高夜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月黑风高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当木小言已经单手抓握住了一层房檐的上端,随时准备起身,翻越上去的时候,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却又似乎在身旁的房间里打了个转转,便又远去了。

  “呼!”

  木小言暗自松了口气。

  如今青云客栈探查出了一个张家,还不知道剩下的醉仙楼和望尘居里藏着什么大鱼,木小言已经松开了握住上端房檐的手,慢慢站稳身形,摸索着墙面,准备按照原路返回了。

  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大喊:“抓贼啦!有贼闯进来啦!快抓贼!”

  木小言先是一愣。

  自己竟然被人发现了?

  怎么发现的?

  接着,房屋内原本已经离去的窸窣的脚步声又传了过来,不一会儿,木小言身旁的门窗直接被“唰”得一声猛地推开,一个身穿夜行衣的曼妙身影出现在了木小言眼前。

  饶是前世已饱经各类大片洗礼的木小言的双眼也不由得猛地一下瞪大了,这...这种小偷...

  我还是攒了一点钱的...能天天上门服务吗?

  哦不,天天来我这偷钱吗?

  咳咳,等到木小言仔细一看,看到眼前这姑娘的身份后也不由得也有些汗颜,虽然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的,该翘的翘,该凸的凸,但在木小言眼中,“苏浅浅”三个大字正在她头上飘着呢!

  这不是珍云阁九层隔壁客房的小妞吗?这么晚来青云客栈干嘛?后天九层的实力过来上门送服务的吗?

  木小言又仔细想了想。

  等等,苏家,张家?

  原来是家族恩怨啊!

  不过此时的苏浅浅显然是没认出来眼前这位同样身穿夜行衣的男子,就是早上刚见过面的木小言,此时见到和自己同样打扮的木小言,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

  此时的苏浅浅也很慌,很害怕,毕竟今晚是瞒着家里人想要偷偷为家里做点事儿,来探查一下这张家有谁来了这下河村,而且传闻张家还有一张关于云溪真人墓穴的藏宝图...但如今一旦被人发现了,倒是也有些手足无措了。

  毕竟要是自己被张家给抓住,那下场,苏浅浅也不敢多想...

  纵使木小言能探查到一个人的身份信息,也不能探查到苏浅浅心中想的,要是他知道苏浅浅是这么想的,只想回一句,原本压根没往那方面想的人怕是都会被你这身打扮给整硬了!

  当然,木小言指的是拳头硬!

  毕竟面对小偷,纵然是前凸后翘的小偷,咱也不能软啊!

  毕竟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所以木小言觉得,对待这种敌人,咱得特别残忍!

  “那个!我们都是一样打扮,你留在这里也会被抓的,他们马上就要过来了,我们快点一起跑吧!”

  可以看出来,苏浅浅这个时候是真的有点慌了,也不管自己是谁,就要拉着自己一起跑。

  此时,身后的脚步声越传越近。

  嘭!

  里屋的房门瞬间被推开!

  一大群人涌入房间,皆是目光凶凶,手持凶器。皆是顺着开着的门窗,像屋外望去。

  此刻的房间外却是空无一人,只剩下两扇大开的窗户,和在夜色中随风飘动的窗帘。

  窗外的上檐,木小言左手死死抱住苏浅浅,右手捂住了苏浅浅的嘴巴,双脚死死勾住墙壁上只有略微凸起的地方。

  “让他们给跑掉了!”

  “该死!”

  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不由得怒骂道。

  转眼却被站在身后的中年男子,一人敲了一个脑瓜崩。

  “我让你们嘴巴都给我严实一点!说了隔墙有耳,你们还在议论你们在村外杀了多少人!如果对方是城主府的探子,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不是在讨论昨天晚上出村的那个老头嘛!那个老头速度也是快,一眨眼就从我们身旁闪过去了,我们要拦都拦不住。”

  中年男子怒道:“你们在村外TM就是打酱油的,你们知道不?你们一个后天六层,一个后天七层,除了杀杀普通村民,你们还能拦的住谁?村外的大人物比我们现在下河村村内的大人物还要多你们知道吗?真人出手,哪个可以从这下河村跑得掉?”

  “还有,至于你们说的那个老头,他要是还活着,我这脑袋给你俩摘下来当球踢!”

  “不该管的事喜欢管,自己屋里进贼了都抓不住!”

  “养着你们干嘛?一帮丢人现眼的废物!”

  中年男子对着二人噼里啪啦一通数落下来,挥袖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只留下了两名被骂懵逼的男子在房间内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夜里的寒风最是凄冷。

  “唉!谁让他是管家呢,想开点吧。”

  其中一人叹了口气,拍了拍身旁的人肩膀,安慰道。

  说完,便慢慢走到窗户跟前,准备伸手去够两扇向外开的窗户。

  鬼迷心窍的他突然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有人...唔...”

  木小言和苏浅浅相对坐在房间内的椅子上,身旁是两个倒在地上已经失去声息的男子。

  “你...你就这么把他们俩杀了?”

  “不然呢?留着有什么用?”木小言平静且语速极为缓慢地回答道,几乎是一字一顿。

  木小言说话从来都没有这慢过,说实话,这两人是木小言来到这个世界首次动手杀人,太简单了,凭借先天之躯的力量完全碾压,这两人至死也没能喊出一句完整的求救。

  曾经的木小言以为,自己或许永远也学不会杀人,后来,觉得可能自己第一次杀人之后,也许会很难受。

  但今天,木小言心中,除了满腔怒火之外,竟别无他物。

  村外,老头,真人,南玄道长,昨晚,必死,不留活口...

  一系列话语,场景,在木小言脑海中交织着,形成了一幅又一幅的画面,他仿佛看到了南玄道人,被强大的万象境真人所杀,倒在血泊之中的画面。

  虽然他一直对南玄道长的实力很有自信,相信南玄道长至少得有个宗师的实力,但他知道,南玄道长是不会飞的,不会飞,那就是没有达到万象境,而村外,至少有三个万象境!

  木小言攒了攒拳头,又松了松,此刻想哭,又想笑...

  笑的是自己,哭也是哭自己...

  恨!

  恨自己的懦落,恨自己的实力,恨自己在昨天,才刚刚顶撞过师父一次...

  要是自己一直好好修炼,要是自己的实力能够再强一点...

  或许...

  无尽的怒火,无尽的悔意在木小言脑海中爆发!

  杀!

  杀!

  杀!

  此刻的木小言只想杀人!

  今晚,青云客栈,张家的人,都得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