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师傅是谪仙 > 第十八章:破灵符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破灵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小言这一剑来的太快了!

  张辉只能下意识地用手臂抵挡,甚至都来不及将全身灵力灌注于手臂之上,慌乱之中,手臂上只覆盖着一层浅浅的光泽。

  噌!

  张辉手臂上瞬间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如果不是张辉在危机关头,下意识去躲开那一剑,身体稍微的向后撤了半步,此刻他的手臂或许已经被削的一分为二了。

  张辉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怕!

  必须拉开距离!

  这是张辉此时唯一的念头,如果和木小言再这样打近身战的话,自己的灵力再多也不够他几剑削的。

  想到这里,张辉瞬间暴退!

  但木小言哪里还会再给他机会,抓准时机,接连几剑瞬间刺出!

  每一剑都恰到好处的封住了张辉的所有退路。

  似乎是只有依靠实战才能将后天剑术精通这一项技能给完全掌握,随着对剑术的不断运用,木小言从这次战斗开始,他的剑法一直都在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在提升着!

  一剑,两剑,三剑,五剑,十剑……

  木小言的出剑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准!

  张辉开始渐渐招架不住了,身上慢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剑痕,不多时的功夫,俨然成为了一个血人。

  体内的灵力不断流失着,在这么下去,必死无疑!

  张辉突然瞥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苏浅浅,似乎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暴起,硬抗住了木小言一剑,向苏浅浅扑去。

  此时站在一旁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张建德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也向苏浅浅狂奔而去。

  两人都想依靠苏浅浅来牵制住木小言的进攻。

  “你们敢!”

  木小言怒斥一声!

  一剑便斩在了张辉的右腿上,张辉也顺势往前摔了一个踉跄,木小言便乘机跃过张辉,来到了苏浅浅前方,将其护在自己身后。

  随后一剑朝苏浅浅后方斩出,一颗满眼充满不甘的头颅被抛在了空中。

  张建德死了,死的十分干脆。

  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死的如此之快。

  仅仅只是一剑!

  “不!”

  张辉不甘地呐喊着,眼中似乎有无穷的怒火冲天而起。

  浑身是血的张辉再也不顾自己的全身伤口,狂暴的朝木小言扑来,此刻原本已经不堪重负的身体,鲜血狂喷而出。

  张辉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血人。

  但张辉并没有丝毫在意,似乎张建德的死亡已经让他有了死战之志。此刻的他就像一条疯狗一般,任谁见了都要退让三分。

  但木小言不能退,因为他身后就是苏浅浅!

  既然不能退,那么便只能迎击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不等张辉近身,木小言的剑便先一步动了。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剑气如虹。

  木小言不想和张辉继续耗下去了,谁也不知道张辉留有什么样的后手,木小言自己不怕,但他必须在意身后苏浅浅的安危,所以一出手便是杀招!

  见到如此必杀一剑朝自己袭来,张辉没有选择躲避,而是咧嘴狂笑道:

  “我儿子死了,我活不了了,你也别想活!”

  随后,左右手上皆是出现了两道符纸,张辉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右手猛地送出,将符纸朝木小言贴去。右手则是准备将握在其手中的另一张符纸捏碎。

  在木小言一剑刺穿张辉胸口之后,张辉右手中的符纸爆射而出,没入了木小言的体内。

  “破灵符!”

  在木小言身后的苏浅浅见到了那张符纸的模样,竟然惊叫出声来!

  但此时张辉左手中的符纸却在霎时间光芒大作!

  一段文字在符纸上浮现了出来。

  张辉瞥见了符纸上显现出来的字迹,瞳孔猛地一缩,似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看向木小言的眼神中,竟充满着复杂的情绪。

  “你…是…谁?”

  不等木小言回应,张辉就已经向后倒去,面朝天空,眼睛没有闭上,却已经没有了气息。

  木小言也看到了,那符纸上赫然显示出了四个字:别惹道士!

  什么意思?

  难道师父安全出了村,这传讯之人,应该就是张家那位万象境真人吧?

  师父的实力……竟然在万象境或者万象境之上?

  咚,咚,咚!

  木小言的视线突然开始模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能清楚的听见自己那澎湃有力的心跳声正在逐渐衰弱。

  砰!

  木小言身子一侧,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破灵符…竟然是破灵符!”苏浅浅见到木小言倒在了地上,连忙跪坐到木小言身边,嘴巴里喃喃自语道。

  破灵符,由万象境真人耗费自己的精元之力,足足需要五品以上的炼符宗师花费数年时间才能炼制而成,中此符着,万象境之下,必死无疑!

  一张破灵符的代价之大难以想象!这也不由得苏浅浅如此惊讶,因为她的父亲,也是苏家家主,苏烈,宗师十层大圆满之境,中了此符也想必是难逃一死!

  她心里开始为木小言担心起来……

  这人……

  会死么……

  苏浅浅没有继续想下去,如今这青云客栈也是一个是非之地,不知道客栈里有多少双眼睛目睹着这一场战斗,现在必须快点离开了。

  苏浅浅轻轻地将木小言扶起,木小言并不是很重,先天之躯所带来的匀称身材在夜行衣的称托下非常好看。

  也不知道那黑色头罩下的面容会是怎么样的……

  应该,会很帅吧……

  一天前,下河村外。

  天色已晚,繁星点点,两名老者正在河边垂钓,也不在意钓竿,也不在意是否有鱼儿上钩,两人眼睛都望着眼前似有暗流涌动的河面,左边的老者嘴里喃喃道:“小鱼小虾不少,还是要钓大鱼啊!”

  “大概还有一周就到日子了吧,大鱼可不会这么早进场啊,哪像我俩,就是陪小辈们闲的慌,城主府那边最近盯得太紧了。”

  “是啊,我连虚妄杀阵和破灵符都拿出来喽!毕竟我那儿子你也是知道的,宗师一层的实力难登大雅之堂啊,倒是我那孙子不错,年纪轻轻就快接近宗师境了,将来张家家主也必然是他了。”

  身旁的老者听见此言明显是吃了一惊,说道:“村里应该没有人会这么不开眼打张家的主意吧?那两样东西拿出来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作了,任一件都可以让苏家家主宗师大圆满的境界付出点代价吧?”

  老者呵呵一笑,道:“付出代价哪够啊,直接能杀死不更好吗?”

  “哈哈,也是,到时我考虑不周了,毕竟那苏烈最近很狂啊…”

  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突然间,起风了,一段歌谣声在两人身旁响起。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不知不觉间,一名白发老者竟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两人心中大为警觉,能不知不觉间摸到他俩身后的……

  高手!

  “敢问前辈是何人?”

  “呵呵,不要慌嘛,找你们办点事而已,放轻松。”

  “什么事?”

  “帮我传个消息,明天这个时候。”

  说完,他瞥了一眼身边另一位老者,想了想:“你好像没什么用处诶。”

  嗯?

  那名老者瞳孔一缩。

  下一刻,他的头颅便飞上了天空,沉进了河里。

  “传给你儿子,就传个,别惹道士吧!”

  “记住哦,只允许,明天这个时候传哦,不然…”

  南玄道长并没有把话说完,只留下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的三明真人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转身离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