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师傅是谪仙 > 第十九章:我要你!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我要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雨渐渐的停了,天空中的乌云也渐渐消散开来,月亮又重新从乌云中偷偷溜了出来,高高的挂在天上,照亮夜晚归家人的路途。

  苏浅浅背着木小言一路狂奔着,很快就来到了珍云阁门口,此时夜已深,珍云阁的大门紧闭着,想到自己这身打扮也不好直接走正门进去,苏浅浅只有开始慢慢沿着房檐朝着顶楼向上跃去。

  在苏浅浅路过第五层的时候,珍云阁五层内部。

  两道盘膝而坐的身影睁开了眼睛。

  “要不要拦下来?”

  “没事,是苏家的那小丫头”

  “还背着一个人”

  “客人的朋友,就是我们的客人,别管闲事。”

  “行吧,听你的。”

  两人交流了一阵子之后,眼睛又缓缓的闭上,身形也慢慢淡去,似乎与周围环境渐渐融为了一体。

  苏浅浅轻轻地落在了顶楼自己房间外的阳台上,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将木小言慢慢的放在自己的床上躺着。

  随后起身将自己夜行衣的面罩给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因今晚行动略显憔悴但楚楚动人的脸庞。

  木小言的眼睫毛此刻也控制不住的细微的眨了下,因为木小言其实在路途的一半就已经醒了,之所以装睡是因为觉得被人背着其实也蛮舒服的……不对,之所以装睡是因为脑海里得到的信息量也确实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检测到宿主体内有未知能量可吸收”

  “成功吸收”

  “开启炼气流派”

  “未知能量吸收完毕,宿主炼气境界突破至后天九层”

  破灵符在体内疯狂的肆虐了一阵之后,系统的提示音接踵而至,随后木小言就感觉到原本几乎要将他身体撕碎的能量突然就变得温和了下来,不但如此,还主动洗涤着他体内的每一寸经脉。

  如坐火车一般的直接从一个从没有接触过炼气的人,直接提升到了后天九层的境界,让木小言仿佛觉得自己在做梦一般。

  果然,有系统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换作一般人估计这次得真死了吧,还是太小瞧宗师境修士了,没想到只是宗师一层的张家家主就已经这么难缠了,看来得抓紧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木小言现在已经大概率确定了自己的师父南玄道长不光是安全出了村,而且还大概率把那个三明真人给“教训”了一顿。

  想到这里,木小言不由得一阵汗颜,之前南玄道长在身边的时候,他还一阵以为南玄道长的实力不会比他先天之躯高多少……

  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还真是天真啊!

  自己侥幸逃过死劫,又得知师父平安的消息,还有美人背着走路,木小言自然就干脆继续装晕,懒得起来了。

  不过此时苏浅浅摘下面罩后的容颜还是让他的心跳快了半拍。

  正常情况下,木小言是不会有如此举动的,也许是两人共过患难,再加上苏浅浅将自己从青云客栈背过来的缘故吧,木小言这样想着。

  虽然木小言的动作和细微,但还是被眼尖的苏浅浅给注意到了,连忙将手中的面罩放在床边上,俯身靠近木小言的脑袋查看情况。

  她这不动不要紧,身子一往木小言身上靠,木小言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睁开丝丝眼缝,一个半球形的傲然双峰就出现在眼前,又有芬芳的香味扑面而来,刷的一下,本就衬身材的夜行衣的某个部位被一下子就撑了起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木小言只能将眼睛慢慢睁大,装作自己刚醒的样子。

  “咦,你醒啦?你身体还好吗?”

  你多观察观察不就知道了吗……实在不行,咱可以试试嘛……木小言心里想着,但嘴上却很老实,毕竟他也不是那么轻浮的人。

  总结来说,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嗯,好一点了。”木小言正色回答道。

  “你中的是破灵符,这种符,除非自身境界达到万象境……否则大概率是无解的……”

  苏浅浅目光中闪过一丝无能为力的表情,连说话的声音都极为小声,细若蚊蝇。

  木小言看得出来,眼前这妹子是真的在为自己担心。尽管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想到这里木小言突然也想欺负欺负这个可爱的女孩。

  “那我……会死吗…”木小言的嗓音在颤抖着。

  “……”苏浅浅咬着嘴唇,没有接话,似乎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木小言了。

  “唉,我生前一人苦修至今,连女孩子的手都未曾拉过……”

  木小言话才刚说了一半,就感觉到了一个温热可人的身躯紧紧的抱住了他。

  木小言也懵住了,低头一看,苏浅浅的眼角处,晶莹的泪痕闪过……

  自己,好像是玩大了吧…

  “咳咳,我口有点渴,你能给我倒杯水来吗?”

  感受到怀着温热滚烫的身躯,前世母胎单身二十年的木小言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一下子竟然不知所措起来,连忙想把苏浅浅给支开。

  “好!”苏浅浅此刻的脸也红到了耳根子处,似乎也是第一次这么和一名男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连忙应了一声就跑去倒水了。

  望着苏浅浅离开房门的背影,木小言的内心也很煎熬……转头,透过窗户,外面的月色很美……

  “我…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这么耽误人家,真的好么?”

  木小言的心跳的很快。

  三年来,这是木小言来到这个世界后唯一一次体会到情愫萌发的美妙。

  等等,如果她等等摘掉我的面罩,发现我就是早上被她称作小弟弟的道士,她会不会不喜欢我?

  “水来了哦~”

  门外,苏浅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咔嚓。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夜晚的冷风扑面而来,微风将房间靠窗一侧的窗帘吹得微微飘起,阳台的门开了,此刻原本木小言躺过的床上空无一人。

  遗憾,失落,松了一口气……许多莫名又复杂的情绪荡在苏浅浅心头。

  端着温热的水,苏浅浅慢慢踱步来到床边,将水放在窗边柜上,靠着床沿坐了下来。

  遗憾,失落,是因为没能看见他的真实面庞……

  松了一口气,是还好没能看到他的真实面庞……

  今晚青云客栈的经历,历历在目,苏浅浅承认自己动心了,如果不是动心了,也不会在他提出要求好,那么果断的抱了上去。

  但面对破灵符,苏浅浅实在是无能为力。

  这种无力感,就好像是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

  如果他摘下面罩,自己看一眼,也许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吧……

  窗外的风还在继续吹着,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远行的人思念自己的家乡,断肠的人却怪这月色的凄凉。

  一段优美,凄凉,声音中却又饱满着无限生机的歌声传来。

  听在苏浅浅耳朵里很奇怪,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在这月色下,却又很美。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看着你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

  我的姑娘

  我在他乡

  望着月亮

  是他在唱歌吗?悠扬的歌声似乎从很远的地方飘来,又似乎近在咫尺。

  苏浅浅连忙起身,走出房间,来到房外的阳台上,一阵微风将苏浅浅的青丝吹起,整个下河村的月色美景映入眼帘,苏浅浅转头向身旁歌声来源处寻去。

  那是一个赤着上半身的男子,侧身对着她,月光洒在半面脸上,给人一种充满仙气的朦胧感,全身紧凑匀称的肌肉精美的就像一个雕塑一般,一眼望去,丝毫不会给人反感的情绪,更像一个少年神祗降临凡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是他……即使眼前男子再惊艳,此刻苏浅浅的心也是悲伤的……

  送你

  美丽的衣裳

  看你

  对镜贴花黄

  这夜色太紧张

  时间太漫长

  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

  眼看天亮

  男子的歌声还在夜空中飘荡,正如苏浅浅眼中的月色,凄凉,悲伤……

  突然间,苏浅浅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开口问道:“你之前有没有看到……”

  “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

  木小言突然转身,面对苏浅浅,抢先一步说出了苏浅浅想问的话,这时,苏浅浅才看清木小言的样子。

  “你不是上午那个……”

  “别叫我小弟弟,我叫木小言,你可以叫我小言。”

  木小言再一次开口打断了苏浅浅的话,没等苏浅浅继续开口,就继续说道。

  “他说:好好生活,好好修炼,有缘自会相见。”

  苏浅浅一愣,真的这么说么?

  说完,木小言便转身进了房间,只留下了苏浅浅一人站在阳台上,沉默不语,望着月亮。

  在木小言房门外的阳台上的角落处,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静静地躺在那儿,夜行衣上还残留着女孩独有的芬香,随着晚风,飘散在夜空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