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铭把镜框推了推,叠起一双长腿:“我听说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有消息才是最近,毕竟您给的动静也不小。我这前两天还打算请请您,看,这就叫缘分。”

“你都知道什么?”李泽坤眼神锐利。

乔铭没说话,一边的男人注意到他们的交谈,迈步走了过来:“乔爷。”

“没事,你挑好了?”乔铭抱臂端详他,言辞暧昧:“要结实的。”

陶然打了个冷战,想去拽李泽坤的衣摆。李泽坤一挥手就把他再一次推开了:“谈谈条件吧。”

“这儿可不是谈条件的地方。”乔铭站了起来:“李少等我给您发请帖吧。”

李泽坤很反常,几乎要失去冷静:“乔铭,别给脸不要脸!”

“求人总得有个求人的态度,你说是吧?”乔铭无所谓的笑了笑:“咱们可不是等价交换。不过你要说一句你不在乎,就算我输,反正怎么也四年了,入土为安还真不差这么两天。”

“你最好是真知道点什么。”李泽坤退了一步,看乔铭从眼前走过。

“我懂,我也不会闲的拿这来逗您吧?这儿又不是香港,我最怕死了。”乔铭抽了张卡递给那男人:“江远,结账单去。”

李泽坤转身就走,倒是陶然愣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李泽坤回身扯他一把:“走啊!”

乔铭这才正眼看了陶然,目光微凝:“呦,这小朋友校服挺眼熟。”

李泽坤脚步一顿,没做声。

陶然不敢抬头,被乔铭的眼神扫在身上,他的腿都软了。

乔铭皱起眉,他才发觉陶然很眼熟,上前想去握陶然下巴颏看的仔细点。却被李泽坤把他手挡开了:“自重。”

乔铭没再动手,却透过那不远的距离看清了陶然的脸,尖细下巴,纤长眉眼,这张脸...哭起来的时候那真的是漂亮的不得了。

“哈哈,行啊李少。”乔铭笑开了,跟发现了了不得的笑话似的:“圈子里都传说你眼界高,这怎么还从谭士杰那儿捡上破烂了呢?”

乔铭微微偏着头笑眯眯的看陶然,跟叫宠物一样:“陶然...小陶,还记得我吗?”

陶然已经控制不住身上颤抖的频率了,这是这具身体遗留的本能,疼痛和惩罚是身体记得最深刻的东西,哪怕这具躯壳里已经换了灵魂。他又缠上李泽坤的手臂,这回李泽坤没避开。他只盯着乔铭眼睛道:“这是我的人。”

“成,您开心就好。”乔铭道,这时楚江远拎着纸袋站在了他身后。

“乔爷走吧,下午还要去接二少爷。”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是很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乔铭嗯了声,跟李泽坤道了声再见。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在陶然身边站定了,侧头在他耳边轻声:“拜拜宝贝儿。”

李泽坤呼吸一紧,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没管陶然就走了。陶然忙跟过去,李泽坤步子大,他只有一路小跑才能紧追上。陶然最后狠狠地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几乎是哀求了:“李...李泽坤...”

“操。他妈的傻逼!”李泽坤推开陶然,狠狠一脚踹在了他那辆路虎揽胜上,坚硬的车身都凹了一块。他在发泄,不知道是为了那样东西,还是因为别的。

但李泽坤没别的办法,如果这儿不是京城,乔铭是完全不会受制于他的,乔铭本家在香港,势力网的复杂程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抽完两根烟之后李泽坤才上了车。等陶然从副驾驶上车后,李泽坤的怒火也波及到他身上。

“你他妈的也够能耐,逛个大街都能碰着嫖客。”李泽坤咬牙:“就是不能把婊。子放身边儿,人家玩烂的还是,面子里子你个贱货全给我丢光了!”

“没...”陶然红着眼眶,鼓起很大的勇气才缓缓伸出手去握李泽坤的手,声音有些微微的嘶哑:“不要生气了...”

李泽坤一把扯开陶然的手:“别碰我!谁他妈因为你生气?!”

陶然的手背红了一片,很难过,难过的都不知道这双手该怎么放了。他把头深深低下来,声音很闷:“不要担心了,你想要的肯定能得到...”

李泽坤一脚踩下刹车,在车辆川流不息的天桥上,他寒声道:“下去。”

陶然身子一僵,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眼神很惊恐,也很无辜,像只雨里的弃猫。

李泽坤心口莫名的疼起来,但他强行忽略了。他凑过去一把掐住了陶然的脖子,声音阴冷:“你以后要是再敢多一句嘴,我不整死你就跟你姓。”

陶然眼泪大颗大颗的冒出来,几乎是砸在李泽坤手背上,灼热,似乎又带着那么点腐蚀性,因为烧的他有那么点疼了。李泽坤头一次没半途而废就心软,他把手掌慢慢扼紧,在等陶然道歉求饶。

在李泽坤心里,陶然是柔软又怯弱的性格,幼猫一样,粘人又温顺,吓唬一次就会学乖。所以这一次陶然的倔强,因出乎他的意料,才更勾出了火气。

陶然已经喘不上气了,可眼皮还是认命了一样下垂着,不讨饶也不道歉,一股死气沉沉的消极抵抗。李泽坤最后还是把手松开了,冷冷看着陶然急促的喘息咳嗽。他重新发动车,语气里带着让人悚然的恶意:“我最不怕的就是硬骨头,有种今天你就别松口。”

。。。。。。。。。。。。。。。。。。。。。。。。。。。。。。。。。。。。。。。。。。。。。。。。。 。。。。。。。。。。。。。。。。。。。。。。。。。。。。。。。。。。。。。。。。。。。。。。。。。。。。。。。。。。。。。。。。。。。。。。。。。。 。。。。。。。。。。。。。。。。。。。。。。。。。河蟹。。。。。。。。。。。。。。。。。。。。。。。。。。。。。。。。。。。。。。。。。。。。。。。。。 。。。。。。。。。。。。。。。。。。。。。。。。。。。。。。。。。。。。。。。。。。。。。。。。。。。。。。。。。。。。。。。。。。。。。。。。。。 。。。。。。。。。。。。。。。。。。。。。。。。。

“我还寻思你骨头能多硬呢。”李泽坤不轻不重的踹了他一脚:“也是,要不怎么能去卖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