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众生一界 > 第四章:魔蛇臣服

我的书架

第四章:魔蛇臣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大蛇隐匿于虚空之中,藏在暗处准备伺机而动。

  夏炎能清楚的感应到它的存在,但是就是捕捉不到它的真身。不得不说这的确是让他很烦恼,但是奈何自己现在也没有在虚空现实之间游走的法门。

  不过这都无所谓,反正自己知道这蛇的方位,如果对方敢现身出来,那么他自然会雷霆出手,不会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那大蛇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倒也没有贸然行动。

  “人类,为什么要闯入我的领域。”虚空中那大蛇恶狠狠的说道。

  既然对方不能到虚空之中来,那么自己自然立于不败之地,虽然打不赢但是倒也无惧,于是嚣张开口。

  夏炎闻言倒是丝毫不在意对方言语恶狠,淡然开口道:“现在说这话不是太晚了嘛,闯入你的领地的确是我的不对,但是你并没有提醒我让我离去,而是直接背后偷袭想置我于死地。”

  “现在打不赢就准备开始让我从言语上落入你的全套,你的智商似乎有问题啊。如果是两者势均力敌,互相忌惮那么我便有一丝顾及,想要脱身,你这番话在此时借由我的心理压力就会误导我让我觉得理亏,最不济也会分心,此时我在气势上便落了下风,你就可趁势渐渐压倒我。”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仅仅是抓不住你,并非真的相互奈何不了。你居然还想用这种心理战,未免也太没有智商了吧。你是蛇应该阴险狡诈,怎么像猪一样愚蠢。”

  “你……你竟敢侮辱本王!”那大蛇计谋未得逞反而被辱直接暴怒。

  “别忘了你抓不住我,从这一点我就先天不败,你就是再强又能如何?”身为一方妖王它何曾受辱,一直高高在上,即便是外面人类世界的几大宗门也没有几个人敢来惹他,如今却被一个毛头小子伤了宝体,辱了智商,它如何能不怒?

  但终究只是言语上不服输而已,眼前这个人类比他强的太多,根本无惧它,导致一些基于实力上的差距让它阴谋不能得逞,根本不上当。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是抓不到你,但是你又能在虚空中待多久呢?没有晋升洞虚境界就不可能在虚空中隐匿太久,你要是血脉完全开辟倒是可以在虚空中一直隐匿,但是现在嘛……你最多不超过一日就会被排斥出来,如果超过一日你也基本不用出来了,那时就是你的死期。”

  “虚神罡风的滋味应该不好受吧,我猜你现在被我击伤的地方一定已经更加严重了吧。”

  夏炎倒是也较真起来,本来他现在就此离去那大蛇也不敢造次,但是他却铁了心想要和这大蛇耗下去。

  那大蛇闻言脸色一下就暗淡下来,它是真的怕了,没有想到对方就这么在外面等着,它现在在虚空中可不好受,那虚神罡风在虚空中肆虐刮得它生疼。

  而且这虚神罡风仅仅是虚神煞风的弱化版,在虚空中这虚神罡风时时刻刻都在肆虐,对于筑基,炼神,化神等修士来说是夺命之风沾之即死,对于通天,悟道修士来说就弱了许多,这两者都可短暂承受。

  现在这虚神罡风他还能凭借自己的悟道身躯短暂承受,要是遇见偶尔刮起来的虚神煞风它怕是会被消磨得神魂俱灭。

  但是仅仅是虚神罡风却也不好受,一般都没有人愿意长待,只有某些大势力的弟子会被长辈带到虚空中用此锻炼身躯,夏炎当初初入通天境界之时就被渊侯带进去淬炼身躯。

  当时他可是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虚神罡风如烈火之刃,如寒冰之刀,每每淬炼一次夏炎就仿佛万刃加身,被刮肉剔骨。直到通天六境才脱胎换骨,浑身被锻炼的如同一件神兵利器,无惧这虚空中恼人的虚神罡风。

  但是这也是他另一个噩梦的开始,这个时候渊侯就带他前往虚空深处,在那里虚神煞风狂乱到极致,其中还有许多尸骨。

  应该是一些悟道之上的前辈的尸骨,他们在虚空中被人击杀后尸骨被遗留在虚空之中,被刮来此处。

  在那虚神煞风之内还有许多沙砾,渊侯说那多是通天,悟道之人的尸骨,他们前来修炼结果却葬身在此。但是他们不同于那些洞虚以及之上的人的尸骨,他们身躯弱小的多,被虚神煞风一吹大多化为虚无,只有少数强大点的人会有部分尸骨被这风百般锻炼留下一些沙砾般的残骸无惧这煞风。

  在这里夏炎又开启下一段残酷的生活,这风本身就比虚神罡风暴虐无数倍,其中乱飞的残骸更是添加一份恶劣。

  被沙砾摩擦的血肉模糊是家常便饭,偶尔还会被其中残存的骨骼轰击的口吐鲜血,一些强大的带有神性的骨骼甚至能伤到他的本源。

  这都不算什么,主要是这虚神煞风已经逐步脱离了现实形态,不仅能对肉体造成伤害,更能消磨人的灵魂,这是肉体灵魂的双重折磨。

  可以说如果不是有渊侯为他护法,疗伤那么现在夏炎也就只是这虚神煞风中飞舞的沙砾了。

  现在这头大蛇乃是蛮荒异种,没有学习过正统的妖道法门,血脉之力都未激活。

  独自摸索中前进而已,也不懂得高明的炼体法门,又怎能长久的在虚空中隐匿?即便不是虚空排斥它,它也会自己受不了自动出来的。

  更何况如果偶尔刮来一阵虚神煞风那么它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以它的肉体的强悍程度绝对连一丝残渣都留不下来。

  “算我认栽了,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虽然是我先袭击了你但是现在你并未有任何损失,只要你放过我任何代价我都能付出。”

  那大蛇终于还是屈服下来了,它不可能就这样一直耗着,这样早晚是个死。

  “说实话我对精怪很有好感,我之一生就是在众妖之中成长,但是你我却提不起任何好感。其实如果真的是我闯入了你的领地,你即便是偷袭我对于我来说也无所谓,但是这里却不是你的领地。”

  “或者说这里是你的领地,但是你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宣誓自己存在的痕迹,说到底你就是阴险狡诈之辈。寻常动物都会留下自己的气味宣誓自己的主权,更何况你这种成了精的。你之所以这样就是你想要行恶而已,你不宣誓自己的势力范围别人就会误入其中,而这广大的一片地区就成了你的狩猎范围。”

  “你已经修炼到妖宗后期的境界,实力媲美人类的悟道之境,一路修炼不知道用这样的方法坑杀了多少生灵,不过我也不去追究你的过往,这样吧,做我奴仆,在我身边效力,行善事,积善德。洗去你一生的罪孽,否则你就这样死在这里吧。”

  其实一早夏炎就看出这大蛇的内心不纯,作为在万妖之中成长的他自然知道每一尊大妖都会独霸一方,建立自己的领地,会留下自己的气息来告知别的生灵。

  如果一旦闯入就将被视为敌人,但是那是在别人宣告了自己的领地情况下。

  如果都像这大蛇一样那岂不是随随便便走在大道上就莫名奇妙的被人攻击了?谁都可以说这是我的地盘,管他是否师出无名,这岂不是就乱了套了。

  大蛇暗自心惊:“好啊,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思维如此敏捷,在我偷袭之时居然还能注意到这些,难怪我刚刚的阴谋没有得逞,他压根就没有任何心理上的负担,自然不能三言两语就动摇他的心思。”

  那大蛇听到这哪里还不知道夏炎从一开始就察觉到这些了,自己还想和对方玩心理战,根本是跳梁小丑罢了。

  现在大蛇内心极为挣扎,自己身为一方妖王,一身实力在这东青国内就是王,即便自己修炼无人指导那又如何?照样杀的东青国无人不臣服,被传为魔蛇尊者。

  叫自己现在臣服于别人它怎么能做到,这落差也太大了。要是对方及其强大倒是无所谓,关键对方不过是一个悟道的小毛头,自己的境界都比对方高。

  但是它也能看的出来,对方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低,而且如此年纪如此境界对方的身份也绝对非同凡响。

  东青国内虽然它是霸主,在那些寻常修士眼里就是神,但是它知道在东青国外比自己强的大有人在,自己也不过是二流中垫底的角色。

  “那好,你说话可得算数。我看的出来你绝对是天纵之才,你的身份和将来的成就我根本就仰望不到,甚至连想象都想象不到,但是跟着你我却有望抵达那个世界。”最终那大蛇还是屈服了,总不能就在这里把命丢了吧。

  况且就以现在的观察对方的世界和自己的世界简直就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跟着对方说不定自己还能再更进一步,进化到更高的级别。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还有要求?别忘了你现在处于被动之中,你的生死就掌握在我的手中,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夏炎不由得嘲讽道。

  这大蛇生死只在自己一念间而已,自己想让它死它就得死。这样的情况下它还想和自己谈条件,夏炎简直是想不到对方究竟想干什么。

  “不行!你不答应我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反正左右是个死与其做了你的仆人死去还不如让自己在这里离世,还能保住我的名声。”大蛇激动道。

  大蛇的反应让夏炎始料未及,看来对方也是有难言之隐,宁愿在这里死也要让自己答应它的要求。

  不过夏炎也不会轻易答应对方的要求,万一这是对方的阴谋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