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众生一界 > 第五章:混元仙门来人

我的书架

第五章:混元仙门来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倒是陷入一个尴尬的局面,说实话夏炎还是很想收下这只大妖的,一方面是自己看中了对方的血脉之力,这种血脉之力真的很值得研究,这尊大妖绝对是自己所见的众妖之中血脉极高贵的一种,比熊正的血脉更高,甚至比得上雀儿姐姐,想来这大蛇应该有不凡的来历。

另一方面是自己初入人世对于这里的人情世故,势力划分都不了解,这大妖长久的生活在此一定了解这些。

想到这,夏炎便稍稍松了口道:“说吧,你的要求是什么,不过答不答应就得看你是什么要求了。”

“说实话这件事也是最近的事,本来这东青国内能与我比肩的大能也只有血阳宗,化天门里两位老祖,但是他们都是些气血枯败的残年老人,对我也构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但是现在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三个和你一样初入悟道的毛头小子,虽然没有你强大但是三人配合极为之巧妙,本尊也是差点死在他们手里,本命兵器也被那几人抢走,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因素,你倒也没那么容易对付我。”大蛇感慨道。

“这么说来你的地位在这里还是蛮高嘛,没想到你这样的存在还会随意对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出手。”夏炎倒是听出来这大蛇在此处地位还挺尊贵,这样的一尊大妖没想到也会搞偷袭。

按理说这样的大妖应该是高高在上,藐视一切有盖压一方的霸气,却不曾想做事却没有这样的气概,居然搞偷袭。

“哼。”

大蛇不服冷哼一声道:“若不是我本就受伤还失了兵器又怎会做这种事。你之前倒是说对了,这里的确不是我的领地。那三人将我重创一路围堵我,我才逃到这方地界,我在此处已经躲藏了几日,暗自恢复实力。没想到这个时候你出现了,一个初入悟道的修士。我就想着吞噬你掠夺你的精气这样我就能彻底恢复,甚至更上一层楼,但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强大,仅仅几招就将我击伤。”

“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刚刚一战已经暴露了气息,那三人说不得此时已经赶来这附近,所以我的要求就是你要帮我脱离他们的围堵,否则左右是个死我又何须在此向你低头,还不如反抗到底死个痛快。”

闻言夏炎倒是明了始末,淡淡开口道:“这倒是可以,你做了我的仆人我当然会保下你,否则刚收了你你就被人打死我岂不是白费功夫。”

“你……说真的?”大蛇见夏炎这么快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倒是微微一愣。

“这是自然,你对我还有用我当然不可能让你就这样死去,甚至将来我还会为你激发你体内的血脉之力,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的血脉很高贵,你可能自己都没有想象到自己的潜力究竟有多大。”

“如果我没猜错那三人绝对也是看上了你的血脉之力,你说过他们是突然出现,这就代表你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对方一心要至你于死地应该是看中了你的血脉。”

大蛇闻言心中一些谜团豁然开朗,难怪那几个人一直对自己穷追不舍,原来是惦记上了自己的血脉。

不过话说回来它活了这么久都快一千年了除了发觉自己肉身稍微强悍一点,能够短暂隐匿虚空也没有啥特别的地方,却没想到就被两拨人看中了血脉,也不知道这究竟是福是祸。

“出来吧,你现在在里面待不久,刚刚受伤的地方肯定已经受不了了。”

“那好。”

说罢那大蛇缓缓显出了身形,只见那被夏炎洞穿的伤口扩展到了足足快三尺,已经能看到骨头了,那银色的宝血不停的流淌,大蛇虚弱了不止一成,仅仅这么短的时间而已,就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害,不得不说那虚神罡风的确不同凡响。

见那大蛇被如此摸样,夏炎手掌微动引动一方精气,截取了这大荒内的一丝生命之气,凝聚在手掌内化为一团散发莹莹宝光的绿色精华。

夏炎手掌一挥那生命精华飞入那大蛇的伤口之上,只见那伤口立刻开始恢复起来,血肉蠕动肉眼可见,恢复的极快。

这是当初夏炎在虚神罡风内修行时渊侯动用的手段,但是夏炎却是没有渊侯的手段高明,仅仅只能恢复简单的血肉之伤。

想当初渊侯微微一动,攫取天地乾坤万方精气,不但能做到修复身躯,更能更近一步温养身躯,壮大躯体,洗涤体内的污垢,长期的使用甚至能将身躯化为晶体之国,纯粹无比。

还能够壮大神魂,达到阴阳共济。神魂既能化为烈日,也能化为寒月,既是至阳至刚,也是至阴至柔,神魂就能拥有通天彻底之威能,上青冥下九幽。

但是饶是没有渊侯那样的神通也震惊了这大蛇,如此手段它闻所未闻,修复躯体的速度之快简直就是超乎常理,至少在它的记忆中不曾得见。

“唰……”

一道虹光自天边而来,那是一把飞剑,带有强烈的元阳之气,威力极大,击穿了山川河岳,几里的大荒都被燃烧,熊熊之火烧的天际绯红。

飞剑来势凶猛,气势之强比之刚刚大蛇的攻击都要高。

“气势够强可是威力却差了几分,还不如将那强大的元阳之气凝聚在飞剑中来的实在,这样只不过华而不实徒增杀孽而已,用来对敌中看不中用。”夏炎见此不屑道。

同时那飞剑已经临近,夏炎大手一挥一道屏障出现在身前,那来势凶猛的大剑直接被阻挡在身前不能寸进。

“少侠好身手,就是不知道你挡的了我一人能不能挡得住另外两人。”远处天空一道人影出现,一步千里转瞬就来到夏炎身前。

这人是约莫二十多岁的男子,身穿一件白色长袍,面容清秀,眉目如剑,眼中有凌厉之气,这是一个上好的苗子,常年精修剑道,气质之中就有一种凌厉剑气,可惜如同他的剑法一般太过华丽,不够纯粹,如果能够收敛起来倒是能有一番成就。

“我叫周远,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周远见夏炎身手不凡,不愿多起冲突打算先看看情况,先摸摸虚实。

同时远处又来了两人,同周远并肩而立。其中一人身材极为高大接近一丈,一身肌肉隆起,如同一尊小山峰,视觉上就给人一种爆炸性,仿佛他之力能担山赶岳,一拳就能摧毁一座巨峰。

而另一人则是一位女子,身穿一件绿色的长裙,长得极为精致,身材也是一流,肤如凝脂,是一位标志的美人,至少对于夏炎这个在众妖之中生活的人来说是这样的。

“主人就是他们三人,这三人每一个都很强大,虽然都是初入悟道不久的人,但是却都像主人一般很强大,其中那壮汉最为强大,一身力量如同凶兽一般,躯体也是强大的可怕,我就是被他缠住才被另外两人重伤。另外两人倒是相对弱小,我若是全盛状态倒也是无惧,若是兵器在手说不定还能反杀,但是现在却是不能,对上两人恐怕不久就会落败。”

大蛇暗暗对夏炎介绍道,想让夏炎防备着点,虽然夏炎在他看来是最为可怕与强大的,但是对方那壮汉也让它看不出深浅。

对方如果对上夏炎他相信夏炎一定会赢,但是也保不准另外两人一起对夏炎动手后的结果。

三人一起上就不是简单的比拼力量了,当然这是大家相差不多的结果,如果相差太大人数也不能决定会输的这个命运。

不过夏炎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对着三人微笑道:“我叫夏炎,不知你们两人叫什么,你们三人从何而来。”

“哪来这么多话?那魔蛇尊者是我们的猎物,痛快的把它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手下不留请。”只见那三人中的女子凌厉开口道。

旁边大汉见她如此,急忙道:“师妹闭嘴。你跟着我们已经出来这么久了,怎么就不能成熟一点,师尊派你和我们一起出来就是想你历练一下,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不成熟。”

大汉狠狠瞪了一眼那女子,转过头来对夏炎陪笑道:“炎兄,在下林虬,这位是我师妹方萱。刚刚师妹出言不逊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不过这魔蛇尊者我等已经围捕了好些时日还请你能交出来,毕竟这是我们先猎杀的猎物,当然我们会出拿出一些东西交换,不会强行动手来抢的。”

“不用说了,这魔蛇尊者已经认我为主,我今天一定要保下它。不然我前脚刚收的仆人你们现在就给杀了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这么说你一定要和我们作对了?那还说什么,看剑。”

那女子一听竟然直接就动手了,手中光华一闪一把青色宝剑凭空出现在手中。

女子动作轻盈如同幻影,一剑刺向夏炎。夏炎眉头微皱,并未动作,心中暗想道:“这女子好生霸道,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不过看似并未下死手,倒也不是那么狠辣无情,不过也一定长期嚣张跋扈惯了。”

“铿锵…”

只听一声金属交接之响,竟是那林虬手中出现一把大刀手一横就挡下了这女子的青剑,同时还挡住了这女子的去路。

原来这大刀居然有足足近一丈长短,宽数尺,比之一个正常男子的体型还要大,仿佛一面门板一样。

旁边的周远见状直言道:“师妹不要动手!我们宗门秉承第一仙门之称,你一言不和就要与人动手岂不是让天下宗门笑话?一条蛇而已即便血脉有点不凡也不足以与人动手,等你修炼到洞虚境自然会有更好的等着你,何必在此同炎兄交恶?”

“哼。”女子见两人都拦着自己只能作罢,收了宝剑冷哼一声。

“此人能够收服那魔蛇尊者身手绝对不弱,虽然那魔蛇尊者被我们击伤,但是现在一对一我们三人都没有把握一定能打赢,而此人丝毫未损就击败对方,还让对方臣服,怎么可能不强大,师妹还是不会动脑思考啊!”

“而且此人既然如此强大那么其背后的势力一定不弱,这么毛毛躁躁的就想动手将来肯定吃大亏,这一路上还是没学好啊。”

周远心中暗叹,对自己的师妹实在是无语。

“你们是混元仙门的人吧!”夏炎似有所想,淡淡开口着。

“你怎么知道,你难道是……”周远震惊道。

对此夏炎只是微微点头,表示肯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