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众生一界 > 第七章:东青国天骄

我的书架

第七章:东青国天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青国,天灵湖

这里是东青国妖族的圣地,在这里数万妖族都归魔蛇尊者统领。

这里就类似于一个人类的宗门,但是比人类宗门更为复杂。数万妖族不同种族之间都有纷争,而且是生死之争。

但是由于被魔蛇尊者镇压,所以还算安宁,不过这是相对的,比起人类宗门这里还是可怕的多,经常发生生死斗,随时都有可能死掉,这才是丛林。

但是同人族不同的是,这里基本都是要么生,要么死,或是暗中伏击,或是正面挑战。两者都是不在意自己暴露,杀了就杀了,暗中伏击了也是不会掩饰,反而当作是骄傲。这在人类的角度看来就是没有法度,肆意释放内心的欲望。

而人族则是有道德的束缚,法律的限制,但是也总是有人会勾心斗角,在明面上大家和和睦睦,但是暗地里还不知道会做些什么,很多时候犯罪的人居然还站立在正义的一方,满口仁义道德,实则阴险狡诈,内心及其黑暗。

“听说最近外面来了三位来历不明的修士,居然清一色的都是悟道修士,将那魔蛇尊者重伤,一路追杀那魔蛇尊者,如今那魔蛇尊者怕是凶多吉少。”

“那也不一定,魔蛇尊者是何等人物,纵横东青国已经几百年,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媲美悟道修士,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还不知道成长到了什么境地,我看多半这次也会化险为夷。”

“那倒也是,不过那魔蛇尊者还是死了好,本来我人族在东青国压着妖族一头,但是没想到那魔蛇尊者居然在化尊的压力下突破境界,如今东青国两位悟道祖师都已经气血枯败,但是魔蛇尊者还正是年轻力壮,他若是不死以后这东青国该是妖族的天下了。”

“怕什么,那妖族势大,人族的大能们又怎会容忍它们发展下去,我看这三人就是东州大能们派下来斩妖除魔的。”

“……”

天灵湖外围几位人族在那里窃窃私语,谈论着这些天震惊东青国的大事。

这几位是血阳宗的内门弟子,一个个都是炼神境界的修士,这个境界刚刚开辟灵海接触术法的使用,可以做到不借用灵符就可以外放灵力。

这种人物就是凡尘中的仙人了,动手之间引动天地灵气,一道术法凝聚,杀敌百步之外,若是拥有一把灵剑万人军中取人首级也是随意为之。

然而这样的人物在血阳宗只能是初入内门而已,在血阳宗内门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人物,在这之上更有化神境界的核心弟子和通天境界的长老。

东青国数十万里的地域内血阳宗是绝对的强者,可以说血阳宗一句话就能引起东青国的动荡,换皇帝也是可以的。

同血阳宗能够争锋的只有化天门,其余的门派也就只是杂鱼而已,东青国大大小小的门派几十家,大的治理万里之地,小的统治方圆几百里。

像那种百里称尊的宗门也就筑基弟子和炼神长老组成,筑基弟子说白了就是强大一点的凡人,在武林之中算是高手,身躯铜皮铁骨,一身气力力大无穷,有万斤神力,进入凡人军队是骁勇的将军。

这样的宗门对于血阳宗来说随便派几个人就能灭的干干净净,可以说在东青国内血阳宗和化天门就是天,被仰望的存在。

“这么快就忍不住了,魔蛇尊者出事了才几天血阳宗就到这天灵湖来打听了。”一道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

那几人立刻回头,却不见身后有人,于是高声道:“不知是哪位道友,既然知道我们几人乃是血阳宗内门弟子,那还请道友出来一见。”

“血阳宗不过是一群缩头乌龟罢了,还配让我出来见?都给我滚过来!”那人大声喝道。

几位血阳宗弟子闻此心中大怒,但是还没有发出声来就感到一股庞大的力量将几人笼罩,顿时几人便不由自主的腾飞起来。

“啪……”

众人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突然就掉到一片空地。

几人刚刚缓过来后就有几把利剑架在自己脖子上,他们刚刚成为血阳宗内门弟子,正意气风发,却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做任务就被人劫持。

“大胆,我们可是血阳宗弟子,你们胆敢劫持我们,都不想活了嘛?”血阳宗一位弟子高声喝道。

“血阳宗弟子又如何?我化天门难道还怕你不成,来人斩他一臂。”一道声音淡淡传来,正是刚刚那神秘之人。

“是”

一位化天门弟子答道,立刻手起剑落,那血阳宗弟子的一条臂膀就被斩下,鲜血直喷,痛的那血阳宗弟子大叫。

其余几人见此一下就怂了,心中虽然愤怒但是更多的是恐惧,现在自己的性命在别人手中怎能不怕?

“化天子!你是化天子!”血阳宗有人认出了那眼前之人,惊骇道。

那化天子身着淡黄长袍,一头乌黑的长发,眉目之间凌厉之气震慑人心,眼睛居然是全黑,连眼白都没有一丝,看起来十分恐怖,而且此人居然是化神九境,隐隐快要突破到通天之境。

此时化天子端坐在一架战撵之上,那战撵的战兽居然是四匹青铜之马,是死物,被阵法驱动。奔跑起来气势十足,比之一些凶兽还要恐怖。在青铜战撵两旁站着十二位化天门弟子,清一色的化神境弟子,一个个都是训练出来的死侍,是化天子亲自挑选的亲卫叫做天卫。

这些天卫都是化天门的翘楚,是化天门的核心子弟,是宗门的未来,按理说这样的弟子都是位高权重之辈,不会甘愿为人之仆,但是偏偏现在他们就臣服在化天子的脚下,只能说这化天子绝非寻常之辈。

“没想到居然是他,这化天子和血阳子是东青双绝,高高在上没想到今天居然遇见了。”那断臂之人暗暗心惊,这次算是遇见了灾星,没有逃脱的可能,除非是血阳子亲临,否则断然没有机会逃脱。

就在下面几人交谈之际,万丈高空之中五个影子高坐云端,静静的听着下面这些人的交谈,这几人正是夏炎等人,从一开始他们就在此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化尊还是这么野心勃勃,我才传出了一点不幸的消息就派人到这天灵湖来了,看来当年一战的仇恨他依旧怀恨在心,随时都想要报仇,一个气血衰败的残年老人罢了,若不是还有个血尊在一旁虎视眈眈我早就杀进化天门屠了他了。”魔蛇尊者冷冷道。

当初一战他重伤化尊让化尊徒劳无货,就被化尊盯上了,在自己没有迈入妖宗后期之前他这一部分势力经常和化天门争斗,直到自己晋升后对方才收敛了,百年时间过去了本以为会就这样淡下来,没想到那化尊依旧记恨在心,有一点风吹草动就暴露自己的野心。

“这化尊在东青国也算一方至强者,没想到没有一点气度,你们两人的恩怨他却想报复在你整整一脉之上。”夏炎心中不屑,这样的人居然能为一派之尊。

“炎兄,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斩妖除魔本就是我正道人士的天职,别说是有恩怨,就是没有恩怨也该斩尽天下妖邪。”周远反驳道。

“我倒不是说正邪之分,那化尊平常没事不针对悍成这一脉,等到二人交恶就大肆针对,就这一点就不配为一位尊者。若是有那维护苍生正道的心又何必等到这种时候?”夏炎并不和周远谈论那正邪之分,因为没有意义,从古以来这正邪就不能轻易分辨。

说实话夏炎虽然是人族但是他从小就生活在妖族之中,对妖族有深厚的感情,倒不像寻常人等痛恨妖族。而且他也知道人族本身也是有善有恶,而且即便是不是恶人的人也有手屠无辜之人的时候,特别是宗门交战厮杀,两个宗门之中人数众多,又怎能说这些人全是坏人,这是立场的不同。

在人与妖之间更是难断是非,双方厮杀了无数个时代,早已搅成混沌一片,其中的恩怨情仇的纠缠比之乱麻更乱,如同江河之水汇聚已经分不开谁是谁了。

“夏炎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这件事无关大义,只是化尊的一己私欲而已,这样的人确不配为一方尊者所为。”林虬点头道。

同时那方萱开口道:“看那化天子一身邪气就知道不是好东西,话说那化天子区区一个化神境界的小修士就整出这么大排场比我还高调。自身没什么实力,排场还挺大,在混元仙门内的这样实力的弟子不知凡几,根本不入流,在这里居然还是个宝贝。”

“又来人了,实力和那化天子差不多,看样子应该是血阳宗那位血阳子,这人倒是有点东西,血气磅礴,应该是得了血阳宗的真传,居然也是化神九境的实力只是还未到达巅峰。”林虬双眼放光,他本就是锻体大能,看见同样的人自然心喜。

“这林虬倒是好眼力,那血阳子在东青国名头更胜化天子,比化天子足足小了近十岁,是东青国的一位绝世天才,如果能有好的资源也不会比这林虬弱多少,不过这林虬倒是没看出来夏炎的厉害,这夏炎的气息虽然内敛,但是依然看着就强大,而其身躯内蕴含的力量之磅礴绝对不是强大那么简单的,刚开始不觉得现在想想这夏炎的恐怖程度简直无法预计。”魔蛇尊者微眯眼睛,心中暗暗想到。

突然夏炎一个眼神瞟过来,暗中传音:“奉我为主就要绝对的谦卑,否则我不介意就在这里对你出手,想知道我的实力你还是安心跟着我,否则你就算是联合这三人一起上也看不见我的真实实力。”

夏炎可是知道这魔蛇尊者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夏炎有绝对的实力压制它,但是保不准以后做事阳奉阴违,须得好好敲打一番。

也就是在夏炎说话的那一刻,夏炎暗中从精神之中对魔蛇尊者进行威压,顿时魔蛇尊者感觉天地突然变暗,整个人感觉被放逐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全身被禁锢根本动弹不得,身上宛如被压了一座太古神山。

他能感觉到夏炎只要想动手自己绝对会死,完全反抗不了。他心中对夏炎的评价又高了几个档次,达到了畏惧的程度,心中的一些小心思完全熄灭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