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众生一界 > 第九章:魔门

我的书架

第九章:魔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这和你们认知的魔道不是一类。你们所知道的魔道只不过是些小角色而已,真正的魔道很久以前就隐世不出,这天罗魔君就是真正的魔道大宗之人,是天下魔道之源头的三大祖王魔门之一的戾魔宗的人,这可是真正的魔道,纵横诸世已经不知几个时代,根本追溯不到诞生之日,似乎与世长存,天下魔道尽皆来源于这三大祖王魔门,历史上诸多黑暗时代都是他们在背后主导。”

“没错,那三大祖王魔门可谓是天下魔道的源头,黑暗的根源。历史上的诛魔大世都只能削其支脉,伤不到根源,可谓是主宰诸世的无上巨头,直到武帝大人出世才镇压了下来。”

“看来我要恶补一下这个世界的历史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那看来这事件的确非同凡响,关乎全天下的安危,这已经不是我们能触及的高度了。悍成你自己去处理你的事件吧,我们先擒拿了这化元离,再去化天门调查一番。”听到这夏炎也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吩咐了几句让魔蛇尊者离去。

“那好,我就先去处理我自己的事,等完成了我就赶回来。”魔蛇尊者回答道。

说罢就没入那无穷大荒中去,径直回到自己的老巢中去。

“炎兄你就不怕它跑了吗?这魔蛇尊者虽然一路上唯唯诺诺的,但是其实一肚子坏水。虽然跟着我们一路上没有什么大的心思,但是这一离去必定生出造反之心,说不定直接就逃走了。”见夏炎直接放任魔蛇尊者离去周远开口道。

“放心吧,他没那个胆子,炎兄的手段你们暂时还不知道。”林虬开口道,“先不说这个,我们下去吧,不然那阳极可就撑不住了。怎么样你们谁出手,不如就让炎兄露一手如何?”

“对,你出手!我倒要看看你哪里天资过人了,居然让林虬师兄和周远师兄对你有如此赞赏,要是让那大蛇走了我饶不了你,哼。”方萱早就憋了一口气,此时正好口头逞快。

林虬和周远很是无奈,这个小师妹他们也没什么办法。

夏炎倒是无所谓,不和方萱一般见识笑道:“那我可就上了,不过也说不得施展些什么,境界相差太远,只不过是以势压人罢了。”

说罢夏炎一闪就下了云层,而林虬则对二人道:“你们两个收敛着点,特别是你小师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懂,宗门内天骄有的是,我们这种人不过二流角色而已。”

“这夏炎绝非寻常之人,师尊既然让我们亲自来接,那么这人定有一番超凡之处。我能感觉到炎兄的体内孕育庞大的力量,非我等可以抵抗,这样的人物说不得是一些圣地的备选圣子级别,你们还是客气点。”

见林虬如此开口,周远和方萱询问道:“林虬师兄,他真的有这么强大吗?”

要知道圣地都是高高在上的,是主掌乾坤宇宙的巨头,这样的势力的备选圣子哪一个不是惊艳天下,将来都是整个世间的顶级力量,统领亿万疆域,镇压诸敌,威压诸世。这样的人物他们三人也只有仰望,但是林虬居然对夏炎的评价如此之高,如何不让周远和方萱二人震惊。

“轰”

一声巨响传来,竟是那阳极以自爆火灵剑为代价,将那天罗网硬生生的爆出一个洞口。这火灵剑来之不易,费了阳极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为此甚至还差点丢了小命,现在一下自毁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但显然现在没有了让他心痛的时间,葬礼根本顾不上其它的,直接从那洞口钻了出去。

“噗”

阳极只觉得喉口一甜,一口鲜血涌上口来忍不住喷了出去。

“哈哈这可是好东西,你在这身体上花费了无数心血,这血气竟然如此浓厚。”化元离见阳极喷出一口鲜血,直接用化罗刀绕了个花,将那鲜血汇聚在刀身之上,那刀身黑光一闪直接将血液吸收。吸收了血液那化罗刀发出一阵长鸣,似乎极为舒爽。

“你!!”阳极心中一怒竟是又想喷出一口鲜血,但是被强行忍住,毕竟自己每流一滴血就是为对方增添威势。

“这化罗刀邪气肆虐,其内怨魂不知凡几,而且居然大半都是人族,你明明自己就是人族,却做出这种惨绝人寰之事,你罪当诛。”

此时夏炎已然来到战场,居高临下,看着那化元离手中之刀直摇头,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本为人族却行那人人得而诛之之事,当真是入魔已深,无可救药。

“唰”

夏炎衣袖一挥,将那阳极凌空而摄,放在自己身后。

“你是什么人?”化元离盯着夏炎十分忌惮,凭直觉他就知道眼前之人绝对不是好惹的对象。

就凭对方无声无息就介入自己和阳极的战场就可以知道,对方是个高手,要知道战斗之中神识高度集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样的情况下就是和自己同等级的人仔细藏匿也会被轻易发现,除非对方修炼的是刺杀之道才会被轻易靠近。

但是刺客都是务必暗中出手,只愿一击必杀。一击不成即刻就退,远走而去。

显然大摇大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并非是那种专修刺客之道的修士,这只能说明对方实力极强。

“散!”

对于化元离的询问夏炎并没有开口,而是口中吐出一个散字,立时那天罗之网和化罗刀上的森森黑气就消散在天地之间。

“怎么可能,这幽冥之气凝聚了众多的冤魂,就这么消散了!不,不可能!”

化元离大骇,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如此之强,只口吐一字就将自己数年积攒的幽冥之气给破了个干干净净,这等神通只怕是通天境界的化天门掌门也做不到。

一旁的阳极也是十分震惊,自己手段尽出也不能对付的幽冥之气居然让眼前之人就这样简单的破除了,此人简直就是言出法随!

“化元离,你入魔道已深,今日既然遇见了我,我就不能放任你的离去,还不束手就擒。”

夏炎淡然开口,同时大手一捏那化元离也被像小鸡崽子一般擒拿住。任其如何挣扎,使出万般手段也挣脱不出去,最后被夏炎一敲,直接晕了。

如此手段看的阳极目瞪口呆,在他的意识里还没有这样的人物出现过,搜寻记忆一圈阳极觉得也只有血尊这样的老祖才能有这样的手段,可惜从未见过血尊出手,不然还可大概评估眼前之人的实力。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阳极对夏炎拜谢道。

“别前辈前辈的叫,炎兄可比你差不了多少,你怎么也得二十五六的年纪了,你一口一个前辈的叫岂不是把他叫老了?”

此时那林虬等人也飘然而下,三人毫不掩饰自己强大的气息。

“这三人好强!!!嗯?这三人好面熟,对了是追杀魔蛇尊者的三位悟道强者!”阳极一眼便认出了三人,毕竟三人追杀魔蛇尊者横跨了大半的东青国,他也在修炼之时从下方曾仰望过三人。

“什么!和我年纪相仿!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修炼已经算得上极为迅速,即便是在东州也是天才一列,眼前之人居然和我年纪相仿,但是境界已经如此高深,难道是天神下凡不成!”

阳极心中极为震惊,如果说之前夏炎收服化元离就够震惊了,那么现在比之当时更震惊数倍!

强行镇定下来后阳极开口道:“闻道有先后,前辈在修炼一途超越我太多,即便年纪和我相仿也可称得上一声前辈。”

“还是算了,前辈前辈的我是当不起,说来我在年纪上比你小,你这么叫,我还挺不习惯的,大家同为修道人你就叫我道友吧。”

笑话夏炎如今也就十八岁而已,眼前的阳极已经二十五六了!这相差七八岁被他这么一叫,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要几十岁了呢。

“这可不行,要是不嫌弃我大,我就斗胆也称呼前辈一声炎兄。”阳极开口道,“对了炎兄这几位……”

“周远”

“林虬”

“方萱”

三人见阳极要开口询问立刻自己道出姓名,省的夏炎一个个介绍。

“原来是周兄,林兄,方姐,早就见三位追杀那魔蛇尊者了,当时我在下方可是极为震撼,那魔蛇尊者在东青国可是巨无霸的存在,我们血阳宗血尊和化天宗化尊都已经活了太久,血尊前不久有感,他和化尊也就这几年上下可活了,到时整个东青国就是那魔蛇尊者的天下,没想到此时几位就来到了这里,冥冥之中都是缘分啊。”阳极感叹道。

对于东青国人族来说三人的到来无疑是天降神兵,这几年东青国内人心惶惶,已经有不少人都离开东青国了。

这些人都明白等血尊和化尊过世之后这东青国就不再是人族主导了,妖族就会一家独大,东青国就该成为妖族的国度了,那时候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很多人直接提早打算直接离开了此地。

但是这些人基本都是修士,凡人对此事基本都不知道,还一直信任那些修道门派。即便是有人知道了也很难会离开,因为东青国太大了,几十万里的疆域凡人怎么能徒步走出去呢,更别说一路上妖魔鬼怪众多。

“先不说这些,我们此次抓捕这化元离另有目的,我们还要调查此人魔功一事。”林虬对于阳极的吹捧倒不放在心上,如果自己只是东州之人的话倒是会得意一番,但是自己毕竟是混元仙门的弟子,眼界之高超出阳极太多。

不论像阳极这样的人如何吹捧自己他都不会得意,因为在混元仙门内他本就也是二流级别,甚至是二流的中等,这样的人物混元仙门内多不胜数,所以他实在是得意不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