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二章 帐外听声磨人心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帐外听声磨人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

营地里所有的兄弟都知道梨庆廉的未婚妻要来,所以所有人一大早就开始整理内务,甚至百八十年不换衣服的将士们都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袍。

生怕污了梨庆廉那位娇滴滴的未婚妻的贵眼。

所有人精神抖擞地站了一天,直到夜幕降临,那位天之骄女的马车才款款行来。

沈梦舞,当今太后最宠爱的侄女,也是京都出了名的美人。

她穿了一袭月白留仙裙,裹着比那雪还白的狐裘,露出一张漂亮娇嫩的小脸蛋。

黛眉描远山,唇瓣点绛朱,宛如仙从雪中来,真真儿的一俏佳人。

不过这位佳人从一撩开帘子起,那蹙起的眉头就没有一刻松开过。

她身边的丫鬟小心地抬起手,准备扶她下车。

却不料梨庆廉上前,直接将她拦腰抱起。

沈梦舞惊呼一声后,顺势搂住男人的脖子,红霞双颊,一脸娇羞地把头埋在了男人的怀里。

梨花站在一侧,看着男人阔步走向大帐的背影,还有那挂在男人脖子上与男人格格不入的纤嫩白皙的手。

这一幕,刺眼得很,她的心忍不住撕痛。

她记得。

好多年前,他也这样抱过她。

在那个春天,繁花遍地,溪水潺潺。

曾经,她以为那就是他们的未来和永远。

谁知一别数年再重逢,却是如此光景。

“哎呀,李华,今儿要不我们换换?”一旁的小兵探过头来,看向梨花,满脸的恳求,“今晚你帮我站岗呗?下回我替你站两次!”

李华,是梨花在军队的化名。

“今晚怎么了?有了郡主在,元帅应当是没有心情责罚的,好差事你竟还不干了?”李华不明问他。

从她到军营那天起,听得最多的抱怨就是元帅性情大变,脾气也暴躁了许多。以至于大帐外守卫轮岗大家都战战兢兢的。

有她在,背地里梨庆廉折腾她狠了,顺畅了,也不对旁人发脾气了。

所以大家有什么事,都习惯地往梨花身边靠,有雷的时候都苦着脸求她顶。

“嗨!你晚上就知道了!”男人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索性问:“你就说换不换吧!”

“换。”

梨花不以为然,便答应了。

果真是到了晚上,她就知道,为何那士兵要同她换岗了。

帐内烛火轻动,人影也随之而动。

琴声悠扬后,是女子粲然清脆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动人好听;混着男人刚硬低沉的笑意,声声入耳。

梨花守在大帐前,握着手中冰冷的长枪,守着他们笙歌曼舞,听着他们浓情蜜语,听着他们青丝缠绵,听着那稀碎的浅哭呻吟……

北风呼啸而过,卷起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落,整个营里都是呜咽声,和着帐内的求饶哭声,像是钉子被一下一下钉进她的耳里。

磨人又戳心。

她站在雪地里,仿佛此刻,脚像是浸在雪水里,寒气裹着她,明明想麻木,却又无比的清醒。

梨花望着灰蒙蒙的夜空,仿佛落下的雪,每一片都是她的心事。

血肉模糊。

又鲜血淋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