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三章 一夜风雪一夜伤

我的书架

第三章 一夜风雪一夜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夜风雪,一夜伤。

换了岗,梨花回帐后,趁着还能睡三个时辰,和衣而躺。

睡梦与清醒的边缘,她似乎感觉有人朝着她靠近,小心又犹豫。

因为曾经的遭遇和战事起荒郊野岭靠着石头就眯觉,得随时保持警惕。

几乎是本能的,在那人靠近自己的时候,手探进枕头底下,抄起一柄匕首就朝那人的方向攻去。

利刃破空,刺耳的尖叫盖过空气中颤着金属的轻吟。

她强忍着那尖锐的嚎叫贯穿耳膜的难受,沉眸看着那女人捂着脸跌坐在地,面目狰狞又惊恐,浑身抖得像个筛子。

下一刻,便见梨庆廉冲了进来。

随之而入的是他惊慌担忧的声音,“梦舞!”

瞧见门口站立安然完好的女人,梨庆廉才松下一口气,面色温和地跟沈梦舞低喃了一句,“你没事就好。”

转头,看向梨花,却是寒气逼人,“李华!”

“小希,怎么样?”沈梦舞拂开男人的手,上前去扶起地上的丫鬟,看见丫鬟脸颊隐隐冒出血珠的伤口,秀眉一蹙,便泪湿眼底,“呀!都流血了!”

眉宇间全是心疼怜惜,倒像是受伤的是她,那模样,叫人望而生怜。

“快传军医!”梨庆廉看向身后侧脸想要看究竟的士兵,厉声吼到。

上前一步,揽过沈梦舞,声音立马一下子软了下来,“别担心,军医马上就来了,会没事的。”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梨花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还是知道收好匕首,跪地行礼,“属下以为有敌来袭,所以错手。还望元帅、郡主恕罪。”

她跪在沈梦舞面前,眉目低垂,天知道,跪下的那一瞬间,她的心有多么的疼。

“回元帅,郡主,奴婢没事的。”那丫鬟小希也软糯糯地开口。

就当梨花以为这事就算过去的时候,却又听到丫鬟的声音幽幽地传来,“只是还好是奴婢上前的,若方才是郡主的话,就……”

丫鬟十分的聪明,声音渐弱,该断的时候,便立马收住话头。

立马,帐内的空气立马凝结。

“有敌来袭?”梨庆廉虎目一瞪,怒骂:“敌人什么时候会来袭,你不知道吗?还是说你这行军的常识都塞后脑勺了吗?!”

“不敢忘。”梨花保持着跪立的姿势,一丝也不敢动,承受着那人的盛怒,还是有些委屈地解释,“平日里营地里都是大大咧咧的大老爷们儿,方才小希姑娘小心又谨慎,属下一时错觉才……”

“这不是你狡辩的理由!”梨庆廉沉脸打断,“自己去领军杖二十棍!”

梨花沉默了。

她来军营三年了,除了最开始因为训练完成不了,被罚之外,还从未因为其他的事被罚过。

如今他却为了一个女人的丫鬟,罚她二十军棍。

要说没有不甘,是不可能的。

“你该庆幸,今日你伤的不是郡主!不然摘了你那脑袋都是不够的!”

帐帘子没有放下,寒风卷进来,卷着男人的嗓音入耳,冻得她心冷。

“是!”

她应到。

她怎么忘了,他身边的女人才是他的心尖宠爱,爱屋及乌,就算是婢女也是要格外照拂的。

而她又算得了什么?

就算曾经他也曾对她甜言蜜语,曾对她海誓山盟。

苍天在上,山川作证,郎情妾意,红妆洞房。

可而今,她不过只是他发泄的工具,并不见得她就可以在他面前委屈。

是她还以为是曾经,是她还痴心妄想。

不过二十杖军棍,很快就过去了。

反正再痛,也不会有她的心痛。

“庆廉。”就在这件事终于要尘埃落定的时候,沈梦舞柔柔地开口了,“我觉得这件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