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八章 一箭双雕被陷害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一箭双雕被陷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梦舞回到自己的营帐,小希立马倒上热茶奉到跟前,“怎么样,那个军医答应了吗?”

她面色凝着霜,抬手便打翻小希手中的热茶,烫得小希猛地一缩手。

“任心那个不识好歹的臭男人!”沈梦舞径直走向床榻,一巴掌拍在床榻上的小桌子,震得小桌子上的杯盏轻声作响。

“他没答应?”小希试探性地问到。

“不仅没有答应,还反过来教训威胁我什么做事不要太过,不然到时候死可能不是李华,反而是我了!”她气得面色铁青,胸口起伏不断,“真是不知道谁给他的胆子,竟然敢跟本郡主叫嚣!”

“姑娘你莫不是入戏太深,就忘了自己是个冒牌的了。”小希折身到一旁,用凉水冲了冲手,然后才掏出手帕,慢条斯理地擦了擦。

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一如她的动作,“你不是问我,他哪里来的胆子么?我可以告诉你,他的身份就值得这份胆子。”

闻言,沈梦舞神情错愕,疑惑地望向小希。

“他呀,可是京都首富家的小公子,外公可是当朝丞相。别说一个郡主,就是一个公主在他面前,都不得变脸色的。何况你不过一个冒牌郡主,能横得过他?”

“出门前我就跟你说过了,对待任心,要好好拉拢。现在好了,弄巧成拙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一下子,主仆的身份就换了过来。沈梦舞担忧地望向小希。

小希面凝冷意地瞥了沈梦舞一眼,不答反问:“梨庆廉那边呢?进行到什么程度?”

说到梨庆廉,沈梦舞的脸色更难看了。

一看那表情,小希就明白了,凛了她一眼,“没用!”

“他不给我机会,我也没法子留在那儿,何况才一晚上的时间。我就怀疑他不是个男人!我昨晚引诱了他半天,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最后竟然……竟然对我用手!”沈梦舞说得时候,满脸胀红,“你说他是不是在军营里呆久了,那儿憋出病来了啊?”

“就算是憋出毛病来,不能使了,你不知道加点东西吗?我们时间本来就不多。”

“你是说催情的?”

“在那地方待久了,你脑子里就只有那事儿?”小希白了沈梦舞一眼,鄙夷道,“就算用了药,你那身子骨还能挺得过行军打仗的体力?”

“那你说怎么办吧!”沈梦舞也觉得无奈,她寻常做的事,也不是这样的。

何况头一次遇到个不行的,她是没有招了。

只见小希从怀里掏出一包药末,“还剩九日,到时候一箭双雕!”

十日后。

仅仅十日,先前整装肃穆的军营,已变得狼狈不堪。

只因在昨夜,敌军夜袭,横踏营地。

将士警觉过来并不算晚,可由于敌军对我方的军力部署以及各营帐位置都了如指掌。

尽管在梨庆廉的指挥下将敌军击退,但我军损失惨重,粮草也已被烧。

营地里是行军治伤的药味儿,是火烧殆尽的火尘味儿,还有弥漫不散的厮杀后留下的血腥味儿……

受伤的互相扶持,未曾受伤的坚持巡逻站岗。

在军营的主帐内,立在正中央的事梨庆廉,肩头因为厮杀被砍的伤口,只做了简单的处理,血渐渐地在那白色的包扎布条浸出,铁血又肃杀。

除了梨庆廉,还有军中的几位大将,以及沈梦舞主仆两人,也都聚在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齐刷刷地聚集在了被哑着扣跪在第的梨花身上。

梨花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只是抬眸直直地望着梨庆廉的眼睛,“我没有!”

一如十日前,她被按压在长凳上受杖责一般。

苍白无力地三个字,可是她目光坚定,依旧坚持。

“我不会!”

她不会窃取军情,投递叛国!

不管是为了并肩作战的兄弟们,还是为了祖国,就是只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也不会这样做!

她所做的一切,所有的隐忍与委屈,不过都是为了眼前的男人一切安好。

她怎么会做对梨庆廉不利的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