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九章 静观选择相信谁

我的书架

第九章 静观选择相信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郡主都说了,她瞧见了你鬼鬼祟祟,你还如何抵赖?”一旁的一位将军虎目一瞪。

军中这次死了多少弟兄,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如今却因为有人窃取了军情而惨死,都是热血男儿,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他简直恨不得将那出卖军情的人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军中能随意出入元帅帐内的,你是其中一个!当日无人替你作证的,你也是其中一个!要论动机,只有你一个!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任心站在一旁,知道肯定不是梨花,有心想为梨花作证说那日跟他在一起把这事儿扛过去,可偏偏那晚因为有将士练箭的时候,不小心射进了另一人的胸口,他整夜在那边抢救。

“呵呵……”

梨花一阵冷笑,凛眸反问:“怀恨在心?心有怨怼?我他娘的和你们出生入死,在你们眼里,就是那种因为一顿板子就投递叛国的人吗?!”

话毕,刚才开口的那个将军立马就噤了声。

方才被冲昏的头脑似乎清明了过来。

梨花在战场上那不要命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不然也不会这么信任他,不然一个先锋也能够随意进出元帅的大帐。

“沈梦舞说她看见我鬼鬼祟祟了,那就说明我是我投敌吗?除了她,还有谁看到吗?她既然看到了,为什么当时不说,这个时候又想起了?”

原先,梨花只是觉得像沈梦舞虚伪,配不上梨庆廉。

她也自知,自己不过一个乡野村妇,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对她也只是心有不满罢了。她也没有资格去说什么。

可是如今沈梦舞一口就咬定是她的问题,就是梨花再傻也觉得不对,更不会像上次一样死不松口,非挨那后面的五十大板。

“若是我是细作,会拼死血战吗?我出入大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才动手?”

“我在军营这么几年,军营相安无事,她一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没有人说是她投敌叛国,嫁祸给我做替死鬼?!”

话落,帐内一片沉寂。

“放肆!”沈梦舞身旁的婢女小希立马沉脸斥责,“我家郡主乃太后的亲侄女,难不成还会帮着外家对付自己人不成?再说了,我家郡主是元帅的未婚妻,难不成还会做对未来夫君不利的事吗?”

“你这无耻小人,屡次对我家郡主不敬,受了责罚怀恨在心,不仅报复,竟还敢攀咬我家郡主,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

婢女小希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说完,沈梦舞便立马面朝梨庆廉噗通一声跪下地,“庆廉,我不曾!”

她一边说着,眼泪一边就落了下来,“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呢?庆廉你要信我!你不要听信一个与你非亲非故之人的挑唆!”

信?

梨花望着前方的男人,没有再说话。

就这样笔直地跪着,静静地望着他,想看梨庆廉如何抉择,想知道——他究竟信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