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十章 一厢情愿付东流

我的书架

第十章 一厢情愿付东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静静地望着他,见他薄唇掀起,“出卖军情,投递叛国者,当立斩决,李华你……”

一声“李华”出口,梨花的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他不信她……

他不信她!

他始终都不信她!

“我相信她!”

此时,任心站出来,“她是我带进军营的,我敢以性命担保她的人品!倘若她真做了半分对不起营地兄弟,对不起国家的事,我愿同罪论处!”

虽然他很想上前告诉梨庆廉,他要处决的人,是为他奉养爹娘,为他跨越千山万水,为他死里逃生,为他刀尖舔血的发妻!

可是他不能……

他不能把她的身份暴露在这么多人的眼前,更不能暴露在这个郡主面前,不然就算她躲过了这次,迎接梨花的将是更猛烈的处分。

甚至……可能会连带梨庆廉受罪,这不是梨花想看到的。

“这几年,在战场上是她最拼命;在营地里,也是她最坚守职位!她的努力与认真,为祖国的一腔热血赤诚,全军上下有目共睹,天地可鉴!她绝不会做出此等卖国投敌之事!”

任心的话,在营帐内

有将士沉眸思索许久后,也走出来,跪在梨花身边,“末将信李先锋!”

此举动,同时也有两三位将士也走出来,“我等皆信李先锋!还请元帅明察!”

他们都是热血的男人,旁的如何说,转不过弯儿来,但是过命的交情,是再多的言语也诋毁不了的!

梨庆廉望着梨花倔强的脸,和那双倔强的眼睛。

一想到,他这一声命下,他就会亲口要了她的命,他的心竟然会疼。

可是他的心,不是已经随着梨花一同埋入了那抔黄土里吗?

怎么……怎么还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而疼?

难道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她的眼睛……和梨花的眸子太过相似吗?

还是他的心已经……

不!不可以!

他不可以爱上别的女人!不能负了梨花!

哪怕她是死了,哪怕她不在了,他的心也要为她空着!

“来人,此人有窃取军情重大嫌疑,收押关入禁闭房,听后再审!十二个时辰轮岗看押!”

……

禁闭室。

任心进去的时候,梨花正倚靠在墙角处,曲着一条腿,胳膊搭在膝盖上,后脑勺抵着墙壁,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开门的声响,她倏地睁开眼眸。

眼底一闪而过的光亮,转瞬便黯淡无光。

“你在等他?”

任心上前,也不在意这冬日的凉气了,掀开衣袍,席地而坐。

梨花没有回答,只是唇角勾起讽刺又苍凉的弧度。

不可否认,时至今时,她依旧在等他。

可是,她却不想,就这样承认自己的愚蠢可笑。

“喝酒吗?”说着,任心从身后拎出两坛子酒来,举了举,看向她。

喝酒?

隔着酒坛,梨花望着任心同样强颜欢笑的神情,在他悻悻准备收回的时候,伸手接过了一坛。

她扒开酒塞,朝任心举起,“喝!”

话落,她仰头就是一顿猛灌。

梨花喝得急,酒顺着唇角流淌而下,衣襟湿了一大片。

任心挑得营地里最烈的女儿红,那味道辣的梨花直冒眼泪。

歇了一口气,“我这前半辈子,欠了两条命,你便占了一次。”

不用说,任心也知道,她的另一次,欠的是谁。

“现在看来,我恐怕是没有机会来报你的恩情了。”她举着酒坛子,望着他,突然粲然一笑,眼眸中闪烁着烛光,“我敬你!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来生吧!来生,我定来寻你,为你当牛做马!”

说完,拎着酒坛子又是仰头就灌。

看着她这个喝法,任心看得都觉得胃疼,可是酒是他拎来的,他也不能抢过来,说够了,别喝了。

他的手搭在酒坛子上,扣着酒坛子的边缘,情不自禁,指节泛白。

任心看着她喝得难受,却忍着没有阻止她,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她一大口一大口地自个儿灌。

他想,也许醉了,她就没有那么心痛了吧!

谁能想到,她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一声令下,将她关押,还险些将她处决……

千难万难,刀山火海她都一往无前,只为了她心尖上的那个男人。

她以为,他是她的未来与信仰。

可最终,一腔热血与真心,全都变成最后的一厢情愿,付诸东流。

恐怕,她就是石头做的,心也是会疼的……

“不如……”任心望着她,嗓音忍不住干哑,“我带你走吧。”

带你离开这个痛苦的地方,带你离开这个要你命还诛你心的伤心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