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十二章 眼瞎心盲不识妻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眼瞎心盲不识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梨花醒来之后,也不吵,也不闹。

像是一个犯了错,面壁思过的兵。

她坐在角落,等着,还在等着梨庆廉的到来。

可是,一连等了好几日,都不曾见到梨庆廉的身影。

她没有等道梨庆廉的出现,倒是等来了帐外传来的战鼓声。

“发生了什么事?”梨花走到门口,在里侧敲了敲,问门外的守卫。

“什么事?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守卫是知道的梨花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被关起来的。

所以对梨花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若不是你窃取军情,投递叛国,一直在我们这儿讨不了便宜的陈国,会夜袭我军后,又立马反扑吗?”

陈军兵临?

“开仗了?”

梨花神色一凛。

“不然你以为呢?!这不就是你期盼的吗?”守卫没好气地说到,然后“唰”地一下拔出了刀,透过门口的小窗口,比划着,“你给我老实点,要是敢有什么心思,我立马杀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那佩刀在寒风中,冷光闪过。

开仗了?

那是谁领兵?梨庆廉吗?他回上阵吗?可是他才受了伤……

正当梨花正准备再问清楚些的时候,就听见门外的守卫声音立马恭敬了些,“任军医。”

“开门。”

紧接着,是打开门锁的声音。

任心一进来,拉着梨花往里面靠了靠。

“快,赶紧换上衣服,趁着这个时候,我带你走!”

“打仗了吗?梨庆廉怎么样?他披甲上阵了吗?”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话落,两个人面面相觑,都陷入了沉默。

顿了片刻,是梨花重新开了口,“任心,现在外面怎么样?他怎么样?他有没有上阵?他刚才受了伤,要不要紧?”

说完,梨花也露出一个可悲的笑容。

是呢,很可悲吧,他如此对她,可到现在,她第一反应的还是梨庆廉的安危。

“他没事,你放心吧!那点伤对他老说,不过就是挠了挠痒痒!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倘若这次胜了还好,要是吃了败仗,就没人能够救得了你了!”任心说着,将斗篷解开,开始脱自己的外袍,“你换上我的衣服,先走!”

对于任心的担心,梨花充耳不闻,而是看向任心,抓着他的手,一脸坚定:“任心,带我去战场!”

闻言,任心手上的动作一顿,一脸震惊与不敢置信。

“他都要你死了,你还担心他作甚?你管他要不要紧,他要是不要紧,回来就该要你命了!”歪一点

是啊,他都要她死了……

“可是我没法看着他身陷在危险之中,而置之不管。”

梨花低着头,唇角浮起一抹苍凉的弧度。

那抹笑意,让人看得太过心疼。

“你让我去吧。”梨花恳求道,“生死有命,假如这是我的命,就当我还给他的好了……”

最后,任心抵不住梨花的恳求,重重地拂袖叹息。

……

梨花驾着她的战马赶到梨庆廉的身边时,他刚好在跟敌军的一名猛将交手。

因为他的肩受了伤,一直落于下风,吃紧得很。

左边又一敌军的将士冲了上来,朝着梨庆廉的腹部就攻了过去!

她策马上前,横刀挡下了那个猛将从上劈下来的大刀,震得她双臂发麻。

左边的将士顺势便一刀从她的腹部横拉而过。

金属碰撞,布帛而破,利刃入体。

只是在一刹那间,梨花便感觉身体内,有什么从腹部汨汨而出。

“李华!”

梨庆廉看到突然冲出来替他挡了攻击的梨花,那一刻,心颤抖着,着急,担忧,心痛一起涌了上来。

他一柄长枪朝那猛将攻去,以解救刀锋已逼近额头的梨花。

“啊!!!”

梨花死死地紧咬着牙关,嘶吼一声,血染白牙。

她奋力将那刀撑开,双手握着刀柄,用尽全身的力气朝那猛将横砍而去。

她的刀拉过敌人的颈项,血一下子就“兹”了出来,溅了梨花满脸。

手中的刀无力地垂落。

再也使不上力的她也在马上摇摇欲坠。

梨庆廉立马上前,将她揽进怀里,紧张地叫着她的名字,“李华!李华!”

意识模糊之间,她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望着眼前熟悉的脸,只问了一句话,“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梨庆廉颤抖着嗓音回答。

没事啊……

“那就好。”

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满脸的血,血滴还顺着她的脸颊凝结,滴落。

本是可怖的画面,却因为那唇角上扬的弧度,仿佛温柔了整个世界。

……

梨庆廉带着梨花回到营地,她整个人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任心!任心!”

“任心!”

他抱着她,一边往大帐里冲,一边叫喊着。

“任心,你快……”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赶来看到床榻上梨花奄奄一息的任心揍了一拳。

“梨庆廉!你怎么可以让她受伤?你怎么可以让她伤成这样?!”

“你究竟是眼瞎还是心盲?她不过是换了一张脸,在你面前日日相见,你都认不出她是那个为你奉养父母,痴痴等你的发妻吗?”

“你不仅认不出她来,还一次次地伤她!辱她!弃她!”

“就因为你救了她一命,就要她为你倾尽所有吗?!”

“你到底要把她伤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是不是非要害死她才满意?!”

闻言,梨庆廉整个人愣在原地,仿若从天降下一道惊雷,劈得他无法思考。

“你说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