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二十二章 遇人不淑受人辱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遇人不淑受人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什么?”

任心不敢置信眼前的男人这般无耻不堪!

“她为全心全意,掏心掏肺,而你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骗她为你送死!!”

他在回来的路上还在想,如果是为了梨庆廉,梨花那个傻姑娘肯定会义无反顾。

但若她是知道,这是为了沈梦舞,她应该还不会那么傻地送命的。

他一直这样想着,也一直这样祈祷着,希望她不要为了沈梦舞这么傻。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他不曾想到这个男人如此的卑鄙无情!

梨庆廉闻言,低低地嗤笑一声,抬手就着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说:“就算我不骗她,只要我想,她还是会去的。”

“你……”任心握着拳头就想上去再把男人揍一顿。

却被男人抬手挡住,只见男人冷着一张脸,“我让你打,是我愿意。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的是你!”

用一次救命之恩,就绑住了梨花一生。

让她这一辈子都为他受尽苦难与蹉跎!

“是我又如何?至少她愿意为我让一寸又退一尺。”

梨庆廉瞥了任心一眼,抬脚越过他,朝外走去。

他越过任心,走出大帐。

风迎面灌过来,吹得他的眼眶又酸又涩直发疼。

一双眼睛,像是冲了血,红得不像话。

……

梨花一被送进陈国都城,便被人用铁链扣住了手脚,然后关进了大牢。

怕她咬舌自尽,从一开始她的嘴里便被塞了熏臭的长袜,令人作呕。

刑室内的刑具在烛火中,折射出一种诡谲的光芒。

带着勾刺的鞭子落在身上,皮翻肉绽,痛得她头顶嗡嗡作响。

长鞭,烙铁,刑具一样一样地落在她身上,痛晕了,就用浓盐的冷水浇醒,冷,痛,刺骨。

“哟!你们看,这李先锋竟然是个娘们!!”

她的手脚被铁链锁住,腾空拉扯着。

闻言,一旁大喇喇在椅子上坐着的人,都纷纷站起身来。

为了证明,方才那人,握着她的衣袍,“刺啦”一扯,除了裹胸,她的上身立马赤裸在空气中。

“不会是送了个假的来吧!”

“就是她!一刀割了武将军的喉咙!”

“呵!想不到威震三军的先锋竟然是个女人!”

男人的融在阴影里的脸,那双眼睛闪过阴鸷,抬手便撕碎她的裤子。“对付女人,那可就比对付男人容易多了!”Y.B

说话间,男人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把匕首,放在她的锁骨处,慢慢用力,从破皮到伤口加深,“你们说,这上过战场的女人是何滋味,是不是比烟柳巷的女人带劲些!”

话落,梨花便感觉刀刃顺着锁骨划着往下,她咬牙忍着痛,胸口处一凉。

身上各处都是让人屈辱的手。

“嘿!也不知道这梨庆廉是怎么想的,那娇滴滴的郡主,哪有这上得了战场的野性!竟然为了区区一个郡主,把这么一个绝品给送到了我们这儿。”

屈辱!

想死!

从决定来的那一刻起,梨花就想过会承受这样的屈辱,但是真正遇上,原来真的是比死了还要痛苦!

“是啊!怎么说好歹也是救了他一命,说送就送了!啧!一说一人换一人,这先锋换郡主,二话不说就给送过来了,真是冷血无情啊!”

什么?

梨花瞪大了双眼。

她不是因为和谈来的陈国吗?为什么会跟郡主有关,为什么会有用她换沈梦舞的事?

“戚!听说那郡主可是他们太后的掌上明珠,可心疼着呐!一个无名小卒而已,那抵得过攀上皇亲国戚啊!”

“你们没听说吗?那郡主一回去,他们皇帝就下了旨,让梨庆廉那小子回京,春天的时候就跟那郡主成亲呢!”

“郡主成亲,还是太后的掌心宝,应该排场不小吧?”

“何止不小啊,听说现在都开始置办了,可轰动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帝嫁公主呢!”

他骗她!

他骗她!

原来,她不是因为和谈才来陈国的,是因为沈梦舞!

沈梦舞失踪了一直没有找到,是在陈国。

梨庆廉他们为了救回沈梦舞,用她来换了沈梦舞!

要是她早知是为了沈梦舞,她就算亡命而逃,也绝对不会跟个傻子似的把自己送过来!

他不仅骗她来送死!

还骗她说不做新郎!

却转身就要娶沈梦舞!

也是……

他都能骗她送死了,还有什么不能骗她的……

她想起在军营的那些绫罗绸缎,想起那些日子要她一直呆在大帐的好言哄骗,他哪里是爱她,哪里是担心她,哪里是要给她惊喜!

分明就是怕她出去之后,叫她察觉到他在说谎骗她!

她在窃喜着等待想象中的未来时,殊不知,他的未来在想着如何骗她去送死……

原来所有的一切,不过真的是她的一厢情愿!

哈!

哈哈哈!

梨花在心底大笑,笑自己自作多情!笑自己愚蠢又可笑!

一瞬间,她红了眼眶,只是这回,再也没有眼泪往外流。

从这一刻起,就算是死,她再也不要为梨庆廉那个男人流一滴眼泪!

他不配!

“你说说,这交易划算不划算!救命之恩,值几个价?比得过锦绣前程吗?”那人笑着,语气中尽是鄙夷。

“嘿!怪只能怪这女人啊,”有人拿着匕首,冰冷的利刃拍着她的脸,“遇人不淑!”

是啊!

可不是么?她就是遇人不淑啊!

倘若老天开眼,不让她死,即便苟活,即便千山万水,她也不会放过梨庆廉!

……

此时,三道颀长的身影从门口处缓缓踱步进来。

“差不多了,人我带走了。”

那隆冬的寒冷日,只着一件松松垮垮地红色衣袍的男子慵懒开口。

穿着盔甲的男人显然是陈国的人,迟疑了一下,“人我可以给你,但你答应我们的事……”

“我红阁应下的事,还从未有过没办到的先例。”

听到男子这样说,那盔甲的男人也放下心来,挥手让那些人退开,让男子的下属上前解开梨花的锁链。

他单手捏着梨花的胳膊,拎着她站立起。

梨花借着力,勉强站着,望向刚刚说话交谈的两个人。

那红衣男子目光朝这边瞥了一眼,刚好对上梨花的眼眸,目光一凛。

“是你。”

他抬脚,款款上前,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她的脸,“怎么换了张脸?”

梨花意识在迷糊的边缘徘徊,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妖魅容颜。

“你是谁?”

男子上下扫了一眼她身上的伤,她如何在这里的,他自然是知道的。

在她意识朦胧的前一刻,她看到了男人邪魅的眼角有一滴血色的眼泪,她听见他说:“可以帮你的人。”

男子伸手揽住晕过去的梨花,在下属吃惊的目光中,抱着她,离开了大牢。

《梨花谢尽,春又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