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庆廉梨花 > 第二十五章 黄泉路上索君命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黄泉路上索君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不要!不是的!”沈梦舞上前挡在了梨庆廉身前,哭得梨花带雨,“他不想的!他也不想送你去陈国的。是皇上和姑妈用全军将士的性命威胁,他才妥协的!”

“如果他不送你去,边疆的战士都会被下旨惩处!他是为了全军将士的性命不得已才送你去的!”沈梦舞也顾不得其他了,说出了事情,“他都是不得已的!真的,求求你不要杀他!”

闻言,梨花动作一顿。

望向在场的几位将士,他们也都懊恼不已。

这是他们事后才知晓的,可已没有什么用处。

“那又如何?他骗我是真,不遵诺言也是真!”

“他没有不遵守诺言!他今天迎娶我,是没有办法,皇命难违。但是他和我说好了,他的妻就只有你一个!”

沈梦舞说的着急又急切,“是!我是妾!我们说好了,我只做妾!撇开他的不得已,他能做的,能遵守的就是不娶妻!他今天只是纳妾,算不得新郎!”

“梦舞!”太后闻言,立马沉脸,“你说的,这……都是真的?”

“是真的,是我自愿的。是我同意的!”沈梦舞一直哭着,都哭花了那新娘的妆花,可那眼眸里却全是坚定。

“他是爱你的!为了你,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抗旨。如果他再不跟我成亲,他会死的!”

所以,她为了不让梨庆廉送命,选择委屈自己做妾!

一如她为了保梨庆廉周全,宁愿自己去死!

梨花望着她对梨庆廉的维护,望着她眼中的坚定,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那么讽刺。

“不,他只爱他自己。”

梨花望着他,面带讥讽嘲笑。

她在红阁呆着想了好久,才想明白,他为何与她相认又要送她去死。

她思前想后,想了整整两天,才想明白症结点在哪里。

他认她,因为他内疚,因为他怀念从前为他付出一切的她。

但后来他发现,她的生命里不再是只有他一个人了。

任心说,他走之前,梨庆廉跟他保证过。

保证?那不过是他心里发芽的种子罢了……

他以为她跟任心有什么,所以觉得她不似从前那般对他纯粹,一心一意只有他一个人了。

在可选择的情况下,沈梦舞是另一个愿意为他付出所有的人。

梨庆廉自然会舍她,取沈梦舞。

他兴许也是有爱她的吧,只是没有那么爱罢了。

“在所有人中,他只最爱他自己!”

红阁的人见梨花犹豫,便也不再等。

顿时喜堂内寒光乍现,潜伏在各处的红阁的人都齐齐朝梨庆廉攻去。

红阁的人跟尤非白的禀性像极了,只要解决目标就可以,如果顺带杀了些人,那就只能怪他自己不走运了。

挡他们完成任务者,都是死路一条。

红阁的人都是一顶一的高手,梨庆廉堪堪招架不住。

眼看梨庆廉被逼到柱子旁,无所躲避,一剑直直地朝他刺去!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一直被梨庆廉拽着保护的沈梦舞,义无反顾地挡在了男人的面前。

“梦舞!”

“郡主!”

大家都以为沈梦舞就这样要死了。

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再睁开眼,沈梦舞已经摔倒在了一旁。

听见了剑刺入血肉之躯的声音,只不过挡在梨庆廉身前的人,不是沈梦舞,是梨花。

执剑的人,被梨花这一行为惊到了。

在出发前,阁主对每个人都下了命令,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护梨花周全。

却不料,她临阵反戈……

“梨花……你……”

大家看着梨花的行为都被震惊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刚刚要打要杀要索命的人,却是救梨庆廉的人。

“梨庆廉,我的命是你给的,现在,我还给你。”

梨花握着胸口的剑,回头望着男人的脸。

那一双清亮的眼眸里闪烁着光,坚定不移。

“但是,我给你的深情与付出,你也要还给我。”

话落,她手一伸,握着长剑的那红阁之人的手狠狠地往自己胸口再一送,成功地刺入梨庆廉的心口。

倘若放在沈梦舞挡了,梨庆廉会发狂,他们要杀梨庆廉就更难了。

就算沈梦舞不挡,凭借梨庆廉的能力,他也能够避开要害。

现在这样——他就必死无疑!

梨花回头望着男人渐渐失去血色的脸,一直咬牙强撑着,看到男人闭上了眼,梨花才嫣然一笑,安心地阖上双眼。

她很开心,所以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哭,一直都笑着。

谁也没有想到,梨花会这么狠,狠到宁愿自己死,也绝对不让梨庆廉活!

都不禁在想,一个人究竟要被伤到何种程度,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