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十一章 王国不宁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王国不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信子,你把那个稻草人给我烧了,原地焚烧,注意不要碰到它。”王舞话刚说完,我立即跑向厨房,绕开那些血淋淋的东西,从灶弯里提了一捆用草绳扎好的干柴,直扑怪异的稻草人。

  再次靠近稻草人时,臭味依旧是那种臭味,心底虽然还是犯恶心,但是没有了之前的那种不适。

  我强忍着恶臭,把干柴堆放在稻草人身下,稻草人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压制住好奇心,折身返回素食饭店的厨房。

  我从厨房里找到引火柴,便直扑稻草人,很快,腾的一声,我把稻草人给点燃了。

  稻草人身上冒着浓浓大火,而大火吞吐着浓浓黑烟,以至于看上去颇为壮观。

  “给你,你要的金子。”王舞扔给我一袋沉甸甸的东西,我一打开袋子,便看到七八枚金币。金币的数量出乎了我的意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多,我不由的看向王舞。

  “小信子,你那是什么眼神,整个素食饭店只有八枚金虎,全都在你那。你以为黄金很常见吗。小信子,你最近貌似对我不是很尊敬唉,来,让王姐我给你松松筋骨。”这一切都十分突然,王舞握着她的拳头,气势汹汹的走向我,看她的样子是要动真格了。

  “没有。王姐永远是我王姐,我怎么会不尊敬你呢。”我真的没有什么想法,我只是看了王姐一眼而已,哪知王姐从我这个眼神,脑补出了一些对我不利的信息。

  “别得寸进尺啊,我可是会还手的,哎呀,你你你,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王姐这是找理由揍我啊,我可不是任人揉捏的沙包,被人打了自然会揍回去。

  王姐专挑我的下三路打,我也不甘示弱,专挑王姐的下三路打。

  “哎呀,小信子行啊,竟然打我那里,我非得收拾收拾你不可。”王舞之前明显没用全力,以至于被我找到机会,踢了她下体一脚。

  这个世上,哪有挨打不还手的道理,管他是男是女,管他是什么东西;我为我的头铁付出了代价,我被王舞打的遍体鳞伤,都是一些皮外伤;至于重要部位,王姐只是吓吓我而已,并没有真下去手。

  不过!

  王姐没有一点武德,把我好好的人头给打成猪头,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我要卧薪尝胆,等我强大了起来,我也要把王姐打成猪头。

  “王姐,你就是这么御人的吗。”王姐把我揍成这样,我自然不服,心不服口也不服。

  “大棒加红枣,还要我怎么样。”王舞笑吟吟的看着我的猪头,我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嘴里不服气的道:“你给我红枣了吗,一点屁大的事就对我动手动脚的,要不要这么简单粗暴,就你这还是大棒,你懂不懂啊。看看,你有没有把我给打服,你看我会服你吗。”

  “哎呀,既然你没服,那我就继续打。”五彩陆行鸟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们两个,以它们的脑容量,实在无法理解我们怪异的行为;我们难道是在玩耍吗,不是,我想不出什么东西来,我已经有些失控了,我没有挨过打,我觉得无法忍受,我的什么东西被王舞给践踏了。

  “行行。我服了。我服了。拿到我的两百金乌,我们就各走各的吧;我之前说的话,就当是我放的屁。”我之前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王舞,现在王舞暴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要不,那两百金乌我不要了,要是我跟着王舞到了她的老巢,我岂不是成了待宰的牛羊。

  要不,我找个机会溜了吧。

  这五彩陆行鸟是他们王家的,我带不走,看来只能靠我这两只脚了。

  ……

  腾的一声,素食饭店被我和王舞给点了起来,这里将会化为一片废墟。

  我看向菜园子,那里依旧黑烟滚滚,老板娘的尸体被我给踢进了火里,也不知道老板娘的尸体能不能烧成灰。

  “王姐。我解个大手。”我拿起我的全部家当,慢慢的走入树林里,直到看不见王姐,我才加快步伐深入丛林里。

  ……

  “小信子啊,你还真是小性子啊,真是可爱啊,可惜王姐不能带着你。你呀你,还真是吃不得亏。”王姐看着我远去,并摸了摸下腹部,一封打开的粉红色书信在她手中被点燃。

  ……

  “我冲动了,王姐其实对我蛮好的,做饭给我吃,教我人鱼语,给我钱花,还陪我聊天;我给了王姐什么呢,反而因为王姐我活了下来,来到这青灵大陆。没有我,凭王姐的本事,也能到这里。我得回去,我怎么这样了啦,太不是人了;王姐打打我怎么了,打是亲骂是爱,如果不是关系好,王姐怎么会打我呢。我得回去。”我轻轻的扇了自己几耳光,想了想,觉得自己太敷衍了,又重重的打了自己几耳光。

  我想要回到王姐的身边,希望王姐还在那里等我,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卖命的狂奔。

  可是当我出了丛林,来到路上时,除了浓烟滚滚的素食饭店,哪还有王姐的踪影。

  “王姐。王姐。”我卖力狂奔,大声呼唤着王姐,可是,我双手撑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王姐怎么丢下我一个人跑了,是不是王姐不要我了。”我茫然无措的打量四周,长着草的土路,一望无垠的丛林,连绵不绝的山峰,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

  我拿出金币生吞了起来,一枚又一枚,直到把我所有的金币都吞了,我才停下手来。

  我找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我的眼前出现了三行字。

  【我】

  【商城】

  【金币:1660】

  ……

  【我】

  【姓名:周信】

  【性别:男】

  【生日:十一月二十三日】

  【年龄:二十岁】

  【身高:一米九一厘米】

  【体重:八十五公斤】

  【阴:二】

  【阳:一点五】

  【血统:蚩尤(百分之二)】

  ……

  【商城】

  【光明牛牛乳一升:25金币】

  【忠心耿耿的两米高兄贵,清仓处理:1000金币】

  【上好的长柄狼牙棒:10金币】

  【忠心耿耿的神魔版吕布,清仓处理:50000000000金币】

  【以血液为动力的摩托车:5000金币】

  ……

  琳琅满目的商品看得我眼花缭乱,看到两米高的兄贵清仓处理时,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

  多个人多份力量,在这个世界也能活的轻松点,不至于一个人提心吊胆的睡觉,有一个人为你守夜还是好的。

  我发现自己习惯了王舞的存在,王舞走了,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很是难受。

  我只买了两样东西,如下:

  【忠心耿耿的两米高兄贵,清仓处理:1000金币】

  【上好的长柄狼牙棒:10金币】

  ……

  【我】

  【商城】

  【金币:650】

  ……

  我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出现在我面前的两米高兄贵,这是一个大块头,穿着长裤和背心;皮肤漆黑如墨,一口牙齿雪白发亮,留着一个光头,肌肉极其发达。

  “主人。”大块头把自己摆的很低,双膝跪在我面前,整个上半身趴伏在地上,真的十分恭敬。

  “起来吧。这个你拿着吧。”我拿着长柄狼牙棒,递向站起身来的大兄贵,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金刚,我的主人。”金刚低着自己的头,十分恭顺的把后脑勺露给我。

  金刚的脖子十分粗壮,就连耳朵都异常于人,看起来十分粗壮结实。

  “我们上路吧,前往金戈郡王家县。”我一定要找到王舞,当着她的面问个清楚,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打我,这实在不像她。

  “好。我的主人。我会一路保护你的。”金刚扛着长柄狼牙棒紧跟在我后面,在这一路上我碰到了不少人,他们没有一个是步行的,要么是赶着牛车,要么是赶着马车,还要么就是骑着马。

  那些人都一脸奇怪的看着我和金刚,我就搞不懂了,我们不就是步行吗。

  “两位。要不要坐马车。”一名赶着马车的男人停在了我和金刚旁边,他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只不过他这股勇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看着凶神恶煞的金刚,他连忙说道:“不好意思……。”

  “等下。”我和金刚把马车拦了下来,男人不安的对我们笑了笑,而我和金刚则上了马车。

  车厢很大,能够容纳我和金刚,车厢里有两个人,一老一少,一男一女,看起来像是一对爷孙。

  马车跑起来很快,就算被一些人拦住,也很快就通过了,这让我十分惊讶。

  车厢里,小女孩怯生生的看着金刚,她没有了我们进来前的活泼;与小女孩不同的是,那个老爷子十分的淡定,不受凶神恶煞的金刚的影响。

  “两位是从哪里来的呀。”赶车的男人好像恢复了过来,与我和大金刚说起了话来。

  “我们是从蓝宝石县来。”金刚没有搭理赶车的男人,本来我也是不想搭理的,但是又觉得跟他说说话也不错,起码能更了解这个国家。

  “两位是要前往金戈郡吗,最近金戈郡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赶车的男人本来是想要说什么的,可是被那个沉默不语的老爷子阻止了,道:“年轻人,小心祸从口出啊。”

  “呃。”赶车的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马止住了嘴,不再说这个话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