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十三章 南山城中大小事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南山城中大小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听说了吗,城中出现了两个凶徒,当街杀死了南城的猪哥,还有猪哥的小弟二狗子。”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还没过去多久,就传到这里来了。

  “听说那两个凶徒当中,有一个怪人,那个怪人身高两米开外,浑身肌肉疙瘩,肤色更是黑的跟炭一样,看起来怪吓人的;就是他,拿着长柄狼牙棒,就那么一下,把二狗子的脑袋给砸的稀巴烂。”一个长满褶皱,皮肤呈小麦色的干瘦老头;他嘴里的唾沫星子满天飞,绘声绘色的跟不远处的几个中年妇女讲,几个顽皮的孩子则围着他跑来跑去。

  “李老头,你说的怪吓人的,你说他们是哪里人。”一名长有水桶腰的中年妇女,一边织着衣服,一边躲避李老头的唾沫星子;她先与周围的妇人交头接耳,再与李老头大声的扯谈。

  “那个黑大个应该是我们不知道的种族,毕竟青灵大陆有这么大,还有许多我们没有探索过的地方。嗯。听说青灵大陆还有那种半人半马的怪物,下半身跟马一模一样,有四个蹄子,上半身跟人一模一样,只不过没有屁股和脚。小刘,你说它们是怎么生孩子的,是人生孩子,还是马生孩子。”李老头眯着眼睛,最后发出一声怪笑,听的让人怪油腻的。

  “肯定是由马生的啊,不从马生,难道还从人的肚子里生不成。它们生孩子还要刨开肚子不成。”中年妇女小刘明显听懂了李老头描述,而对于这个话题,小刘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兴趣。

  我听到他们扯远了,就放下了心来。

  “卖糖葫芦喽。一串糖葫芦九个半星。全城最好的糖葫芦喽。新蘸的。快来购买喽。卖完就没喽。”一名戴着土黄色帽子的中年大汉,站在挑子的后面大声吆喝;挑子一头的木盘子上支着竹片弯成的半圆形架子,上面有许多小孔插着红通通的糖葫芦,另一头是可当场制作用的火炉、铁锅、案板、刀铲及糖、红果、山药等工具原料。

  “老板,给我来一串尝尝。”我拿出两枚五星和两枚一星,递向一脸假笑的卖糖葫芦的老板;我接过老板递向我的糖葫芦,我当场咬了一口糖果,吃起来酸酸甜甜的,还有一点点冰。

  “爷爷,爷爷,我也要吃糖葫芦。”一名大胖小子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眼巴巴的看着糖葫芦,另一只空闲的手则拉扯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

  “哎呦,乖孙,我带你去吃肉包包,不吃糖葫芦,行不行;吃了糖葫芦牙齿里会长虫子的,而虫子就会把你的牙齿吃光,就像爷爷我一样。”老头子弯着腰,一脸笑容的劝说着自己的孙子,而这个大胖小子怎么会肯。

  “不嘛不嘛,孙儿就是要吃糖葫芦嘛,孙儿就是要吃糖葫芦嘛;爷爷,爷爷,你给我买嘛,我可是你最亲的孙子,行嘛,爷爷。”大胖小子向他的爷爷撒起娇来,双手扯着他爷爷的裤子,一副你不肯我就不罢休的模样。

  “好好好,爷爷就给你买一串,你可不要让你娘知道了。知道了吗,乖孙。”老头子最后败下了阵来,被自己的乖孙拉扯到卖糖葫芦的小贩面前;大胖小子对于爷爷的忠告还不耐烦的回了一句,道;“知道啦!”

  ……

  “大人。你就行行好吧,小女子已经饿了好几天啦,已经走不动路啦;小女子不贵的哦,你如果有意愿的话,我们进屋里谈谈。”一个身材丰满的妇女,用她充满弹性的上半身贴在我粗壮的胳膊上,她真的很热情,口中湿湿热热的气,或轻或重的扑打在我脸上。

  我不由的仔细的看向她,她的嘴唇很红润,很丰满,上面还镀着一层亮晶晶的东西,它们透明而微微粘稠。

  我那只被她紧贴着的胳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热和柔软;她的眼睛很大,眼睛的表面好像有水在流动,不是那种冰凉的水,而是那种微微烫手的水;以至于被她看着,有一股微微的热,好像整个身体置身于那眼热水中一样。

  我的小腹涌现出一股热流,我的嘴唇有一点微微痒,我的整个口腔和喉咙渴望着水的灌溉。

  那女人用她充满肉感的手,从我的胸部缓缓摸向我的腹部,她的手越来越下了;我突然浑身一激灵,像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一把推开女人,低着头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

  “那个女人挺好看的,整个人肉乎乎的,特别是那双勾人的眼睛,屁股也足够大,挺拔而充满弹性;罪过罪过,脑子里又在想这些东西,简直不堪入目,不堪入目,不过好诱人啊;算了算了,她肯定不止一个男人,我与她那个,岂不是相当于我与那个男人那个,鬼知道这个女人挑不挑食,不能想了,越想越恶心。有手就行了,最终的结果都一样,唉,我是不是该找个女伴啦。最好看上去干干净净,长得小巧可人最好了,嗯,只要漂亮就行了。”我开始打量街上的女人,我是从下到上看一个女人的,只要腿长的不赖,这个女人就能给高分。

  看了一路,我总结了一下,这个美丑跟家庭环境有一点关系,那些普通人家的女人,年轻一点的还好,那些年纪稍微大一点;由于风吹雨晒,忙忙碌碌,吃的也不好,特别显老,也黑;再加上生活环境的原因,她们特接地气,没有那种清丽脱俗的气质;她们的声音也是,一点儿也不动听。

  “他看你呢,兰婶。嘎嘎。这小伙子长得可真俊啊,特别是那屁股,真翘啊。”我的目光只是多停留了那么一会儿,就让那些泼辣的中年妇女安静了下来,同时稍稍矜持了那么一点;可是,有内向的,自然就有外向的;她们当中的某些人,开始对我进行言语上的调戏,这让我有点扛不住,唉,长得帅是避免不了这些的啊。

  我长得高大健壮,皮肤还是那种冷白,身上穿的衣服也足够体面。嗯。长得好看有一个很明显的好处,别人很难把你当成坏人,不过,也有一个坏处,容易被一些眼红的人攻击。

  恨人有,笑人无。

  “老大,翠花在看他耶,看她的样子,明显就是对那个小子有意思。那个小子不就是长得帅了一点吗,帅……。”一个身材矮壮的斗鸡眼,他说话傻里傻气的,他一张嘴,就让旁边的瘦高个一脸嫌弃,还把脑袋抻的远远的。

  “离我远一点,斗鸡眼,你不知道你的嘴很臭吗。那个小子皮肤那么白,一看就知道身份不简单,我们……。斗鸡眼,你家还有大粪吗。”瘦高个的眉毛很细,鼻子下长了一个四四方方的胡子,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坏主意,一脸阴险的看着在街上闲逛的我。

  “老大,你是想,不行不行。那个小子比我高那么多,要是被他发现了,他肯定会把我揍成猪头的。”斗鸡眼想了一会儿,才明白瘦高个的阴险主意,可是大街上的,众目睽睽之下的,再加上对方的块头明显比他大;他又不是真傻子,哪会做傻事;要不是没人肯收他,他才不会跟着这个一肚子坏水的瘦竹竿。

  “我今天非得收拾收拾这个小子不可,既然我们拿他没办法,我们就去找人,找那个大傻;大傻最恨长得帅的人,这小子孤零零的,以大傻的智商,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小子的;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就跟我们扯不上什么关系啦。”瘦高个一脸阴笑,带着斗鸡眼来到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

  “大傻,你过来。”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大傻身高两米以上,长得五大三粗,看上去有点傻,有点混不吝。

  “你是瘦竹竿,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大傻虽然看着傻气,但是说话还是正常的。大傻与他的同伴,也不知道在这小巷子里干什么,应该是进行什么秘密活动。

  “大傻,有人说你有娘生,没娘养,还说你是你娘与其他人私通的杂种。”瘦高个仰着头,看着比他高一个头的大傻,抑制不住自己的恐惧,连连后退。

  “你没有骗我。”大傻用手捏着瘦高个的后脖颈,瘦高个不安的用手推大傻的手臂,可是大傻纹丝不动,没有被他推动一分。

  “傻哥,我怎么会骗你呢,你也是知道我的为人的,是吧,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骗你呢;傻哥你这么聪明,怎么会被我骗到呢;我在街上听到有人说傻哥你的坏话,我心里就想着,就傻哥你这样的英雄人物,怎么能被人侮辱呢,我这不,上傻哥你这里来了。”瘦高个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转,嘴里叽里呱啦的冒出一段又一段的话来,大傻将信将疑的松开瘦高个。

  “我相信你这一回,要是被我发现你骗我,我非得拾缀拾缀你不可。兄弟们,抄家伙,跟我见见那个人去;瘦竹竿你也跟着吧,嗯,还有那个斗鸡眼。”大傻被一群好勇斗狠的年轻人簇拥着,瘦高个装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被这群人裹挟着,斗鸡眼则低着头,一脸不安的跟在瘦高个后面。

  ……

  “长得竟然比我还要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