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十七章 分猪到户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分猪到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

  【商城】

  【金币:7200】

  ……

  【一月猪,一个月可出栏,需阉割,今日限售一百头,一头一个金币:1~100金币】

  ……

  已购买一百头一月猪,并附赠一份一月猪养殖知识。

  “金刚,把大明叫来。”我站在院子里,看着一百头活蹦乱跳的一月猪幼崽;一月猪幼崽通体洁白,没有一根杂色毛,看上去精气神十足。

  不一会儿,金刚带着大明来到我的面前。

  “大明啊,村中有多少户人家。”大明看着满院子乱跑的一月猪,表情有一点震惊,大明听到我的问题,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村长。总共有二十户。包括我。”

  “每户五头猪,每户给一百斤小麦,一个月后收猪。大明。”我言简意赅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大明看了我一眼,直截了当的道:“村长,小麦喂猪吗?”

  “喂草也可以,喂树皮也可以,它们不挑食的。它们一个月就可以出栏,这个你放心。嗯。我只是交给你们养,不是送给你们,明白吗。还有,一月后,把一月猪养到两百斤的奖十斤小麦,养到三百斤的奖三十斤小麦。你还有什么问题吗。”看到到处乱窜的一月猪,我让金刚把院门和房门都关上,不要让它们跑丢了。

  “村长。它们真的可以一个月就出栏吗。”大明不可思议的看着在脚边窜来窜去的一月猪,但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村长;毕竟村长凭空变出那些人,就已经打破了他的认知,村长在他眼中就如同神明一般。

  “把他们都叫来吧。”对于大明的问题,我没有选择开口回答,而是看了他一眼,就那么一眼。

  “好的。村长。”等大明出了院门,我来到木屋里,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我从戒指里投放出一袋又一袋小麦;总共有两千袋,一袋有一百斤,这间木屋下面有一个比较大的地窖,地窖里装了一千八百多袋,其余的一百多袋堆在大厅里。

  ……

  “真的吗,一个月就可以出栏,村长不会骗我们吧。”大树村的村民乌泱泱的集合在我的院子里,他们全都好奇的打量着一月猪。

  “我们有什么好骗的吗。”其中一个人的话打消了其他人的疑问,是啊,他们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村长能从他们身上骗到什么。

  “没什么好骗的,难道就不能骗吗。”其中的一个村民有不同意见,他觉得对方的话有问题,什么叫有什么好骗的,这话一听就有问题。

  “管他骗不骗的,只要那一百斤小麦到手就行了,是不是骗我们的又有什么关系;他说一个月能出栏,那就能呗,他说它们不挑食,那我们就割草喂呗;我们只要按他说的做,至于最终的结果,难道还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不过,我倒是相信村长;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见,村长的木屋里出来了一百个人,一百个人啊;那木屋的情况我们又不是不清楚,哪有什么地道。我们就不要多说和多想了,我们只是一些小人物,一些不该有的好奇心还是不要有。”一百多个人扎堆聚在一起,他们不停的交头接耳说着悄悄话,他们神色各异。

  ……

  “放心吧,村长,我一定会把这五头猪养的白白胖胖的。小花,你把这五头猪赶到家里去,从今往后,这五头猪就交给你来喂。它们吃草就行了,如果没有草,喂些树叶也可以,你没听村长说吗。”一个中年男人满脸笑容的扛着一袋小麦,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十分认真的照看着五头猪崽子。

  另一边。

  “娘。我来扛吧。你去那里挑五头猪崽子。”一个半大小子推开自己一脸难色的母亲,自己来到小麦旁边,十分吃力的把一百斤小麦驮起来。

  “小二。娘亲给你搭把手吧。”半大小子的母亲十分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并笨手笨脚的走到儿子旁边,想要帮助儿子减轻一点份量。

  “我一个人就行了。娘亲。你去挑五头猪崽子,挑好的。”半大小子一张脸憋的通红,他看着帮倒忙的娘亲,心中升起一股火,把娘亲从自己身上甩下来。

  “哦哦哦,好的,小二。”半大小子的娘亲慌慌张张的从地上爬起来,笨手笨脚的捉着小猪崽子。

  ……

  “刀姐。你好了没有,你那里还痛吗,我给你看看,看看消肿了没有。”我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王刀脸色微微苍白的靠在床上,我赶紧坐在床上,王刀的身旁;我轻轻的撩开那层布,哪知王刀一巴掌打开我那只作怪的手。

  “好看吗。”刀姐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么一句,这让我有一点不好意思,我回忆了一会儿,选择诚实的回答刀姐的问题,道:“虽然我只见过刀姐你的,但是,我不觉得好看。”

  “乖乖,你还要脸啵。来。背我起来。嘶,痛死我了,都怪你。”我老老实实的把背朝向刀姐,哪知刀姐莫名其妙的扭我腰间的肉,我一脸疑惑的回过头,看着便秘一样的刀姐,道:“刀姐,你是在给我按摩吗。你真好,刀姐。”

  “哪有,你抱我起来吧,嘶,疼疼。”我动作十分轻缓的把刀姐从床上抱起来,刀姐嘴里一边喊疼,手一边在我身上作怪,看样子是想报复我;而不是像我之前想的那样,心疼我,给我松松筋肉。

  “你怎么这么硬。”我对刀姐笑了笑,一副欠揍的模样;我对自己强壮的身体感到自信,抱着一百多斤的刀姐,我感觉不到一丝疲倦。

  ……

  “真的吃树叶耶,明明。”一个大胖小子坐在泥地上,他的腿上躺着一头一月猪,他不停的用胖手抚摸着一月猪的肚皮;他身旁有两个小孩,其中的一个小孩拿着树叶喂给一月猪,另一个小孩则抱着一月猪在地上滚来滚去。

  “呸呸呸,一点儿也不好吃。”喂树叶给一月猪的小孩,看着一月猪吃树叶吃的很香,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一脸期待的摘下一片叶子放入口中;哪知没嚼两下,就一脸苦色的呸呸呸,都给吐了出来。

  “傻狗子,吃树叶,羞羞羞。”坐在地上抱着小猪的小孩,朝着吃树叶的小孩做了一个鬼脸。

  ……

  “金刚大人,前方发现了狗头人的居住地,具体数目不详。”一个面容普通的长枪兵,带着金刚等一伙人来到一个小坡上;他们弓着腰,躲在茂盛的草丛后面,看到小坡后面有狗头人从一个个黝黑的洞里钻进钻出。

  “你带一些人,弄隔火带,把那些狗头人包住,然后等我一把火烧了它们。懂了吗。”金刚压低自己的声音,对着身旁的长枪兵说道。

  “没有可行性,金刚大人,风是朝着我们吹的;到了另一边,那些尖鼻子的东西会发现我们。金刚大人,我们以速取胜,只要我们控制了那些洞口,那些狗头人还不是任我们打杀。”长枪兵一脸冷漠,拒绝了金刚的命令,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呵呵。听你的,听你们的。”金刚尴尬的笑了笑,并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

  ……

  “快,占据那些洞口。”金刚与一百号人先是隐藏自己,再缓缓靠近狗头人的居住地,直到被狗头人察觉到,他们才乌泱泱的冲上去;他们先干掉外面的狗头人,再守住所有已发现的洞口。

  “那里还有一个。”发现隐藏洞口的长枪兵话才刚说完,金刚就扛着狼牙棒扑了上去,把想要冲出来的狗头人镇压在洞里。

  “把湿柴搬来,用烟熏。只留下两个洞口,其余的洞口都给我堵上。”长枪兵他们有商量过,万一这些洞有的没有联通怎么办,答案只有一个,先堵上在说;他们没有攻伐狗头人的经验,就要大胆的尝试,从中吸收实战经验。

  “冲出去,冲出去。(兽人语)”洞里面传出的声音十分恐怖,那种把嗓子叫破的哨音,听得脑袋嗡嗡响。

  狗头人尖着嗓子,从烟雾缭绕的洞里窜出来,迎接它的是锋利的枪头。

  “警觉一点。”一名长枪兵捅死一头从土里钻出来的狗头人,顺着血肉模糊的肢体往下看,是烟雾缭绕中疯狂的狗头人,它们有如地狱的恶鬼一般,疯狂的扒拉着血肉模糊的肢体,想要从下面上来;长枪兵一脸冷漠,拿着长枪不停的往下刺,一枪又一枪,把这个洞口刺的血肉模糊,直到再也没有动静。

  ……

  “把这些洞口都给堵上。”狗头人失去了数量上的优势,一对一对上长枪兵或长弓手,亦或者金刚,它们完完全全处于劣势,只有挨打的份。

  洞里漂出浓稠的腥臭味,里面或许还有生还者;面对呛人的浓烟,而没有行动能力只能苟延残喘的生还者;把洞口堵上,让它们陷入黑暗之中,果不其然,在里面听到了微弱的嘶吼声。

  嘭!

  金刚在掩埋洞口的泥土上踩了几脚,看样子是想把它给踩实。

  “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