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与世青赛新星续约 另一年轻射手离队加盟苏超

2016-12-25 11:04:00 来源:娱乐天地

在这些事件之后始终伴随着中国崛起的强音,中国的崛起已经成为日本政府在制定外交政策时的首要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对外关系研究室主任姚文礼指出,目前日本政府的外交政策存在三大误区:“巩固日美同盟便万事大吉”、“亚洲诸国可以小觑”、“正视历史有损形象”。但是除此之外,还有日本的“受害者心态”——是自认为受害者,而不是傲慢,才是日本外交政策中最深的死结。

受害者心态其实一直伴随着日本的现当代史,事实上,这个多自然灾难、少自然资源的岛国有史以来一直都处于对未来的巨大危机感之中。在2004年哈佛大学出版的《与帝国主义谈判:不平等条约和日本外交文化》中,作者迈克尔(MichaelR.Auslin)第一次以翔实的调查展现了一个不为人注意的事实:在1858年与美国签订不平等贸易条约(日本现代国际史就此开端)以来,日本在后来的15年里重整了外交政策,以此回应西方殖民者的挑战,在这个过程中,幕府巧妙地利用弱者的地位来维护了日本的利益——这种技巧得益于日本传统文化。

而进入现代之后,日本在西方殖民国家逼迫下被迫从闭关锁国走向开放,最终走向入侵他国并遭惨败,其“受害者心态”既导致了它的灾难,也导致它无法正确认识自己的灾难。在日本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馆中,对原子弹的控诉远远多于对日本罪行的揭露,正是这种受害者心态的自我激化的结果。这种心态在某些时候——比如明治维新和二战重建的时候——会激发出巨大的建设国家的热情和凝聚国民的力量,因此尤其为政府领导者所钟爱,但是在另一些时候,它却会扭曲和掩盖事实,造成巨大的错误。

今天,在日本要求加入安理会和中国东海能源之争时,日本同样以中国的崛起为由,在这些问题上摆出的是“受威胁的”弱者的姿态,以此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同。由于曾经在日本投放了原子弹,二战时的欧美盟国在今日谈论日本外交政策时丧失了道德高地,加上对中国崛起的不知所措,因此它们在中日、韩日之间的历史问题上有意无意地保持缄默或和稀泥的态度,对问题的解决毫无助益。

日本政府不断更换的内阁都没有能力化解这些新旧并存的外交问题,而且过于频繁地更换外相反而不利于日本和邻国之间建立起深层的理解和稳固的关系。前任外相町村信孝在今年5月访华时刚刚提出道歉,并提出共同建立一个委员会来与中方共同研究历史问题,外相又换成了麻生太郎。政府的整个内阁都是如此,在朝生暮死的政治生涯中,诉诸“受害者心态”、让人们因为不安而集结在政府的羽翼之下,永远是最稳妥的办法。至于政府高官参拜靖国神社,则被视为“不屈服于大国压力”的表现。

体育讯火箭队终于获得了本赛季的第一次连胜,但是在北京时间12月9日火箭队以106比95击败国王的比赛中,姚明却绝对不轻松。当比赛结束之后,姚明看起来就像是刚刚在一场拳击赛中打满了15个回合的选手一样。

姚明在比赛中拿到了21分,抢到了9个篮板并两次盖掉国王队的投篮。赛后火箭队的队友和教练开玩笑的说,姚明要做好准备,肯定还有更多的肘部和指甲会往他的脸上招呼。尤因就在赛后表示:“我那个时候也一样,这种情况在每一个大个子球员身上都发生过。”

尤因是当年纽约尼克斯的全明星中锋,他表示自己将帮助姚明对抗一切的批评。在和国王队的比赛中,姚明虽然有着比赛中最高的6次失误,但是他非常有效。尤因就表示:“人们从来不管姚明做了什么,他们总是认为姚明不够出色。但是姚明的工作是进步,他会变得更加出色的,他是一个好孩子,非常努力,做到了我们希望他做到的一切。”

国王队的主帅阿德尔曼表示麦蒂是火箭队的封面,他将麦蒂和科比,詹姆斯,韦德放在一个级别。虽然说国王队还没有和科比交手,但是他们已经输给了韦德和詹姆斯。麦蒂在比赛中拿到了28分,而且几乎做到了应该做的一切。阿德尔曼表示:“麦蒂的全能让队友变得更加出色。他能够投三分,能够突破,能够分球,他有篮球场上需要的所有技术。他找到了比赛的正确方法,麦蒂是一个伟大的球员。”

阿德尔曼还表示,麦蒂让姚明变得更加出色了。毫无疑问,麦蒂是火箭队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当麦蒂收到背伤困扰的时候,火箭队0胜8负,其中还有一个七连败。而麦蒂能够上场的时候,火箭队的战绩是6胜4负。

国王队的韦尔斯拿到了21分,并在下半场比赛的开始阶段一个人就打出了一个9比0的小高潮。但是他依然对自己的表现相当的不满,韦尔斯表示:“我在这场比赛中真的需要指责一下自己。”是韦尔斯对自己太严格了么?当然不是。

韦尔斯自己解释道:“我让麦蒂拿到了28分,我应该更好的防守他的,也许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够获得比赛的胜利。”

国王队的中锋布拉德-米勒认为,国王队在比赛中的攻击体系依然有问题,不过问题并不是出在这个系统上。布拉德-米勒表示:“这不是系统本身的问题。要知道,在过去的比赛中,克里斯蒂负责控球,他是球队获胜的一个重要因素,他是组织我们进攻的角色。斯托贾科维奇也许仅仅通过几个手势就能获得很好的上篮机会。要知道,我们要找到好的节奏是非常困难的,一般人可能根本无法理解。”

新华网贝鲁特12月10日电(记者潘立文)负责调查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遇害案的国际调查委员会负责人梅利斯日前在接受黎《未来报》记者专访时说,在维也纳对涉嫌卷入此案的5名黎巴嫩安全情报官员的问讯取得了新进展。

《未来报》10日援引梅利斯的话说,在维也纳对叙安全情报官员的问讯比9月在大马士革进行的问讯更顺利。下周要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的调查报告已经完成,该报告为哈里里遇害案的调查提供了充分的证据。梅利斯还说,下个阶段将加紧对叙利亚安全情报官员的调查,并与黎巴嫩司法部门一道研究相关供词,以确定对他们进一步的处置措施。

另据黎《白天报》报道,梅利斯说,近几个月来,国际调查委员会收集了大量证据,他向安理会提交的第二份报告就包含了这些证据。梅利斯还说,叙利亚个别证人的翻供对他的报告没有多大影响。

据报道,梅利斯将于10日离开贝鲁特前往纽约,向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交第二份关于哈里里案的调查报告。他10月份向安南提交了第一份报告,安理会就该报告进行充分讨论后通过了1636号决议,要求叙利亚在联合国调查哈里里遇害案过程中给予全面和无条件合作。

据英国《每日快报》报道,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斯科特斯德市郊外,有一栋神秘建筑,在紧闭的大门背后,“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正在忙着进行一项颇受争议的先锋性试验:人体冷冻术!

走进“阿尔科”公司的实验室,就像掉进了一个冰窖。在贮藏室内,有一组不锈钢槽柜,里面常年保持着零下350华氏度的低温。在这些巨大金属容器内,69名参加人体冷冻实验的志愿者遗体和脑袋都悬浮在液态氮溶液里。每一位志愿者在生前都和阿尔科签下了冷藏遗体的合同,如果是冷藏整具遗体,要缴纳8.36万英镑的冷藏费,如果单单冷藏志愿者的头部,冷藏费只需4.46万英镑。这笔费用将由一家和阿尔科公司合作的保险公司提供,因此当志愿者选择加入“阿尔科”,只要每年交纳一定数量的保险金,就能为自己的“来生”买一个“复活”的机会。

阿尔科技术总监、现年36岁的坦尼娅·琼斯向记者介绍道:“每一位志愿者都是勇敢的实验先锋,没有人能保证他们在将来一定能被新科技复活。但是,科技最终战胜死亡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因此人体冷冻术值得我们去深入探索和研究。”

坦尼娅充满期待地说道:“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够利用先进的母体细胞治疗法让那些脑袋长出一个新的身体。尽管我本人十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但是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将不大可能看到有志愿者被高科技复活。”

由于参与人体冷冻的志愿者大多希望死而复生,但他们却得不到任何承诺,因此阿尔科公司被指是“专骗死人的钱”。大多数“阿尔科”工作人员也都是人体冷冻术的签约志愿者。

有许多签约“阿尔科”的志愿者还在合同上声明,除非科学能够确保令他们复活,否则他们宁愿长睡不醒。有些志愿者怕若干年后万一“醒来”,却发现身边一个亲人和朋友也没有,因此他们要求将自己生前最喜爱的宠物也送到“阿尔科”来冷藏。

阿尔科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人体冷藏机构,除了69名已冷藏的志愿者外,还有746名已付费成员。欧阳

体育讯北京时间12月10日凌晨,2006年世界杯抽签仪式在德国莱比锡会展中心1号厅举行。贝利把荷兰抽到阿根廷所在的C小组,同组的还有实力不容小视的塞黑与科特迪瓦队。意大利与捷克、美国、加纳同组,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遭遇祖国瑞典。东道主德国与巴西则避开了欧洲强队。首场比赛即揭幕战将在8日进行,由东道主德国队在慕尼黑安联球场迎战哥斯达黎加队。下面是比赛的具体赛程:(世界杯抽签结果)(点击此处查看按小组排列)

体育讯北京时间12月10日3时30分(瑞士当地时间9日20时30分),2006年世界杯抽签仪式在德国莱比锡会展中心1号厅举行。贝利把荷兰抽到了阿根廷所在的小组,同组的还有实力不容小视的塞黑与科特迪瓦。意大利与捷克、美国、加纳同组,英格兰主帅埃里克森遭遇祖国瑞典。东道主德国与巴西则避开了欧洲强队。

梦幻般的会展中心1号厅能容纳1.1万人,145个国家的3.5亿球迷观看电视直播。参加本次抽签的足球界人士有除佩克尔曼以外的32强主教练与阿维兰热、克鲁伊夫、鲁梅尼格等名宿。其他嘉宾包括德国总统克勒、女总理默克尔与前总理施罗德等,默克尔在抽签前发表了演说。

抽签由超级女名模克鲁姆与电视主持人贝克曼主持,首先走上前台的是德国总统克勒与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巴西足协特谢拉捧上保存了4年的金杯,由布拉特转交给德国足协主席沃尔费尔德。会场播放事先制作的视频,介绍32支参赛球队、举办城市与球场,回放世界杯历史,其间穿插德国足球历史上三个阶段的代表人物埃科尔、贝肯鲍尔、克林斯曼等人的谈话、魔术表演与吉祥物展示。德国足球新一代核心巴拉克颠球出场,揭晓了2006年世界杯官方用球,当红拉丁歌手胡安内斯演绎了歌曲《黑衬衫》。

国际足联新闻总监西格尔登场,抽签仪式进入正题。西格尔介绍了抽签规则与程序。国际足联将32支球队分为4档,阿根廷、巴西、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墨西哥和法国被确定为种子队。第2档为安哥拉、科特迪瓦、加纳、多哥、突尼斯、厄瓜多尔、巴拉圭、澳大利亚;第3档为克罗地亚、捷克、荷兰、波兰、葡萄牙、瑞典、瑞士和乌克兰;第4档为伊朗、日本、沙特阿拉伯、哥斯达黎加、美国、韩国、特立尼达德和多巴哥。塞黑为特别档。

抽签原则是最多只能2支欧洲球队同组,其他大洲球队则不能同组。因此,被列到特别档的塞黑只能与巴西、阿根廷或墨西哥同组。德国预先分到A1位,巴西则分到F1位。这保证两队能在德国最大的3个球场比赛,两队如以头名小组出线,那么只有到决赛才能相遇。

各大洲与下届东道主南非的代表人物贝利、克鲁伊夫、荷兰、马特乌斯、米拉、科比-琼斯、中山雅史、卡雷姆布、拉德贝出场,协助西格尔完成抽签。抽签第1步确定德国与巴西以外6支种子队的小组。非洲区代表米拉首次抽出英格兰(B1),其他5支也各就其位。接着抽第2档球队(非洲、南美与澳大利亚),并确定其小组位置。澳大利亚抽到巴西时,会场内响起掌声。第3步抽第3档8支欧洲球队,当荷兰避开德国时,会场内如释重负,最轰动的时刻莫过于荷兰抽到阿根廷的小组。第4步确定塞黑所属小组,克鲁姆抽中阿根廷!死亡之组诞生。第5步抽第4档(亚洲与中北美洲球队)。(马舸)

12月6日,英特尔董事长贝瑞特风尘仆仆的出现在成都,除了参加成都英特尔工厂开业庆典外,贝瑞特还进行了一些公关活动。

近来,英特尔可谓流年不利,从AMD的反垄断诉讼,到新产品推出乏力,直至近期中国市场上笔记本电脑处理器“造假风波”,转型期的英特尔显得反应迟缓。昔日巨人正在变得越来越缺乏活力。

临近年终,英特尔董事长贝瑞特又一次来到中国,贝瑞特在成都除参加了封装工厂的开业庆典,还参加了教育志愿者活动。

而在一个多月前,英特尔的对手AMD在北京召开全球董事会,AMD董事会主席、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海克特·鲁毅智率领董事会全体成员参加了AMD大中华区总部落户北京的仪式。

同时,AMD宣布免费向中国转让X86技术,按照AMD的说法是“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法规定,我们可以向中国转让技术级别最高的核心技术”。

AMD的举动引起了不少关注,特别是AMD向中国免费转让X86技术的举动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与之相比,英特尔并没有与中国企业有什么核心技术合作方面的合作。

相比之下,贝瑞特此次访华公关的成份比较明显,只是贝瑞特此行也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在印度宣布新增5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后,贝瑞特飞到成都启动的“英特尔志愿者爱心教育工程”,目标更多是挽回企业形象,“支持当地社区的建设与发展”。

一直以来,英特尔的笔记本处理器原来有两种封装形式,一种是BGA,一种是PGA,BGA较薄,而PGA较厚,价格也存在差异。

但不久前一家国内专业评测网站在评测中发现,在某国产笔记本中使用的英特尔处理器无法工作在正常频率,遂将其拆下,在经过放大镜观察后,竟发现处理器表面有打磨的印记,由此判断这块处理器是经过打磨后重新流入市场的“工程样片”。

不但如此,还爆出一些笔记本厂商将PGA封装的处理器改成BAG封装,从中可能挣取差价,这种方式消费者几乎不可能发现,一般软件测试也无法发现。

改装的结果导致该芯片整体厚度比正常产品多出将近1毫米,可能会造成CPU散热等问题。

事发之后,该笔记本厂商电脑内部人员向媒体表示,当初英特尔提供的处理器两种,一种是工程样机,一种是经过改造的。

在媒体向英特尔质疑后,英特尔表示,这决不是英特尔所为,英特尔一向反对出售工程样片处理器。

但市场的确出现了一些本来不该进入市场的工程样片处理器,如果没有英特尔的参与,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特别是不同封装的处理器的改造,基本上只可能由英特尔自身完成,就算是应厂商要求改装,英特尔也应该十分清楚其流向。

媒体的焦点集中在英特尔是否参与了处理器的改造,或者对部分小厂商的改造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该厂商又表示,“经查明,这是由于相关技术人员在工作中的疏忽,将不合格的测试CPU装在了送测机器上”,将所有的错误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英特尔也一再表示,工程样品是非卖品,是英特尔提供给合作伙伴(客户或者OEM生产厂)的实验性芯片,工程样片使他们能够预先启动产品的工程设计,以便能够尽快地把新的技术推向市场,英特尔一向反对厂商将这些处理器卖给消费者。

但到目前为止,不管是英特尔还是厂商,都没有最终向媒体公布工程样品处理器有多少流到了市场上,为什么市场上会出现为数不少的CPU工程样品打磨后的产品。

英特尔始终也不肯透露具体的样片数量规模,而且将自己的责任推给了市场和电脑厂商。

微软的操作系统加上英特尔的处理器,曾完全统治PC时代,两家公司都垄断着所在的领域,英特尔在x86处理器领域占据着90%的市场地位。

但英特尔也和微软一样,身陷垄断泥潭。垄断妨碍了消费者得到更优惠的价格和更好的技术产品。

以AMD的经历为例,AMD当初曾与索尼以OEM(原始设备制造商)身份进行合作,并因此在欧洲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索尼将大量基于AMD技术的计算机产品销往欧洲市场。欧洲市场的消费者既可购买基于AMD技术的索尼产品,也可选择基于英特尔技术的索尼电脑,而一度40%左右的消费者愿意购买基于AMD技术的索尼电脑。

为了打压AMD,英特尔利用自身的垄断地位,表示要与索尼进行交易,但交易条件是索尼停止与AMD合作。

最终,索尼停止了与AMD的合作,AMD在日本和欧洲的占有率都被英特尔逐渐蚕食。

近一年半,英特尔在新产品推出方面已经落后于AMD,在64位处理器和双核处理器方面,英特尔都落后于AMD,但凭借着垄断地位,英特尔还凭借着一些非常规手段控制市场,比如与电脑厂商达成排斥AMD的协议,只要占据市场,英特尔的利润就能得到保证。

对于正处在创新和成长期的中国本土芯片制造企业而言,英特尔的垄断性地位也非常不利,国内的“龙芯”、中星微等芯片项目在英特尔垄断的市场下,也很难获得成长的机会。

英特尔的垄断并非完全是技术领先形成,在技术方面,英特尔处理器在向双内核架构转型已经落后于AMD,英特尔去年由于Grantsdale芯片组缺陷、Tejas处理器开发计划取消以及Dothan移动处理器发布延迟等等已经显示出英特尔的疲态。

事实上,为了摆脱不利局面,英特尔从去年就开始实行转型计划,其核心就是通过多样化经营,避免让英特尔过于限制在处理器,推动所谓“平台战略”,向移动、家庭和企业用户分别推广不同的平台。

但在网络时代,平台的多样性和服务的多样性如出一辙,英特尔主导处理器的时代正在过去,比如在追求高性能的超级计算机领域,IBM遥遥领先于英特尔;而在新一代游戏机平台上,微软、索尼、任天堂都采用了IBM的处理器。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