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棋局下的大陆对台政策:逆向操作治台独

2016-04-20 18:24:57 来源:娱乐天地

当然,对大盘行情高度的谨慎,并不意味着个股机会的减少,那些有能力回避周期风险且有估值优势的股票,可能会走出比较独立的行情。像G万科,虽受行业调控的影响,但凭借品牌、规模、管理和市场等方面优势抵抗风险的能力非常强。对这种股票,投资者的策略可较为灵活,喜欢做短线的可以逢高做波段,持币过节;擅长中线价值挖掘的,也可以持股度假。

对一些经营质地优良的准G股,应持有等待G股复牌的填权效应,而不必关注长假的影响,像浦发银行、华夏银行和三爱富等优质股票。

概念性的市场机会,应以持币策略为主。去年年末以来,中国石化的连续走牛,虽说也是股改因素的刺激,但由于融入了子公司整合的私有化概念,市场悬念迅速增加,所以人为炒作的成份必然加重。从目前中石化的动态业绩角度考虑,该股的估值优势已不存在,应考虑逢高兑现持币过节。当然,持币过节并不代表对该股的完全放弃,股改方案出台前,如果调整幅度过大,就可以考虑重新参与。铝业的整合概念也应考虑同样的处置方案,昨日山东铝业阴线回调,兰州铝业也留下较长上影线,在年关迫近期间,获利丰厚的筹码难免会产生较强的兑现欲望,持有这些筹码的投资者也有必要考虑兑现度假的策略。

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前日下午5时许,在榆中县定远镇上初一的小欢,一人乘车来兰州准备到东岗镇的姑姑家住几天。但等小欢下车后,天色已经晚了,小欢不久就迷路了,她只能凭着感觉走。

雪越下越大,凌晨3时,当小欢来到一家餐饮店附近时,一个大哥哥叫住了她,小欢想了想把自己的情况告诉这位大哥,他把小欢带到他上班的餐饮店门口给了两个饼吃。此时,有一辆小轿车行驶来,这位大哥哥将车拦住,请求司机将小欢送到派出所。

司机一听小欢的遭遇,表示非常同情,答应一定把小欢送到派出所。司机50岁左右,笔挺的西装、整齐的头发、和蔼的笑容,再加上开着高档轿车,让在场的大哥哥和小欢都觉得“他是个好人”。

“第一次来兰州吗?老家还有哪些人呀?”上车后,司机叔叔不停地询问,小欢如实地回答了。可是司机叔叔后面的问题,让小欢有些难以说出口,“你15岁了,与别人睡过觉吧,你与叔叔一起洗澡去好不好呀,看你小脸脏的……”司机叔叔嘴里说着,一只手在小欢的身上“滑来滑去”。

3时20分,小欢一看上了“贼船”,跳车的念头也随即产生。“哗!”车门打开了,小欢跳了下去。但她很快又被司机强拉到了车内。“听话!一会到洗浴城后叫我爸爸……”轿车很快开到了位于七里河附近的一家洗浴中心。

昨日,记者来到位于七里河区的这家洗浴中心。当晚值班的徐主管说,“我第一眼看到就感觉不对劲,一位是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另一位却是穿着校服的小女孩,凌晨4时许要洗鸳鸯浴。”

值夜班的服务员陈丽听说他们二人要洗“鸳鸯浴”,便趁男子离开大厅去为他们开的单间时,迅速将小欢拉到大厅的一个角落询问,当陈丽得知实情后,立即将小欢藏起来,并将情况向值班主管做了汇报。还没有等洗浴中心报警,在楼上单间等得不耐烦的男子跑到楼下询问小欢的去向,听到洗浴中心回答小欢已经离开后,男子迅速离开,陈丽看到男子开着一辆浅色别克轿车。

昨日上午9时许,洗浴中心立即向110报了警,七里河分局敦煌路派出所民警赶到洗浴中心后把小欢带走。昨日下午1时许,小欢的姑姑得到消息后,赶到派出所接走了小欢。警方已经根据车牌号寻找那位司机。(本报记者鲁明功孟晓龙)

依山傍水的东泉镇,在傍晚依稀的月光下,村姑们三五成群来到五布河边,享受着温泉温柔的抚摸……这如诗如画的百年裸浴,一直被誉为“健康、淳朴”的独特民间习俗,曾风靡全市乃至全国,更创下一天上千人共浴的盛景。为何百年民俗突然如此萧条冷落?

17日下午3时许,记者赶到东泉镇东泉村,各个装修华丽的酒店门口,迎宾小姐笑迎宾客,内设的露天温泉池热气腾腾,身着色彩斑斓泳装的众游客,或嬉水打闹,或静卧水中,热闹非凡。

然而,在不远处当地村民最早的裸浴原址上,一个约70平方米的免费露天浴场内,虽然同样是热气升腾,清澈的温泉水正潺潺外流,却不见一人沐浴。浴池四周的岸上还有被人丢弃的塑料口袋。记者在该浴池边等到傍晚6时左右,仍未见一人前来光顾。

东泉风景区管理处赵进主任称,该免费浴场是去年政府投资约50万元兴建的三个浴场中的一个,专供当地村民免费沐浴,旨在恢复当地传统的淳朴民间习俗。目前,该工程已竣工两个,第三个也已初见雏形。当地村民虽有人前去裸浴,但以老人和小孩为主,年轻男女少之又少。

“你们曾经裸浴过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开始还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几名中年妇女顿时低头哑语,有人脸上还飞起红霞。她们异口同声否认说“没洗过”,随即一轰而散。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很多单位陆续进驻当地,开发温泉资源。特别是最近几年来,温泉城、宾馆、农家乐、酒店等如雨后春笋冒出,随之吸引来大量游客,同时很多泉眼被圈占,一度还造成当地人根本没地方沐浴,当地原滋原味的习俗被改变。

一年轻男子说:“看惯城里人穿着泳衣泳裤洗澡,哪个还愿意在外人面前光着屁股在外面洗哟!”当地受访数人也称,他们已有一两年未下河裸浴,即便在夜深人静时,有人裸浴者也是老人和小孩,基本上无男性中青年人,更别说少女和妇女了。东泉村原住村民52岁余学明说:“也要和城市人享受同等待遇。也要与文明接轨嘛!”

“因该处温泉历史悠久,对一些病有一定治疗作用,因而远近闻名,前去沐浴的人非常多。”多位村民称,最鼎盛时更是创下每天上千人共浴的盛况。

村民称,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该地泡一段时间温泉后,让人倍感轻松,消乏解困,对疥疮等多种皮肤病和关节炎、肩周炎、腰肌劳损、感冒、风湿等均有显著疗效,同时还有健身美容效果。因而,前去裸浴的人最为鼎盛,每逢赶集或送公粮,很多外地人都在此裸浴后才回家。特别是在清明节前,远在南川、涪陵一带的人都纷纷前来裸浴。在食宿方面,有的人投亲靠友,有的人自带干粮找当地人“搭伙”,更有甚者直接在河边搭棚生火。

余学明称,因当时无正规浴场,所有人都脱光衣服直接在五布河中洗浴,一时间河道两岸全是人,足有上千之众,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就像是在下水饺。“当时前来的人‘牵线线’,很多地方道路都出现堵塞,其景非常壮观。”很多村民证实说。

当地裸浴是世代相传下来的民间传统习俗,不知源于何朝何代。一不愿透露姓名的63岁老人称,她在孩提时,当地村民裸浴一般以家庭为单位,一天劳作后就在温泉凼泡泡。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人开始用条石在河边修简易的温泉池,打破了家庭界限,男女分池而浴,可随着河水涨落,条石很快被冲走。村民就自发约定游戏规则:男女分时段沐浴,一旦女人去洗就先喊一声“里面有人没”,里面要是有男人,就回一句“女的不来,男的来”。女人明白后就在旁边的竹林或树林下等待男人洗完后,再去洗。

渐渐,见之习以为常,开始了男女同池沐浴,有不成文规定“男左女右”,“看得摸不得”。期间,也有村民在自家责任田修建简陋温泉池,供自家男女老少享用。但自古以来,当地少女沐浴,一般都是在夜深人静、四下无人时,在母亲或男友陪伴下进行。

“我们虽世代裸浴,也未出现啥问题!”老人说,从古至今,当地从未听说因裸浴放在岸边的衣物被盗、强奸,或男女间“争风吃醋”等。

她说,当地女性裸浴在三四前年都大有人在,只是随着当地发展,看着“城市人”穿着泳衣洗澡,村民的思想也发生转变,女人们开始害臊,男人们也不再愿意自己的妻女“裸”于人前。

“由于无史料记载,目前东泉裸浴历史最早只能追溯到清朝末年。”曾任姜家区(八十年代东泉属姜家区的一个公社)文化站站长的当地人60岁王大爷称,东泉传说很多。有人说是一位十分孝顺的儿子,为治好母亲的眼病,每天背着失明的母亲到东泉河边洗澡,终于使母亲的眼睛恢复了光明。故事传开后,人们争先恐后去沐浴。又有人说,很早以前,此地有一个纱厂,由于小作坊生产设施简陋,根本就没有供在厂做苦工的女子洗澡的沐室,于是女工们忙累一整天后,傍晚就在依稀的月光下,与来此接自己回家的男友或丈夫,在五布河边或山洞中沐浴。

因当地目前尚未发现墓碑等可供考证的历史资料,东泉裸浴历史很难考证,有人认为可追溯到明代时期,但在1983年,因当时的巴县文化馆曾对民间文化搞了一次集成,他为此曾走访多地,从当地老人口中只能将裸浴历史追溯到清朝末年,更早情况就不得而知。

东泉风景区管理处赵进主任也称,目前,该处温泉日最大流量为1.8万余吨。其应该是在当地地质形成时期产生,裸浴一直作为当地独特的民间习俗世代传承下来,可能当时当地居民文化素质偏低,没能留下文字记载。但其一直以来都是客观存在的,现就连部分“胆大”游客前来也会尝试裸浴滋味。

巴南区地方志办公室一王姓负责人称,1995年,他们曾去实地考察过,裸浴在当地民间的确存在,但地方县志等历史资料上对这一种地域性民间习俗并无提及,目前尚无相关专家对其进行系统课题研究和调查,且其可供考证的元素也非常有限,因此裸浴由来仍是一个谜。(记者韩毅实习生吴悠/文记者姚波/图)

检查官提示:传统的强奸案件,多是犯罪分子纯粹的预谋行为。但近年来,发生在熟人和网络背后的强奸案越来越多,这类案件多是临时起意,典型的表现形式就是嫌疑人先在言语或行为上挑逗女性,在没有遭到反对甚至有些女性欲拒还迎的情况下,起意强奸。(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本报讯(记者史永庆实习生彭渊)32岁女秘书频遭上司短信骚扰,不堪精神压力失去“性福”,丈夫甚至提出离婚。昨天,周琦独自走进重庆计生医院性医学专家会诊中心,向专家述说自己的不幸遭遇。

周琦在我市一家效益较好的国企当秘书,5岁女儿乖巧听话,丈夫是公务员,一家三口原本蛮幸福的。但自从李飞调来当主任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

周琦介绍,今年40岁的李飞家有一长期卧病不起的妻子,但李飞10年来对妻子不离不弃,因此在单位上树立了良好口碑。李飞刚来时,言行举止还规规距距,但周琦渐渐发现李飞的眼神有些异样,还不时对她动手动脚。

碍于李飞是顶头上司,周琦每次都尽量忍受,避免与李飞单独相处。但她的忍气吞声更加助长了李飞的嚣张。

去年10月,李飞与周琦一起出差北京。到北京宾馆住下后,李飞到周琦房间表白,“妻子长期卧病在床,根本无法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希望周琦可以跟他在一起。”李飞一边说一边动起手脚来,忍无可忍的周琦扇了李飞一个耳光跑了出来。

回到单位,李飞竟在单位里到处散播周琦是个坏女人,在北京想勾引他的种种谣言,甚至每天发数十条短信骚扰周琦,搞得她整天心神不宁,无心工作。

此事后来传到周琦老公的耳里。周琦不断解释,老公也不相信她了,且对她变得很冷漠。周琦烦躁不安,萎靡不振,一过夫妻生活就怕,甚至联想到李飞的骚扰。

专家诊断认为,周琦是因心理原因引起性功能障碍,可通过心理疏导治疗,因此建议周琦多和丈夫沟通,必要时可以通过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当事人均为化名)

本人是已婚女人,30岁刚过,老公与我相识于贫穷时,现在家庭开始逐渐走向富裕,我的体会主要有以下几点:

1、物质基础一定不能忽略,穷小子也能给你爱情,但不长久,所谓人穷志短啊,穷急了眼一切都回归现实。

2、当达到基本的物质条件后,幸福不幸福与金钱无关。具体点讲,就是当你们一个月有能力添一两件新衣,可以外食一两次,租得起干净安全的住房(或者供得起小套间),偶然坐下出租车时,赚钱的多少与收获的爱情不成比例。

3、想过上体面富裕的生活,先提高自己的修养吧,世上没有无缘故的爱,一个男人是不会无缘故地让你长期用他的钱。

在物欲方面,我认为男人更强。多数女人只追求宽松一点的经济生活,买衣服时不必皱眉头就行了。但男人好象不是这样想,喜欢与身边朋友攀比,自己明明已经开着宝来,但看别人开宝马就心有不甘。对妻儿很抠,但在哥们面前却争阔。尤其是已婚男人,好象要把婚前投资收回来一样,能省就省,把钱看得比感情还要重。我一男友,在大公司拿近20万的年薪,但一点都没有20万的底气。老婆投资赚了钱赞扬都没多句,好象理所当然一样。但有一次老婆炒股亏了20%就天天在朋友面前骂妻。类似例子还有很多,总之我得出的结论是:男人才是物欲动物,比起女人更不能忍受贫穷。

男人总是强调自己的“梦想”,女人择男也有个人条件。比如男的要有前途、要成熟、要疼自己……嫁给哪种男人比较好?比较不会痛骂自己瞎了眼睛?让我们一个个看过来:

食有鱼,出有车,豪华别墅,锦衣丽服,珠围翠绕,暗香弥漫,这种日子应该很不错的吧?可是,男人挣钱需要时间和精力,有钱的男人不是锱铢必较的商人,就是忙于应酬的权贵。商人的脑子里充满利益,每天算计投入和产出,缺乏温馨。许多年前的那个江州司马早已看透了这种男人的本质——重利轻别离。

权贵男人的脑子里充满关系,每天衡量着该和谁近,该和谁远,缺乏柔情。有钱的男人往往没时间,会将女人冷落一边。嫁给这种男人的女人,等于嫁给电视机,嫁给美容院,要忍受长久的精神上的空虚,空有一份表面上的华丽,内心的苦涩有谁知道?

显然是自取灭亡。帅哥就算有心一生只爱你一人,也顶不住别的女人不管不顾的爱心奉献。帅哥长的帅,艳遇来的快,快的叫你斩不尽杀不绝,春风吹又生,然后你的婚姻就成了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闹剧。

每天都有人陪伴,他事情很少,记性好,你的生日,你们的结婚纪念日,甚至你的生日,他都会记得一清二楚。他每天按时回家,还做得一手好菜,愿意陪你逛商场,很会教育孩子。你每天生活在他的包围之中,应该了无遗憾了吧?不,这种男人往往能力有限,没有很多的钱,你必须千辛万苦和他一起打拼,才能获得一份温饱生活。看到别的女人养尊处优,年过四十依然面容姣美,十指纤纤,而你年纪轻轻,已经皮肤粗糙,玉手变形,就会不甘心——别人怎么能嫁个“钻石男人”,自己怎么嫁了个破铜烂铁?

本报讯(记者杨野)欲霸占妇女的恶徒叫上门来,女子家人愤捉恶徒,捆绑中致人死亡。近日,江津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5年后归案的熊氏父子俩有期徒刑6年。

1987年,29岁熊继全返家途中,在妇女彭某家屋檐下避雨时产生邪念欲行强奸。熟睡中的彭惊醒后奋力反抗,熊强奸未成,仓皇逃脱。次年1月,熊因犯强奸妇女罪,获有期徒刑5年,其刑释后恶习不改,多次骚扰侵犯多名单身妇女,致使当地女子天黑不敢出门。

1999年7月,熊胁迫凌某与其保持两性关系,他携带钢钻又到凌家门外骚扰时,凌喊来三儿子熊福金、堂兄熊继华。熊继全逃跑摔倒,凌的丈夫熊继银奔出家门,与儿子等人一同将熊继全按在地上。

凌某拿来尼龙绳、烂毛巾,捆绑熊继全并塞住其嘴。捆绑中,熊继全死亡,几人抛尸河中。6天后,尸体浮出水面,江津警方很快告破此案。2000年,江津法院判处凌某有期徒刑两年,判熊继华、熊继生有期徒刑1年。熊福金父子却外出打工,迫于法律威力于去年4月主动投案自首。

昨天中午,风尘仆仆赶到大连的武小锋显得有些疲惫,心情也不太好。对于这次来的结果,武小锋不停地说:“心里没底。”

下午1点30分,武小锋在央视记者的陪同下,来到大连市卫生局2楼的一间小办公室,因为前来的媒体记者太多,不得已,见面的地点只好改在了一间大会议室。

对武小锋的到来,大连市人事局人才办的高处长和大连市卫生局人事处的汪处长十分高兴。

“你是从大连走出去的,希望你能回家乡工作,报效家乡。”高处长表示家乡单位求贤若渴。武小锋也大方地回应,如果合自己心意,还是愿意回到大连。

出于预先比较乐观的想法,武小锋以为这次见面,将意味着他可以进入卫生局工作了。但事实证明,他的想法错了。两位处长一致表示:这次让他来,并不是让他到卫生局工作,而是继续和先前见过面的各医疗单位协调,以便武小锋早日能到岗工作。但录取的程序不能改变,要按部就班。

大连市卫生局人事处的一位姓于的同志解释说,市场经济条件下,应该双向选择,不太可能将武小锋“安排”进机关事业单位,那样对别人也不公平。而大连市人事局办公室的牛红波却表示,既然让武小锋“报到”了,就意味着对他的安排“八九不离十”了。

高处长随后询问了武小锋和先前看好的大连市中心医院联系的结果。武小锋愣了一下,然后回答:“他们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对武小锋这样的回答,高处长很不满意。他对武小锋说:“不要一味地等待人家的电话,要主动联系,才会有好的结果。”听到这里,武小锋低下了头。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