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路有些挫败,他可是调节气氛的高手,没想到竟然被苏雅落一番话说得有些语塞,跟佣人招手让她们先出去,陈路抬眼看着苏雅落:“苏雅落,有些话不需要给你重复很多遍吧,我想这些话顾臣恩也给你说了不止一遍,现在的局势是,你要是不能坚强起来就只能退出这场游戏,你或许永远都不能再拥有报复他们的可能性了。”苏雅落又开始掉眼泪,她别过脸不想让陈路看到自己没出息的样子。陈路哪里能不知道苏雅落这会儿正在神伤,他也有些动容,上前握住了苏雅落的手。

“对不起,苏雅落。”陈路的声音几不可闻,他感觉到苏雅落的手指动了动,不过她并没有挣脱他的手,陈路选择继续说下去:“我从小就有晕血的毛病,所以当时…..”陈路不敢再说下去,苏雅落终于出声了,她说:“陈路,我并不怪你,就算你早一会儿送我来医院结果还不是一样的?我知道你担心我,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苏雅落真诚地回握着陈路的手,陈路觉得心间一股暖流涌动,他由衷地说:“上天会厚待你的,真的。”

真的假的苏雅落不知道,她现在寻思的是自己要如何克服眼前的困难,心下想着,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祝家那边还是没有放弃,他们大概又要使出什么招数让我跟他们走了,我想他们是想趁机把祝薇安给换回来,我现在这个样子,他们要是真的趁机带我走,我也没别的办法。”这种情况陈路和顾臣恩都想到过,也算是苏雅落多虑了,顾臣恩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带人走的。

“祝家想要带人走也要问问顾臣恩和我答不答应。你安心养着,其余的事情都不是你应该考虑的,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那就是你绝对不会再受祝家牵制。”陈路说到这里有些激动,他对祝家现在恨之入骨,苏雅落的事情不是就这么算了的。

陈路又坐了一会儿就被陈董事长打电话叫走了,他嘱咐苏雅落吃点东西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出病房,在病房门外看到走过来的祝太太他也没什么好脸色,不过碍于现在还不能将这层纱窗纸给捅破,他还是淡淡打了招呼,祝太太倒是也惊奇怎么会在这里看到陈路,不过转念想想,顾臣恩和陈路的关系那么密切,苏雅落住院他也理应来看看。

“真是麻烦你了,还要跑来看我们家薇安。”祝太太又拿出了母亲的架势来说话,陈路心下讨厌却也没有办法:“祝家阿姨这是说得哪里话啊,我跟祝薇安也是好朋友,来看看她也是应该的,不过可惜的是,我没办法替祝薇安受这些苦,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撞了祝薇安,我一定不会轻饶这个孙子!”陈路说得激动,竟然开始爆粗口,祝太太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自己的不自在,只是惋惜地皱着眉头:“薇安她爸爸也在全力查这个事情,我们当然也想早一点找到撞薇安的凶手,为了这个事情我们都寝食不安,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仇家,凭白摊上这个事儿,对了陈路,你说,会不会是顾臣恩结了什么仇家所以那个人气急败坏来找我们薇安寻仇?”

还真是编故事的高手,这样的理由也想得出来,陈路真想一拳挥过去,不过他也不是没有风度的人,双手揣进衣兜里,陈路对着这位撒谎不脸红的富太太轻笑着说:“祝太太说得有道理,现在这种小人太多了,看不得别人好过,不过这些人最终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人在做,天在看,你说是不是?”陈路说着还做了个仰头的姿势,祝太太一时尴尬得轻咳了一声:“那个,我带了鸡汤给薇安,再不送进去就要凉了,陈少想必也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祝太太的反应也在陈路的预料之中,欠欠身示意祝太太先请,祝太太也不客气,推门进去之后就随手关好了门,陈路打了个电话给楼下待命的手下人:“多留点心,一定不能有任何差错,知道了吗?”对方答应之后陈路依然不放心,他对走廊拐角的顾家佣人又嘱咐了几句才缓步下了楼梯。

楼梯口本来空旷清净,这会儿也没什么病人上下往来,陈路隐约听到楼上有哭泣声,想上去看看,想想还是不要多事得好。他不会知道,那个正在啜泣的女人正是自己要找的罪魁祸首祝薇安。她靠着墙壁全副武装,除了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睛之外都被遮挡在衣物之下,颇有些民国女特务的感觉。她不知道是在给谁打电话,竟然是带着哭腔。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现在连顾家的门都暂时进不了,祝薇安不能说不懊悔,不过她知道不管自己惹下怎样的祸事都会有父母出来替她顶着。

祝太太这会儿就是在为女儿摆平事端,她进了苏雅落的病房之后就开始跟苏雅落对峙,苏雅落不想理她,径直闭上眼睛装睡。祝太太叫了两声之后也明白了苏雅落是不想面对她,所以将带来的鸡汤放到床头柜上之后她就开始长达两个小时的游说,内容无非是要苏雅落保持清醒,不要因为一时的愤怒就人财两空。苏雅落已经不会再被她说动,她没有咆哮着赶走这个讨厌的妇人就已经很不错了。

“苏小姐,你不会是真的以为顾臣恩会不嫌弃你一辈子照顾你吧?是,顾臣恩确实是一个有担当的好男人,可是你也不想想,男人哪一个是有定性的?他现在稀罕你并不代表以后也会啊。再说了,要是他知道了你并不是祝薇安,他还会喜欢你?”祝太太观察着苏雅落的表情,苏雅落并没有睁开眼睛,她只是轻轻笑了笑以表示自己的不屑。重复的话题祝太太也不好意思说太多遍,她掀开鸡汤的盖子盛了一碗送到苏雅落面前:“苏小姐,你难道打算再也不面对我了吗?不管是谁对谁错,都不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对不对?”

苏雅落还是不动弹,祝太太放下碗朝外看了看,这会儿顾家的佣人已经坐在了客厅里看电视,声音不大,不过祝太太还是留意到了。她不方便说什么,只能凑近苏雅落轻声说:“苏小姐,我们薇安已经知道错了,她就在外面呢,你要不要见见她?有什么误会你们也好当面说清楚。”误会,祝家的人真是极其会说话,这么明显的恶意也能说成是误会。

苏雅落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她睁开眼睛指着门怒吼:“请你出去,再也不要来这里,收起你的假惺惺,收起你所谓的好意,有什么误会你去跟顾臣恩讲,出去!”祝太太也不是没脸没皮的人,人家就差点名挂姓地骂了,她只能退出病房去。

门外的祝薇安显然是等得有些焦急,她捂得严严实实活像是一个重症患者,看自己的妈妈出来就上前拉着问结果如何,祝太太嫌她太大意,将她拉到了走廊尽头才嗔怪道:“薇安,你以后做事情一定要前思后想考虑清楚,这次你爸爸也气得要死,他说不管这件事也是说气话,不过你也确实是过分了点,这话我当着你爸爸的面也不敢说,苏雅落还那么年轻,以后都走不了路了,那就是废人了,她就算是有天大的错你也理亏了。”祝薇安提到苏雅落就恨得眼睛发红,她盯着病房的方向愤恨地说:“这个贱人还真是命好,竟然被顾臣恩送来了医院,她是罪有应得,谁让她想要霸占顾臣恩。”

“好了好了,这里也不方便说这些,她不想见你,咱们还是先走吧,回去之后再想想办法。”祝太太拉着祝薇安下楼,出了住院部的大楼祝太太才问祝薇安:“我刚才看到陈家的小子陈路了,他倒是会做人,抽空还跑过来看看。”不说陈路还好,一说起陈路祝薇安就停住了脚步脸色惨白,她凝望着祝太太焦急地说:“妈妈,我想起了,那个在事故现场看着我开车撞上去的人就是陈家的陈路,我当时只觉得眼熟,刚才你一说我才想起来,我之前看过他的画展,所以认得他。怎么办,他会不会也看到了我?如果看到了,该怎么办啊?”

祝太太闻言也吓了一跳,陈路看到了想封口也没办法,瞧今天陈路的态度,应该还是不知道的吧,先别自己吓自己了。祝太太拍拍祝薇安的手臂:“没事儿,我回去再跟你爸爸合计合计。你回去之后可千万要管住自己的嘴,你爸爸无论说什么你都不要顶嘴,知道了吗?不然我也不帮你了,要死要活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最好让你去大牢里蹲两天试试。”

祝薇安往祝太太身边靠了靠开始撒娇:“我都说了以后不敢了嘛!你好好跟爸爸说说,我是真的后悔了,以后不会再犯了,我保证!”祝薇安一句话就让祝太太心软了,她上了自己家的车不忘抬头向苏雅落病房的方向看了看。祝薇安没有回来的那段时间这个姑娘确实是做了很多事情让她觉得感动和欣慰,现在祝薇安回来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只有一颗心,统统都献给了自己的女儿,只要是跟自己女儿为敌的人,无论是谁都不能饶恕。所以苏雅落对不起了,我只能牺牲了你来成全我的女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