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雅落懒得换来换去,管它合适不合适的,苏雅落坚持不再换衣服,陈路也没辙,想要背苏雅落上车却看到了顾臣恩黑着脸站在一旁,他闪身到一边做了个请的姿势,顾臣恩抱苏雅落上车。

如果苏雅落知道那一天会发生那样离奇的事情,她怎么都不会跟着顾臣恩去参加什么聚会,不过她又同样感谢老天安排了这一场浩劫,让她有机会冲到他的身前为他分担苦难。

原本陈路也要挤上这辆车去洪先生的公司,没想到他的老师又打电话过来让他去一趟画作展厅,师命难为,陈路只能不情不愿地开着另外一辆车子与他们背道而驰。看着陈路的车子变成了小黑点苏雅落才回头,顾臣恩还在装思想者,苏雅落也不打扰他,车子驶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停住,苏雅落在跟外公打电话,正要讲个笑话给外公听,没想到一辆左拐弯的车子直冲着顾臣恩的车子就撞了过来。苏雅落也忘记了自己当时是怎么挪动着笨重的身体冲向顾臣恩的,她只知道一声巨响过后他们被困在了浓烟之中,车子在巨大的冲力下歪歪扭扭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子上,苏雅落压在顾臣恩身上不住地咳嗽,撞击的力道让他们的车子凹进去好大一块儿,前排狭小的空间里苏雅落紧紧抱着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顾臣恩焦急地摁着车门开关,所有的开关都失灵了,苏雅落拍打着玻璃窗只觉得车厢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浓烟呛得她不住地咳嗽。

苏雅落吓得不轻,第一反应并不是向外求助,她知道看热闹的路人是不会好心地上前来施救的。摸到兜里的电话苏雅落拿出来要拨号才发现手机的电池都不知道被撞飞去了哪里,她急得要死,拍打车窗外面的人也听不到,眼看着车头已经着火,苏雅落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她低头看看身下的顾臣恩,他头上有血迹,其他地方现在还不方便检查。

苏雅落推了推顾臣恩,没什么反应,再用力掐掐顾臣恩的人中,学着电视里的剧情用了七分的力气,顾臣恩却依然紧闭着眼睛。苏雅落紧紧抱着顾臣恩想移动身子尽量不压着他,可是动了好几次都没什么成效。苏雅落伏在顾臣恩身上急得开始掉眼泪。

“顾臣恩,你不是一贯都比我坚强的吗,你醒醒啊,你醒醒!”苏雅落揪着顾臣恩的衣服泪眼朦胧地推着顾臣恩,顾臣恩总算是有了一点反应,他黏着血水的眼睛缓缓睁开,看得并不真切,只是闻到苏雅落身上金纺洗衣液的味道,还感觉到有湿咸的水滴掉落在脸上。渐渐有了听觉,他听到苏雅落在他耳边连珠炮一样地说着话就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等到看清苏雅落的脸那些刻薄的话语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他终于知道那些小水滴流进嘴里时为什么那么苦涩了,因为那是一个女人情真意切的泪水。不管他多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动容,可是苏雅落扑到他怀里一遍遍叫着“顾臣恩”的时候他还是不自觉抱紧了她。

“顾臣恩,谁都可以死,你不可以。”苏雅落抓着顾臣恩的衣襟不松手,顾臣恩回味着刚才的那句话,还有她在那辆深蓝色车子撞过来时奋不顾身扑向他的场景。那几乎是考验人第一反应的时刻,她这么怕死的一个人,竟然能做到那样的忘我,只是好险,要是她真的为了他而死,那就真的这辈子都没机会弥补她了。

车子的隔音效果太好,这会儿也听不到外面有什么动静,那辆深蓝色的车子早就逃之夭夭了,索性不能动弹,顾臣恩也头疼得厉害,他害怕自己睡着之后就醒不过来,拍着苏雅落的头安慰她不要替他担心。

心里很温暖,顾臣恩被苏雅落压得腿脚发麻也不生气,他拍着苏雅落的背让她稍微冷静一点。看顾臣恩还能说话苏雅落抬眼抹掉眼泪抽噎着看向顾臣恩:“顾臣恩,你现在觉得哪儿疼啊?”她的语调很轻,和平时梗着脖子叫板的样子截然不同,顾臣恩动动腿再动动手确认了一下:“头有点疼,其他倒是没有,你呢,是不是也撞到了头?”

说着话顾臣恩就抬手摸摸苏雅落的额头,苏雅落伸手按住了顾臣恩的手,顾臣恩也不抽手,任由苏雅落握紧他的手然后放在她自己的身前。

“顾臣恩,我没事,就算有事,也值得。我反正已经是废人一个,你却不能有事,永远都不能。”是,不能有事,车祸发生的刹那间苏雅落只有这一个想法,如果顾臣恩有什么事情那就是世界末日了。幸好,他还在,他没什么大碍。苏雅落抿着嘴开始笑,笑得眼泪不断地掉落,她松开顾臣恩的手耸动着肩膀将脸埋在了顾臣恩胸前。

顾臣恩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刚才确实是受了一些惊吓,这会儿却被一股子强烈的冲动替代,他抬起苏雅落的脸,她像一只小兔子一样红着眼睛,她满脸都是泪痕。

“顾臣恩,顾臣恩….”苏雅落叫了两声却没了下文,顾臣恩捧着她的脸颊吻了上去,他额头上的血水黏湿了她的刘海,他的疯狂举动也并没有换来苏雅落的拒绝,他甚至听到她在耳边说的那句话,她说:“顾臣恩,我喜欢你。”

闹市发生车祸原本并不稀奇,只是被撞的车子是一辆奔驰的新款车型让就近的交警也不敢怠慢。苏雅落看到远处闪动着的警报器就知道有救了,她眼睛里还闪动着泪花,嘴唇也有些红肿,她推推顾臣恩兴冲冲地汇报情况:“顾臣恩,有救了。”

顾臣恩倒是没担心过没人来救他们,只是没想到沈阳的交警如此神速。从他们被解救出去到送他们进医院前后也只是二十分钟的时间。顾臣恩有些头晕,不过却坚持不睡担架,帮医护人员抬苏雅落上了救护车他就坐在了苏雅落的一旁。

方才在车上也没办法探查,这会儿顾臣恩顺着苏雅落浑身上下看了一通,苏雅落还好是在顾臣恩的上方,要是被压着的是她,估计腿伤又要加重了。

到了医院之后苏雅落被送去全身体检,顾臣恩也去CT室拍了光片,医生一说没什么大事儿,只要吃些安神的药多休息休息就好,头上裹着白纱布的顾臣恩也顾不得形象就跑去看苏雅落。

苏雅落的情况比顾臣恩要严重一些,在车上的时候她忍着痛不说自己受了伤,这会儿医生正在给她头发深沉的伤口上药,因为是被车窗上迸溅出的碎玻璃划伤,处理起来也格外讲究。

风风火火冲进来的顾臣恩看医生为苏雅落也裹好了纱布就沉着脸推她去病房。苏雅落的伤口很深,而且每天要换六次药,顾臣恩也打消了让她回家休养的念头打算在医院里安心陪她。

伤口缝合的时候打了麻药所以不觉得疼,回了病房之后苏雅落觉得头痛地有些受不了,她想伸手去挠自己的脑袋手却被顾臣恩死死地摁着,这些都是刚才医生交代顾臣恩需要配合的,顾臣恩尽职尽责地守着她,片刻都没离开。

“为什么不说自己也受了伤,反而要说你没事儿?”顾臣恩对于答案也猜得分明,只是看着新伤加旧伤的苏雅落就觉得来气,舍己为人固然值得称颂,可他不愿意欠着别人的,更不想看到苏雅落受伤害。这种心情就算不说给任何人听也无法被自己所否认。

“因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只要你没事就好了。”苏雅落后一句说得很轻,轻到她自己都就几乎听不见。顾臣恩在她身边躺下,苏雅落细心地拍拍软枕示意他小心碰到伤口。顾臣恩躺在苏雅落身边很快就睡着了,苏雅落也有点困,床倒是挺大,可她还是怕打扰到顾臣恩休息,索性离顾臣恩再远一些才平躺着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看到窗外明媚的阳光,苏雅落觉着头闷得厉害,她想伸手去抓抓头皮却被人握住了手,挪眼去看,顾臣恩还睡在她身边,抿着嘴唇微微皱眉,一看就是又来了脾气,苏雅落只好作罢,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放进了被子里。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若有似无地摩挲着她的指尖,只是这样的一个小动作就让她心悸不已。他们两个还是保持一定距离吧,这种类似于暧昧的举动不应该存在,况且最终受伤害的也只能是她自己。

苏雅落缓缓地抽回手,顾臣恩摊着手掌没有动弹,他并没有质问苏雅落为何这样抗拒他的亲近,不自在地别过脸,多少还是会有点不高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忍不住想要靠近她,即便知道他们没有可能再有交集,可明明,是靠近过的,只是当时,并不觉得那是他们绝无仅有的相濡以沫。

陈路接到顾臣恩的电话才知道他们昨晚出了车祸,其实顾臣恩也并不打算告诉陈路的,可是现在他也进了医院,这桩离奇的撞车案件只能由陈路来处理,总不能要分公司的人来吧,那他可不敢保证传到他爷爷耳朵里需要多久的时间。

陈路气喘吁吁地赶过来正好看到了苏雅落和顾臣恩背对着身子躺在床上装思想者。看到陈路进来顾臣恩懒懒地坐起来摸摸自己的头,苏雅落过了片刻才回身对着陈路点点头,看起来就是情绪欠佳的样子。陈路将两个人来来回回扫视了好几遍听着顾臣恩简单的叙述只觉得头皮发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