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生宣布他们可以出院的那天一大帮子人都来接他们,陈路提议要去洪先生家吃大餐,洪太太自然是举双手赞成了,洪先生打电话给酒庄的朋友订红酒,苏秦也将一大束百合花放在苏雅落怀里大方地祝福苏雅落早日康复。

原本该是风轻云淡的一天,苏雅落做梦也想不到在她被顾臣恩推着下楼的时候会在电梯里遇到那个在绘画展上遇到的女孩儿,她更是没有想到,在面对那个女孩子时,陈路和顾臣恩竟然同时变了脸。

苏雅落听到陈路叫了一声“陈轻言”,她也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女孩儿要从电梯中迈步走出来,这会儿却只是面无表情地面对着他们。她伸手要摁住电梯却被顾臣恩快一步劈手拦住,他将女孩儿从电梯里拽出来,毫不怜香惜玉地握着她的手腕怒吼:“陈轻言,你还想告诉我,是我认错了人吗?”

女孩儿想笑,嘴角抽动了几下却靠着墙壁不做声。苏雅落终于知道顾臣恩有多在乎陈轻言,他红着眼眶将陈轻言拥入怀中,面对着他们这一大群人也丝毫没有犹豫。她倒是希望那个女孩子可以推开顾臣恩大声骂他是流氓是神经病,然而她的手轻轻搭在了顾臣恩的肩头,她踮起脚尖蜻蜓点水一样吻着顾臣恩的嘴唇说:“顾臣恩,我熬不住了,我做不到不想你。”

苏雅落不想再留下来,她转动轮椅想要绕过他们独自去搭乘另一部电梯下楼,她不愿意去想这样做是不是合适,也不在乎顾臣恩是不是误以为她在吃醋使小性子,她只是想逃,逃到一个可以不被任何人看到的角落独自舔舐伤口。她没那么坚强,做不到坦然面对。

在场的每个人都停留在各自的心思里,有人弄不清楚状况,有人满心担忧。

看苏雅落转动轮椅要走,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陈路。他暗骂自己的粗心,只顾着眼前的陈轻言,竟然忘记了苏雅落也在场,他上前一步想要帮苏雅落却被站在洪太太身边的苏秦抢了先。苏雅落感觉到有人走过来,那束百合花已经掉在了地上,她也不顾得捡起来,直到看见那双纤细的手重新将花束放在她膝头,她才松了口被她推着往走廊另一端移动。

轮椅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苏雅落不知道顾臣恩有没有发觉自己的失落,他大概是知道的吧,只是他面对失而复得的爱情,早已无暇顾及其他了吧。也好,他爱得那么辛苦,早就该被上天眷顾了。

苏雅落的眼泪一滴一滴掉落在百合花的花瓣上,她始终垂着头,耳朵里嗡嗡直响,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进了电梯,苏秦松开了轮椅摸摸她的头:“想哭就哭吧,这里没别人。”说着话,她就将苏雅落拥进自己怀里,苏雅落嘤嘤哭泣,她的心,就像是那急速下坠的电梯,一层层,痛楚直逼心底。

电梯重新打开的时候苏秦选择推着苏雅落绕到大楼的后面从后门出去,她知道苏雅落这会儿不想见到任何人,所以打了电话要自己的司机把车子开到这边来。跟司机一起将苏雅落扶上车,苏雅落依然抱着那束百合花抽泣,苏秦叹息着让她靠着自己的肩头,她从苏雅落手里拿走百合花扔出了窗外。

苏雅落以前看着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在遭遇情商之后总是疲惫不堪的样子都会觉得那些女人太多矫揉造作,此刻躲在一个并不熟悉的人怀里却觉得异常温暖。心脏还在跳动,一下一下,很有活力,可她自己呢,恨不能用快播键将这一段跳过去,她满脑子都是顾臣恩将电梯摁着强行拉陈轻言入怀的画面。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不许她再消失不见,她回应着他的拥抱告诉他,她很想念他。多么感人,感动得她这个旁人都要落泪了。

手机一遍遍地想,苏雅落没有心情理会这些,苏秦也听到了,只是不催,这个时候不论是谁打来的苏雅落都没心情去知道吧。估计也不会是与爱人重逢的顾臣恩打过来的,那其他人的关怀,又有什么要紧的。

吩咐司机开车,苏秦轻叹一声说道:“傻孩子,既然你从来都知道你跟那个人没有结果,何必飞蛾扑火呢,伤到的也只会是你自己,女人总是这么傻。”吻了吻苏雅落的额头,她闭上眼睛在心里跟着流泪。苏雅落,你这个傻孩子,你一定不知道,你的每一滴泪都落进了我的心里,盘剥着我所剩无几的疼爱。

听到手机响,苏秦掏出来看看,这会儿苏雅落的电话倒是安静了,结果换了她的。是洪太太,苏秦摁了通话键之后那边就是好友焦急的询问声:“苏秦,苏雅落是跟你在一起吗?”苏秦看了看怀里的苏雅落轻声回答:“嗯,她在我这里,我先带她去我那里吧,她现在不想面对顾臣恩。”洪太太也没办法,只能答应,苏秦麻利地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去她家。

洪太太这边所有人都等着她挂电话,扫视了一圈人之后她抿着嘴摇摇头:“顾臣恩,苏雅落大概这会儿情绪不怎么高,她跟着苏秦去苏秦家了,你大可以放心,苏秦是极会开导人的,应该不会有事的。”一众人看着顾臣恩,他依然牵着陈轻言的手,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也只有陈轻言知道,他在听闻苏雅落情绪不高时手微微颤抖了一些。只是一个小动作,在旁人眼里,算不了什么,可她是陈轻言啊,她怎么能够不知道顾臣恩这会儿心里的不自在。

“臣恩,去接她吧。”陈路咬着牙盯着地面,他已经濒临愤怒的边缘,只是顾臣恩和苏雅落的关系现在也只是介于朋友和恋人之间,他无从干涉,要是顾臣恩反问一句“我为什么要在乎她的感受”,那尴尬的就不只是他陈路,还有苏雅落。陈路的话让顾臣恩微微抬眼,他看着陈轻言说:“她要去哪里是她的自由,我无权干涉。”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判若两人”?那个紧张地送苏雅落来医院连去隔壁病房都不愿意的男人,竟然在与陈轻言重逢之后将感恩和犹豫抛诸脑后,陈路有些不敢置信,这就是他相交了小半辈子的好友吗?亏他先前还以为顾臣恩是值得苏雅落托付终身的人。

陈路握紧了双拳向前踏了一步,他的拳头已经缓缓抬起,陈轻言松开了顾臣恩的手向前迈了一步:“陈路,你在愤怒什么?是觉得顾臣恩亏待了苏雅落吗?是要替她打抱不平吗,可你也知道,感情这种事情是最不能够勉强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回到顾臣恩身边,而你,也不可能一再被苏雅落拒绝吧?”软软的一席话却像匕首一样扎进了陈路的心里,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陈轻言:“陈轻言,我还真没想到能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对不起。”陈轻言重新站回到顾臣恩身边牵起他的手:“我们错过了太多,如今,只是想好好走下去,不被任何人拆散。”陈轻言温情无限地看向顾臣恩,对方报之以一笑,多么融洽浪漫的场面。陈路扭头要走,洪太太拉着他劝解:“陈路,你先别冲动,苏雅落心里不好过也在情理之中,我们虽然都是外人,可你们几个之间的感情也能看得明白,你担心苏雅落我们也知道,不过我敢肯定,苏秦能比你给苏雅落更多安慰,是吧老洪?”

洪老板走过来拍着陈路的肩头表示赞同:“陈路,你就信我们一次吧,苏秦是小有名气的心理专家,你让苏雅落静一静吧。”陈路的眉头有些松动,再没有看顾臣恩和陈轻言一眼,他对着洪先生和洪太太点点头就转身走了。他的背影在略显阴暗的走廊里显得有些寂寥,洪太太无奈地用眼神询问洪先生接下来要怎么办。

洪先生回身对顾臣恩说:“顾臣恩,有些话作为长辈我们也不好说,我相信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要怎么做,做出怎样的决定在你,但是一旦决定了之后,你就要硬着头皮走下去。”话有些隐晦,不过意思几个人都明白。洪先生在洪太太的陪伴下走过长廊离去,顾臣恩还站在原地,他靠着墙壁扫了眼陈轻言,她的长发安分地躺在肩头,俨然是个青春无限的小淑女,只不过又显得太消瘦。

“顾臣恩,你看,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我似乎都是别人不喜欢的角色,尤其是长辈们,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太像野性十足的舒淇了,所以他们觉得我不适合呆在你身边?”也只有陈轻言还能在这种关口开玩笑,顾臣恩将她的手放进自己大大的衣兜里:“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仔细想想,短信息似乎中断了十来天了,这几天忙着照顾苏雅落,倒真是险些忘记陈轻言消失这么久了。

陈轻言低着头,顾臣恩看不见她瞬间黯淡的神情,再抬头时,她眼里像是点缀着最明亮的星斗,一颦一笑都足以令世人倾倒。她嘟着嘴想了想才说:“前两天回来的,我想来这里看看,所以没有通知你,我还打算直接回去找你呢。我不去找你,估计你都要忘记我了。”明明知道顾臣恩不会真的那么薄情,陈轻言就是喜欢用言语激将他,这毛病倒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变更过。
sitemap